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王城之战(1/1)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陈陈还以为自己没听明白,问:“是没有,还是没有了?”老头这下没明白了:“什么没有没有了,糊里糊涂的问题答不上来!”陈陈急忙给老头解释:“‘没有’是根本不存在,‘没有了’是之前存在后面不存在的东西。我的意思是说外城根本不存在,还是之前存在后面不存在了。”

老头没有立马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又扯来了一壶酒。漠北里的好酒通常都是用玉盛装的。老头先张开嘴喝了两大口,见陈陈还在望着他等待回答,然后笑眯眯地凑近他,小声道:“这个答案对你很重要?如果对你很重要我就回答你,如果对你不重要你就喝了这壶酒。”这个老头莫名其妙,不重要谁又会喝这壶酒,但陈陈感觉此刻老头的笑容,像一头老奸巨猾的老狐狸,所以他在犹豫是该说重要,还是说不重要。

随后,陈陈摇了摇头:“一半重要一半不重要。”老头眼睛一亮:“那正好,我告诉你一半你再喝一半酒,一举两得啦。”陈陈叹了口气,不知道说重要或者不重要又是什么回答。他勉强喝了一半,他确实品不出好酒与坏酒的差别,在他看来,差一点的酒好像还好喝一点。

老头连忙摇头:“可惜可惜,好酒怎能囫囵吞,不解馋!”陈陈说:“我不馋所以不需解馋,那你现在应该告诉我一半的答案。”老头笑道:“好说好说,那你听好了。”陈陈竖起耳朵听,但等了一会没下文,他疑惑地看着老头:“完了?”老头点头:“完了!”陈陈急了:“不是一半的答案?”老头点头:“对喽,一半的答案。”

陈陈感觉被耍了,但是又无可奈何,这个老头别看年纪大,玩心重得很,像他邻居家三岁大的侄子。对付这样的老头,应该先哄一哄。于是,陈陈笑着说道:“其实那个答案对我不重要,可我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你请我喝酒我就告诉你。”老头摇头:“不请,你请我喝酒我就请你喝酒,然后你再告诉我。”陈陈头痛,老头根本不按他的想法来,只好请他喝酒。一壶玉盛装的酒竟然要七十多银,够他大吃大喝三天了,他没有银,只好和老板娘商量多做十天半个月的工。

看着老头咕咚咕咚滚动的喉头,陈陈感觉心在被人敲着打。最后老头用袖口一抹嘴,然后理了理他白花花的胡须,接着将酒壶递给陈陈:“你应当尝一尝,不要学我的样,正好算我请你。”陈陈学不了老头的样,因为酒还能滴上几滴。

陈陈学着老头笑眯眯的模样,慢慢凑近他,小声道:“其实这个世界是由我创造的,我只是在证实我想的到底对不对。”老头没有做出陈陈预计他原本会大吃一惊的表情,相反他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直到确定陈陈说完了,他才恍然点头:“很好,我很吃惊。”陈陈没有看出他半点吃惊的样子,他说:“你不信我,觉得我是疯子。”老头说:“我通常相信胡言乱语,一般质疑人们所说的真话。”

这句话有点胡说八道,但陈陈觉得这样的话很对他的胃口。老不正经的老头说的话,让陈陈直发乐,他说:“古怪的话只有古怪的人才能听懂,正巧我是一个。”老头说:“奇怪奇怪,我明明是胡言乱语,你又怎么能听懂。”两人都笑了。

老头对陈陈说:“我请你喝酒,你告诉我一个秘密,咱俩是扯平了。接下来我喝我的酒,你玩你的球儿,互不相干。”陈陈本来还想说什么,但老头打断他,冲他狡黠一笑:“你应当去问问别人。”陈陈没看懂老头的笑容,但是这句话点醒了他。

外城存不存在马匪存不存在,只要是生存在这个世界的的人,一定就会有人知晓。所以,陈陈找到了一桌人看起来比较和善来喝酒的人。出乎他意料的是,他们很热情,陈陈一来,他们就扯下一只烤羊腿给他,陈陈也不客气地咬了一大口。陈陈见气氛很愉快,乘热打铁提了关于外城的问题,结果那群人立马翻脸,把陈陈轰了出去。一问几个,都是如此,陈陈丧了气,一想到老头那狡猾的笑容,他就气不打一处来,看来他早就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陈陈再去找老头的时候,他已经走了。临傍晚黄昏的时候,陈陈一边把羊往羊圈里赶,一边想到了马川,他一拍大腿,心说早该想到他的。牛羊一赶回圈,陈陈立即奔回客栈去找马川。马川一听到陈陈提的外城问题就吃了一惊,忙叫他改口说王城,不要再提外城。陈陈一看马川的反应就觉得有戏,忙问为什么。

马川给陈陈解释,说在二十多年前,外城的统治就已经被推翻了,现在的人能随时进入漠北和领悬令牌去捕杀猎物,都是这个缘由,他们将这场战争称之为王城之战,就是因为这场战争,改变了漠北改变了所有探知的版图,外城,所以才有市集有了客栈有了形形色色去漠北的人。

陈陈此时的嘴能塞一个蛋,马川说的什么什么战争他统统不知道,可他听懂了。说得通俗点,就是满洲人入关建立清朝,明朝在满洲人建立清政权的时候就已经覆灭了。明朝相当于外城,清朝相当于王城,陈陈呆在王城的势力范围老提前朝的事,不就是相当于反清复明吗?别人轰他走都算好的了,就怕别人把他捉了去领赏。难怪老板娘叫他不要再提外城,原来是为他好,这些日子没怎么见到老板娘,一见到她就是冷冰冰的脸,不好不好。

但那个老头巴不得他去问别人,好像还越多越好,看样子就知道老头使坏,有点调皮。不过陈陈还有一些疑问,他问马川战争是由谁带领的。马川摇了摇头,他说他当时没多大,对这场战争没什么了解,反正很惨烈,后面长大后零零散散听别人说是一个伟大的年轻人,带领他们走向自由,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陈陈点头,反正对于马川来说,只要与他无关的事,通常不怎么感兴趣。但是陈陈有点好奇了,一个年轻人发动战争完结一个根深蒂固、错综复杂的阶级统治?会是谁?黄起敏?陈陈差点乐了,二十多年前黄起敏只是一个刚开始穿开裆裤的小屁孩,还完结统治,能不能正常的走两步都是问题。

一到晚上陈陈就犯困,他首先得洗漱一番。刚开始来的时候他还好奇怎么洗澡怎么刷牙,后来跟着马川屁股后头看,发现刷牙用一种树枝,咬住刷,会裂开像细小木梳齿一样的枝条,几下就干净了。而洗澡就简单了,有一块石头,跟肥皂差不多,用着用着就没了。马川告诉他叫洗石,专门洗漱用的。

陈陈一躺在床上就想睡觉,刚一闭眼,想起还有一件事没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