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奇怪的声音(1/1)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藏在那个洞里的留声机还没有拿回来,幸好没有起大风和暴雨,要不然藏得不深,那部要退休的留声机就要遭殃了。陈陈早就学乖了,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他现在是清清楚楚。晚上的时候就该睡觉,如果有什么奇怪的动静,一定要忍住好奇心,否则又是一场害人不浅的经历。

今天晚上陈陈没有做梦,他很快就睡着了。没有梦到呆和尚张毅,没有梦到古灵精怪的小老板,也没有梦到一声不吭又负有很有秘密的黄起敏。他睡得很香,嘴边还露出笑容。

陈陈第二天又要起个大早,客栈的门一开,庭院外没有传来大呼小叫,他松了一口气,这个鬃狼的事情,总算过去了,虽然他不知道老学者是如何将那群恶狼赶出边境的,但总得抓住机会问一问。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在老板娘出现之前,将客栈打扫得干干净净。

虽然陈陈累得半死半活,还没有打扫干净,但他是怡然自得的,他宁愿累到抬不起手,也不想再去经历那些神神鬼鬼,让他提心吊胆的事情。终于,陈陈熬到了吃中食的时候,他首先是扯下一块手把肉,又挤进人堆里拿了一片奶面,左右还见不到老板娘,于是再挤进人堆里拿了两三片。

他在人多的另一边吃了个撑,又打了一个饱嗝,最后再嚼了一颗青果。吃饱喝足的时候,就该干正事了。

陈陈出了庭院,寻着之前的痕迹,一步一步往埋着留声机的洞穴前进。中途虽然迷了几次路,毒辣的太阳还差点把他晒晕,但也有惊无险地找到了地方。几下扒开石块,所幸留声机没有再过多的受损,他兴冲冲地将它抱回了客栈。他一回进客栈的门,就撞到了往外出的马川,陈陈急急将他拉进客栈,要让他见识一下,之前没有让他见识的留声机。

马川笑着说:“你肯定要告诉我这个奇怪的东西,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陈陈拉他下座,端端正正将留声机摆放在石桌上。陈陈指着快要磨烂的唱片,说:“别看这圆不隆冬的黑玩意儿坏成这样,其实只要摆动一下位置,就能发声。”马川笑道:“还能发声?也许是鸡打鸣儿,也许是羊在叫,你喊它说说话。”陈陈见马川不信,还在笑话他,便说:“看好了,我叫它说话就说话,一不小心,还能唱歌。”

陈陈把摆臂拨正位置,将唱针对着唱片,过了一会儿,就自个儿缓缓地转了起来,但是没有发出声音。马川笑道:“喊喊它,也许在打盹儿。”陈陈拍了拍大喇叭,又朝里边吹了一口气,才慢慢听到了一点声音。但是很奇怪,没有那个掐着脖子唱歌的女声,现在的声音,有点像有人一直在磨牙齿。

陈陈示意马川别急,马上能好。他又修整了一顿,里边的声音大小恢复了正常,但还是没有歌唱的声音。陈陈说:“就好了,等一下就能有声音,东西坏成这样,反应一般都会慢半拍。”客栈没有其他声音,只有留声机发出磨牙的沙沙声,两人屏声敛气,等着留声机发声。陈陈不知道为什么,在大热天的时候莫名全身发凉,他觉得现在的气氛有点诡异。

他勉强冲马川笑了笑。突然,留声机里传出一声奇怪的大叫,像有人锁在里边,发出沉闷又竭斯底里的呼叫。这个喊声差点让陈陈吓得摔在地上,因为他听得明白,是那句熟悉的“快跑!”

马川眼疾手快,最先反应过来,他直接抢过留声机,堵住扩音的大喇叭,摔在地上,再几脚踏烂发声的地方。留声机呜呜咕咕地没了声,马川摇了摇头:“看来不是鸡鸣也不是羊叫,是一个男人喊快跑。”陈陈心有余悸,他说:“我原本以为只会唱歌,没想到还会大喊大叫。”

陈陈看着马川苦笑:“这个东西其实不复杂,前提是有人录音才能发出这样的声,有可能是前边早就录好的了,也有可能是我藏在洞里后,有人钻进去的录的。”

马川说:“也许洞里有一个男人?”这个回答让陈陈平稳的身子又凉了起来,但随后摇了摇头:“不会的,先不谈那个洞能不能容下一个人,就这个录音的方法也很复杂,不可能有人会弄,除非......”他没有说完,想到了可能和他一样,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这是他的小说世界,难道还有第二个人共同和他创造了?不可能的,根本没有第二个人,他比谁都清楚。

马川说:“也许是他拿出来,才什么你说的路音。”陈陈没有说话,因为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叹了口气:“本来想得意一番,没想到遇到这种事,早知道就让这个破东西老老实实地呆在那个洞里了。”马川笑了笑:“不打紧,死物再可怕也是死物,该提防的是活着的东西。”

陈陈苦笑地点了点头。马川见陈陈有些失落,便上前拍了拍他的肩,笑了笑:“原本想出门抓一个东西,晚上的时候再拿去市集卖,现在看你不大高兴,就带你去市集逛逛,好好热闹一番。”陈陈忘性快,一提到热闹就来了兴趣,他忙问:“去捉什么?能卖多少银?够不够我大吃大喝再买几件衣服?”

马川说:“只是一只罗罗鸟,如果能抓住,你说的那些都不是问题。”陈陈说:“要捉的话能不能带我一个,让我抱你的大腿。”马川笑着说:“你想去当然可以去,不用抱着腿。”

于是,马川取了几样东西。陈陈看得清楚:一捆枝条,两袋牛皮做成的水囊;也就是喝水的牛皮袋,再是一个椭圆形的石头;下面有几个孔,上边有一个小空腔,陈陈感觉有点像埙。陈陈问马川,那石头是干什么的,马川告诉陈陈,用来吹哨的。

马川背那捆枝条,陈陈拿着埙一样的石头,两人各绑了一件牛皮袋,出发了。在路上,陈陈问马川要不要去领悬令牌,马川说不用,陈陈问马川为什么,马川说去漠北的深处才需要悬令。

小说是他写的,竟然还要问马川具体的操作,也不能怪他,因为这个世界里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