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老不正经(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老头一边拨弄开酒坛一边说:“你们要是早点来,肯定能喝很多酒。”他掀开厚门帘,叫他们进来。陈陈一进营盘,就愣住了。营盘里的地面上铺了一层富有宗教意味图案的地毯,是一群巫师一样的人正捧着一头白鹿朝一座大山祷告,靠里的矮方桌叠放散乱好几本厚重破旧的书籍,周围还散落几卷书帛,碗架上的铜盆铝壶都已经黑旧得发亮。

陈陈愣住的,是内墙的一周挂着一卷古旧的羊皮图画,他觉得有点眼熟,不自觉地向前几步,看了一阵,认出来了,上边画的,是他小说世界里的板块地图。

他的小说世界很大,但他看了一圈觉得有点不对劲,这个羊皮图画并不全,还有好一些残缺的地方。漆黑一片,貌似是没有探索的区域,漠北的上方也是如此。世界尽头的位置,有一座宏伟的建筑,那就是陈陈一直弄不清楚的王城。

老学者一让他们进了营盘,自己又急冲冲地出去了,陈陈见这里乱得不好放脚,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了。马川站在陈陈身边,他四周看了一眼,感叹道:“老学者是漠北数一数二的猎手,学识渊博做事又老道,也许和这些经历有关系,羊卷图上的画,除了漠北,我还没去过别的地方。”

陈陈却说:“我怎么看这老头有点老不正经的,要不是亲眼看到他单骑入狼群,我真会以为他是个江湖骗子,来蹭吃蹭喝的。”马川笑了笑:“刚开始我也以为老学者有点不正常,一来客栈就要最好的酒最好的肉,吃得火急火燎又挑出一堆毛病,后堂的人还差点要将他赶出去,要不是老板娘拦着......”

马川没说完,陈陈也知道意思,他笑了笑,又说:“在漠北就算不是猎手,有丰富的学识也一样受人尊敬,老学者不一样在他既有学识又有丰富的猎物经验,他说话没有分量那是不可能的,可他又喜欢胡说八道,你说奇不奇怪。”

陈陈心说这老头是很不正经,但实在有本事,于是说道:“到时候取取经,问问他的经历,说不定能写一本小说。”陈陈想到自己之前的经历,凑上前,悄悄地对马川说:“其实我也有不一样的经历,但是我肯定不想再经历第二遍。”马川没有问他经历过什么,陈陈也知道他不会问,但是两人都笑了。

陈陈看着地毯上的图,问马川:“我之前所见,好像都和大山有关,这里的人是不是都很崇拜大山?”马川低头看了看图,呻吟一会儿,说:“据我所知,漠北的每座大山都有来历,而祖祖辈辈生活在漠北的人不仅崇拜山,还敬畏天,并且感恩大地,他们认为每一座山上都居住神灵,如果想要过好日子,就得朝大山祈福,还有拿东西祭祀。”

陈陈点头,他已经确定,他的小说世界肯定有一种独特的文明,漠北只是其中一个,地图上所标注或者没有标注的地方,说不定也会自然发展产生一种文明,只是不知道是怎么样子。

马川拾起了一本书,陈陈靠前一看,无论翻几页,都是一些晦涩难懂鬼画符一样的字,他看了几眼就没兴趣了。营盘外噼里啪啦传来一阵声响,过了一会儿,便飘进来几股肉香。陈陈嘴馋,一下就跑过去了。他刚掀开门帘,就看到老学者往破酒坛里倒酒,地上还烤着几串火鸡一样的野味。不一会儿,马川也出来了,他看着烤着的串,笑道:“难怪这样香,原来是屈居鸟,现在我能信老学者不会亏待我们的野味了。”

陈陈忍不住问:“屈居鸟是个什么鸟?”马川说:“是漠北最善跑的鸟,别看它是鸟,倒是不会飞,能抓到这种鸟不容易,就是善跑,身上没有赘肉,老板娘好几个月才能杀几只,卖得最贵,也卖得最好。”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