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鬃狼(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这让陈陈有点莫名其妙,在他小说世界里找到一部留声机,如同发现在东汉墓主人的手上,戴了一块现代手表。陈陈又试探地往洞里够了够,直到确定无异物以后才收回手。看来发出诡异歌声的,就是这部留声机了。

黑胶的唱盘已经磨损到不行,陈陈摸了摸,唱片的表面就好像被刀刮了一样。他心说发出的声调这么奇怪,原来是唱片坏成了这个模样,难怪歌声听起来有点熟悉,原来是旧上海时候舞厅里放的乱世佳人的调子。

留声机上面的喇叭烂了一个缺口,而且显出青铜色斑驳的痕迹,播放唱片内容的长臂已经收回臂槽,声音也停止。陈陈心里升出一个疑惑,通常像这样老旧的留声机,一般都会在播放完唱片的内容后,停止播放。但他之前听到的歌声,是连续不断,放了又放,有人操控?

他拿起长棍再次往洞里捅了几捅,觉得不够,又乱扫一通,紧接着,洞里传来几声吱吱叫,跑出几只比老鼠大几倍身子的狍子,接着跑没了影。陈陈躲在了一边,看来这里面的狍子成精了,歌就是它们放的,应该是那些傻狍子乱蹦乱跳把长臂撞到了唱盘上边,后来弄熟练了,每到晚上就放歌玩。陈陈心说也是,要不是那个黑东西把他弄出来,自己估计也不会脑子有病的去找到底是谁在唱歌,而且漠北的晚上又是危机四伏。

一想到危机四伏,陈陈打了个冷战,他现在就真真切切地站在漠北的黑夜里。他试着抬了抬,留声机的重量刚好能让他一步两步地抬着走,他心说要不要放在一个地方,天亮来拿的时候,肩膀上忽然出现了一只手。

陈陈感觉有东西在轻轻拍他的肩膀,吓得他回身一个扫堂腿,再拔腿就跑。刚跑几步,听到背后有人在轻声喊他名字,他感觉声音很熟悉,一回头,就看到了牵着马的马川。

他简直要高兴地冲过去抱抱他,但是手里还抬着一部留声机。陈陈向前几步,冲马川轻轻喊:“你怎么来了,你应该早点来的,客栈里面的东西真不是东西。”他想一股脑把自己所遇到,能吓哭人的遭遇全部讲跟马川听,但还是忍住了。

马川说:“我本来就不大放心,想去客栈看看你的情况,但在路上的时候好像听到了你的叫声,于是赶过来了,幸好你没事。”陈陈哈哈笑道:“我早就知道你会来,怕你不认识路,所以特意喊了一声。”

陈陈走到了马川身边,得意地问他:“你知道我手里的东西么?”马川摇了摇头。陈陈还没说话,马川牵着的那匹黑马就朝马川打了响鼻,好像是在提醒他什么事。

马川轻轻拍了拍马头,随后对陈陈说:“先上马,老板娘他们还在等着。”陈陈说等一等,然后把那部老旧的留声机重新埋在了洞里,觉得不踏实,又用几块石头小心翼翼地填住了。

陈陈脚下蹬的,是一副开口宽阔的马镫,他一骑上马,胯下立即感到了黑马的强劲马力,恨不得马上驰骋起来,要不是马川时刻提醒他,说不定他会大喊大叫,在他认为的危机四伏的漠北里。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