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留声机(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陈陈床头的上方,有一个窗口大的口子,像天窗样,挂在卷了一圈画的墙壁上边。用以通风和防沙尘的窗口,铺了一层白纱。声音尖细的歌声,悠悠荡荡从荒漠传到房间里,直到跳进陈陈的耳边。大晚上,有个女人掐着脖子,在荒漠里唱歌,谁有这么好的兴致。况且漠北的夜晚更是危机四伏,身强力壮的汉子都尽量不会出门,要么成群结队,何况是一个柔弱的女子。

尖细的歌声凄凄怨怨,怪异的声调,让陈陈打了个冷战。他吐出一口气,打算沉下心,堵住耳朵继续睡,他安慰自己只不过唱一首歌而已,又伤不了人。

他稳住心神,闭上眼。刚闭眼没多久,那只手又来了。陈陈下意识的一抖,克制自己要睁眼的冲动,他是一个无神论者,之前的古墓经历应该让他遇到这种诡异事情的时候,不再那么毫无节制地发疯。但是,他还是本能的害怕,只不过一直在压制自己,没有放大内心的恐惧而已。

冰冷的手从他的脸慢慢滑下,竟然有往他裆下钻的趋势。陈陈再也坚持不住,吓得一声大吼,从床上弹起。他只能做出气得发疯、怒目圆瞪的表情来让自己不再那么心慌。

客房里除了微弱的火光,还是什么都没有。陈陈流了冷汗,喘着气,慢慢冷静,决定不睡了。他叹了一声,小说世界里没有一个让他打发时间的东西。他四周看了一眼,就只有那个破盒子可以把玩了。

他拿过来,这个盒子感觉有点像个八个角的魔术盒,似乎无论什么方向都可以扭动,但是他又试了试,依然纹丝不动。顶口的那个小洞,里边还有一些小齿条,应该有个可以打开盒子的钥匙。但是这个盒子是埋在那具男尸的身体里的,钥匙会不会连在里边,没有拿出来?

陈陈晃了晃,什么声响都没有,感觉里面没东西。他看了一会儿就兴致索然了,盒子的精致程度,当个收藏就好了,如果能卖出去,不知道能值多少银。

荒漠里的歌声还在唱个不停,而且声音越来越尖细,掐得脖子越来越紧,随后没了声音。但是没过多久,声音又开始。陈陈心里发毛,但他绝不会出去看一眼,因为他比谁都清楚,只要自己去看一眼,麻烦就来了。

心悸的感觉让他在这里昏暗的房间里越来越明显,不论他往哪个方向看,都觉得余光能看到,暗处有一张脸在看着自己,甚至都能感觉到,纱窗外面飘荡着什么东西。

马川说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去,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诡异的歌声?那他们半夜的跑出去是为了捉鬼?在他的小说元素里面,根本就没有那些奇奇怪怪诡异又扑朔迷离的事情。

突然,纱窗动了一下,好像什么东西要闯进来,但是又马上趋于平静。陈陈吓了一跳,他立即做好打算,马上藏到一个不被注意而自己则能全局观之的地方。

他四周一看,决定躲在门边的墙角,他抓起盒子,就过去了。如果有什么异动,手里的盒子还能砸过去,抵挡一会儿,他屏气敛声,一直注意四周的动静,特别是前边的窗口。

怪异的歌声还在继续,房间里还是忽暗忽明,上方的窗口没了任何动静。陈陈甚至都怀疑刚才是不是精神紧张发生的错觉,但他依然不敢丝毫放松,手里紧紧握着那盒子。

时间过得很快,陈陈感觉在爬一样,他祈祷天赶快大亮,老板娘马川他们肯定就能回来。窗外透进来依稀的月光,忽然晃过了一条影子,好像被一个人被吊在空中。陈陈没有看见,他闻到了一种奇异的香味,自己竟然安稳得想睡觉。

在他快进入梦乡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一只冰凉的手扼住自己的喉咙,陈陈猛然惊醒,无论如何却睁不开眼,一股窒息感由喉头传到大脑,他只能用力乱挥手里的盒子,可什么都没有砸到。他急中生智,就地一滚,想借力扭断扼住他喉咙的手,还是什么都没有碰到。

挣扎中,陈陈的脑袋忽然撞到了桌脚,一种尖锐的疼痛到从大脑传到全身,他疼地猛地睁眼,发现自己的一只手正掐住自己的脖子。

他浑身发凉,是不是从开始到现在都是自己掐的自己。他疯地甩开手里的盒子,他刚刚闻到的奇异香味,就是古墓里那男尸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香味,一模一样。

陈陈在客房里来回不停地踱步,他简直要疯了。他始终想着马川的话,无论听到任何声响,一定不要出门。他说的出门到底是说的房门还是客栈的大门,陈陈无法确定,他焦急地来回走,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就在这个时候,客栈里的油灯忽然熄灭了。房间里漆黑一片,但透着窗外依稀的月光。

陈陈心就在灯熄的时候凉了一半,他所害怕的就是现在的未知恐惧,如果房间里突然出现一个怪东西,打不了就打一场你死我活的架,可现在看不见摸不着的,让他心里一直吊着一块大石头,绷着身子,全身发毛。

陈陈看到了。一条吊着的黑影又从窗口掠过,但是下一秒又回来趴在了纱布上。他捏紧了拳头,一步一步往房门退,他已经决定了,如果窗口趴着的玩意儿要闯进来的话,他马上开门往外面跑,管他三七二十一。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