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诡异的歌声(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陈陈每天要起个大早,他不仅要扫地,还要擦石桌,连石砖里面的缝隙都不能放过。可客栈又长又宽,石桌又大又圆,他累死累活得干完,就要吃中食了。

这些天从市集而来的过路客似乎比以往多了不少,每次拉开大门的时候,外面总有高呼的声音,陈陈听着就头疼。他们风尘仆仆,面色不好,感觉所有人都欠他们钱。他们的装备擦得蹭光瓦亮,似乎在为什么做充裕的准备。

陈陈在盛菜上桌的时候,不小心瞥到了一件火铳一样的装备,他惊奇地多看几眼,随后就看了那位汉子要揍他的眼神,吓得陈陈赶紧走了。

中食吃得一点都不痛快,客栈里面满了三桌,大概二十多人。他们喝着漠北特产的烧酒,大口嚼着肉,高声嚷嚷,嘈杂得不可开交。陈陈只能听清楚他们气愤地喊得大声的“畜生”“狗崽子”,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得扒皮吃肉。他跑去问马川,想知道怎么回事,马川却摇摇头,叫他不要多打听,说到时候就知道了。

陈陈回去后自己琢磨,他仔细回想自己到底有没有写过关于这类的情节剧情,但是想破脑袋都没有想出来,他连客栈都没有写过。

没有写,这些玩意儿是从哪儿来的?正在吃奶面的陈陈,刚张嘴就被老板娘叫走了。陈陈奇怪了,为什么不让他先吃一口,这个平日里不出现,一出现只为了吃食的老板娘,突然找他干什么,他心里七上八下,觉得不安稳。

可出乎陈陈意料的是,老板娘并没有为难他,只是问了一个让他觉得十分奇怪的问题。老板娘问他为什么现在还在说外城,陈陈有点不明白,说难道现在没有外城了吗?老板娘没有说话,只是让他以后不要再说,就让他走了。临走的时候陈陈问该说什么。老板娘说,王城。

王城?是个啥几把,陈陈可没写过。下午的时候,客栈已经没了其他人,陈陈看着狼藉的几大桌,头都大了。他只不过是想多吃几顿饭,再睡几顿美觉,老板娘却想要他的命。

西山的落日已经只剩半截身子,余晖下的霞光一沾上大地,天光就只剩一片昏红。陈陈正骑在牛背上,他出神地用牛棒敲打牛屁股,不远处山坡上的羊正在刨草吃根茎,侧边还有一群牛在睡觉。

牛的背膝和胡尾各有长毛,长得跟牦牛差不了多少。但是陈陈不管牛长得像牦牛还是长得像张毅,他都懒得看,他只要尽心尽责,像牛倌一样安安全全地把它们这群大爷放回圈里,就行了。

陈陈心里始终有些事情牵着,他想到了墓里的大树,又想到了树干上的男尸。壁画记载消失不见的部落首领,会不会就是那具男尸?他的头顶上正好戴着一个竖直的赤金王冠,而且他那些莫名古怪的爬行姿势,和蜥蜴没什么差别,再说鬼三尾也是人脸蜥蜴,这两者是不是有一些联系?

他想不明白,这些奇异离奇的经历,之前都没有体验过,他连鬼屋都没有去过,因为没钱。陈陈一想到黄起敏,心里就腾起一股无名火,要不是他,自己虽然回不去现实世界,但是肯定能在外城里的酒馆里吃好喝好,现在这么狼狈,还要在这里放这群傻牛傻羊。

陈陈没好气重重敲了一下牛胯骨,他想让牛在这片荒漠上驰骋起来,让自己发泄一下心头恨,但牛还在慢吞吞吃石子,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第一次见到牛吃石子的时候,陈陈下巴都要掉下来,他到现在所遇到的动物习性,他可是一点都不记得。

马川帮他把牛羊赶回圈里。陈陈一往左边赶,羊群就往左边跑,气得他直跺脚。马川摇着铃铛,帮陈陈有条不紊地赶着羊群。陈陈坐在领头大牛的背上忽然对马川说:“停一下。”跳下牛背,跑到羊群里面抓住一只最不老实的羊,他挟住那只傻羊的前腿,往上一抛,再稳妥接住,吓得羊直叫直瞪眼。

他解了气,又跑到马川边上。马川笑了笑,继续赶羊。陈陈说:“我要是那只傻羊,从今以后就老老实实跟着我号令走,要是还不从,我就喂它吃石头。”马川说:“我要是那只羊,从今以后就老老实实吃石子。”

两人大笑。

陈陈说:“放牛放羊都太不容易了,以前在乡下看见人家小孩放牛只觉得好玩,现在要我真真实实放这群不通人言的动物,真是够呛。有你这个铃铛,肯定会方便不少。”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