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罗罗鸟(1/1)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陈陈动了动身子,差点将压在身下的枝条弄得嘎吱响,陈陈忙停住,又一点一点挪回来。他侧头小声对马川说:“我腿都趴麻了,那个什么迦楼罗鸟什么时候能出现。”马川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才对陈陈说:“在你老去之前。”

陈陈小心翼翼喝了一口水,望着前方只能勉强过一辆牛车的山道,说:“我敢打赌,在我老去之前,肯定很年轻。”马川不动声色,过了一会儿,便拇指手心靠里,扣住系在他腕上的铃铛,笑了笑,说:“如果少说点话,说不定立马就来了。”

陈陈闭了嘴。来的路上,马川就提醒过他,需要耐心,还需要一动不动,一定不要有大的动静,最好连话都不要多说。陈陈开始老老实实做了,但已经过去了三个时辰,口子的下坡道还是什么都没有,他感觉有点泄了气,只能闷得打量起周围的情况。

他们此刻伏在黄石岩壁旁的一个土堆里,太阳正高高悬挂在他们头顶,透过两山之间一线天似的缝隙,锐利不留情面地晒得所有东西都哭爹喊娘。要不是那捆枝条替他们遮住了毒辣的阳光,又铺在土堆里像凉席一样替他们散热,说不定陈陈早就喊着回要客栈了。

岩壁旁有突出的小岩块。陈陈嘴唇还是干得有点发白,他掰了一块离他近的,细沙石簌簌落下,掉下的灰差点迷了他的眼睛。陈陈捂住嘴,然后在土堆上耕了一道能让他看得更清楚的小孔,和枪杆上的缺口差不多。他比了一下动作,小声对马川说:“我的焦点肯定比你准。”

马川没有说话。他又侧头对马川说:“如果稍微有一点动作,是不是不影响大局。”马川说:“不太影响。”过了一会儿笑道:“之前提醒你,只是叫你能紧张起来,没想到你真的一动不动趴了几个时辰。”

陈陈也笑了,悄悄道:“我晓得,要不是我睡着了,怎么会一动不动几个时辰。”马川从腰间慢慢取下牛皮袋,他对嘴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随后不说话了。陈陈也学着样子喝了一口。

他还能轻松喝水的时候,这才想到马川有够周全,只是不知道那个像埙一样的石头,具体的作用是什么。也许是捉到那个什么迦楼罗鸟以后,能吹一首曲子,庆祝一番,说到底他还没有好好享受一下来自漠北的文化熏陶。

两人再次一动不动,在这一段时间内,有点闷得让陈陈发躁,他看着远处没有任何动静的山道,又出了神。他倒是希望在他成为雕塑之前,出现几个让他转移注意力的东西,比如吃草的黄羊,比如打盹的牦牛,要不然他真觉得自己像个呆子,虽然他也常常发呆。但是很可惜,又过了两个时辰,仍然什么动静都没有。

陈陈张着嘴,差点睡着,如果此刻给他一张床,再让他躺在床上看着天,时间很快就能过去。陈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但是马川突然用力摁了摁他的手臂,这个富有紧张性意味的动作,让陈陈立马来了精神。

他忙稳住心神,瞪大眼睛向前方看去。在口子边,忽然一闪而过一只灰色的大狗,但很快又不见了。陈陈疑惑地看着马川。这只大狗难道就叫罗罗鸟?这不跟挂羊头卖狗肉欺骗懵懂的观众一个性质吗!本来以为是一只人畜无害比较好捉的鸟,没想到会是一头张牙舞爪又凶恶的犬!

马川似乎能感受到陈陈的目光,又能明白他内心的想法,只是摇了摇头,示意他继续往下看。口子不远处传来一声慌张的犬吠,接着那只灰色的大狗又从边上蹿出,夹着尾巴步子慌乱。等大狗跑开,陈陈看清楚了,在狗的上方,有一只追它啄它的青鸟。

青色的身子,白色的脑袋,红色的足爪和喙嘴,长得有点像黄鹂鸟,只不过比黄鹂还大一个身子。此时它正追着大狗到处跑,陈陈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想笑,他想问问马川为什么罗罗鸟要追那只大狗,一侧头就看到马川早打好了噤声的手势。

灰色的大狗嘴里衔了一根小树枝,在树枝的末端有一颗红色的果子。罗罗鸟的速度很快,大狗多跑了七八步,下一秒就被它追到了,而且每次啄到大狗脑袋的力度很重,啄得毛下塌,又发出“哆哆”的声响。终于,大狗再也忍受不住,一声吃痛的嚎叫,松开了嘴里的小树枝,一溜烟地跑了。

随后,罗罗鸟左右观察,见四周无异,慢慢下落,几步几步蹦到树枝边,然后一口衔起那颗红色的果子,扑通翅膀,准备飞走。就在此时,罗罗鸟一侧旁的山道口,传来一声清亮悠长的鸟啼,听到声音的罗罗鸟歪着头,打量它身旁不远处的山口,不动了。紧接着,悠长的鸟啼声徒然变转,奔若狷急的乐声又从其中传出。此时罗罗鸟却扑通翅膀,急不可耐地朝山口飞去。

当时见到鸟要飞走的时候,陈陈心里就有点慌了,他急得想立刻扑过去把鸟捉住,但是马川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罗罗鸟刚展开翅膀,马川就已经吹起了哨,声音正是从那个埙一样的石头里发出来的。声音好听得差点让他以为是出谷的黄鹂叫,陈陈头一次觉得马川这么有才华,还会吹这样的哨,差不多可以和他相比了。

罗罗鸟落在他们土丘的不远处,也许有七八步的距离。陈陈心跳都变快了些,如果按他理所当然的算法,只要那只罗罗鸟像白痴一样一动不动,并且能容忍他龇牙咧嘴地扑过来抓住它,那一切都皆大欢喜,拿到市集换了钱买了衣,再潇潇洒洒过个几天,想到就觉得轻飘飘。

当然,罗罗鸟不可能像白痴一样等他来捉,所以他现在就得老老实实、敛声收气地等着鸟慢慢过来,然后再好好看着马川是怎么抓到它的就行了。罗罗鸟蹦跳得慢,每蹦跳一步都得隔一段时间,直到确定四周并没有什么异常后,才继续蹦跳过来。

声音已经停止,但马川还是举着那埙一样的石头没有动作,陈陈的余光感受到了,也紧张一动不敢动,生怕他一个不经意地举动,让他们前功尽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