第二十七章 营盘(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可就在鸟离他们越来越近的时候,忽然轻巧巧地落下一根土灰色粗糙的细绳,荡在罗罗鸟的头上方。陈陈替马川捏了一把汗,只能希望他到时候千万不要手抖。罗罗歪着头还在打量前方奇怪的土堆,没有察觉。

忽然间,它像是发觉到了前方土堆的不正常,突地张开衔着红果的嘴,准备拍打翅膀,扑哧飞走。可罗罗鸟刚伸脖子,展开翅膀,那根灰色粗糙的细绳,晃了几下,下一刻便牢牢扣系住了它的喙嘴。

察觉到异样的罗罗鸟突然死命挣扎,它拼命拍打翅膀,并且从嘴角边发出唧唧急促又慌张的叫声,身上的青色羽毛也慌乱地落下。但是没有作用。下一秒,一张像是用什么结成的网,从上方抛下,盖落在罗罗鸟的头顶,不等它有所反应,直接缠裹着它,准备向上慢慢提动。

罗罗鸟落进陷阱的时候,陈陈还着急高兴了一把,在他看来,可以让他逍遥自在的日子,正在向他招手了。但是,马川突然冲出了土堆,他几步上前,扯住那张大网,又想拉断那根粗糙的细绳。陈陈看着奇怪,马川的神色不对劲,有些急冲冲的样子。

他原本想教导马川说不要着急,已经到手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但是心里突然一凉。马川根本就没有动作,那张大网是谁抛的?他急忙掀开盖住他的枝条,顺着大网的绳索往上看。在马川头顶上方三人高的位置,有一块突出的大岩石块,和悬崖似的。

站在上边的是一个白胡子老头,陈陈看清楚了他身上的破袄衣,还有那张有点灰不溜秋的脸,正是那个说话老不正经的学者,他手里扯着几根粗绳,头上还戴着什么毛皮毡帽。

陈陈心里松了一口气,幸亏不是什么凶神恶煞的大壮汉。但他也急得冲了出去,对老头大喊:“快放手!先来后到,你等下一只!”马川听到了陈陈的喊声,用的力更重了几分,接着往上一看,发现是老学者,便吃惊地慢慢松了手。

见马川松手,陈陈也急了:“别松手!那老头要得逞了!”可还是晚了,那张缠裹罗罗鸟的网,已经被老学者提过了马川的头顶。陈陈跳了几步够不着,便怔怔地望着离他而去的罗罗鸟,自言自语:“也许是强龙不压地头蛇。”

老学者一下坐住,慢悠悠扯上大网,又提上粗糙的细绳。陈陈靠上前,对马川说:“如果你慢点松手,说不定咱俩可以强强联合,给他来一个出其不意,再夺下那只鸟。”马川苦笑道:“恐怕不行,早点松手还可以少吃一点苦头,老学者恐怕有他自己的用意。”

陈陈差点跳起来:“他能有什么用意,除了换钱买酒!”上方的老学者闻言,哈哈笑道,探出头对陈陈大声道:“聪明极了,我不仅要换酒,还要请你们喝!”陈陈听了老学者的话,除了让他气急败坏,恐怕也没有其他的法子。

马川拍拍陈陈的肩,安慰他道:“我是挺佩服老学者的,要不是他,鸟还差点跑了。别灰心,晚上的时候去逛逛市集,以后还有机会的。”陈陈叹气道:“我还以为那根绳子是你布置的,害我替你捏把汗。”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