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苦难(2/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陈陈捡起来一看,这个盒子有点像一个不规则的八边形,两层,似乎可以扭动,在盒顶中部有一个向里的圆槽坑,像个铜锁窟窿。他扭了扭,纹丝不动,又晃了晃,空荡荡的,感觉里面什么都没有。

他丢地上踩了几脚就走了,他真想不通,当时为什么要死命抓住这玩意儿,如果把这破盒子,换成一杯热乎乎的豆浆和包子,说不定自己会嘬一口,还咬几口包子。

沙很细,踩上去就是一个脚坑,这让陈陈走得很吃力,他每走几步就休息一会儿。路很长,他想起了鬼三尾,又想起了那个躺在古怪树干上的男尸,他总感觉这两者有联系,黄起敏把他丢进这个墓肯定是别有用意,如果是为了保护他,这墓里面的东西明明就比那一群马匪可怕,自己九死一生才逃脱,仔细想来,运气是占一部分,实力勉勉强强还凑合。

陈陈奇怪,也许是他不知道这个墓?不可能的,鬼三尾就是他引出来的,他肯定知道里面有什么,可凭什么黄起敏这么有把握他在墓里不会领便当?而且他呆在里边,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地方可以让鬼三尾歇息,转念一想,自己撞晕过一次,晕倒的的时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所看的也许并不是这个墓的全部,那个祭台上的大洞,说不定就别有洞天,里面竟然还传来敲钟的声音。

他还有很多问题,但不知道从哪里想起,感觉整体很复杂,所以干脆懒得再想。既然已经出来了,就做出来的事情,等自己走出了这片沙漠,肯定第一件事,就是好好大吃大喝一顿,再舒舒服服睡他个美觉,管他什么钟不钟,鬼不鬼的。

落日一沉,漠北便昏黑一片。风变得刺骨,这让没有衣服,还少一只鞋子的陈陈冻得发抖。看来这小说里的天气还是很遵循自然规律的,除了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基本上没有多大的差别。

陈陈翻过几道沙丘,风变得越来越大,低沉的云让天黑得深沉。所幸的是沙地逐渐变硬,四周开始显出荒石一样的山。陈陈找到了一个嶙峋的山洞,堪堪能容他进去,不能躺也不能倒,只能让他勉强向里靠着。

他听着洞外呼啸的风声,其中还掺夹着远处什么动物的嗥声。这突然让他心惊,因为他想起来,他现在所在的北漠,是在外城的最北边,也就说他现在没有外城的保护,这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因为在外城外或没有探索的地域里,有很多凶猛又奇怪的野兽和怪物。值得一提的是,如果他能一个人干掉一只野兽,再将其身上的角、皮或者有价值的部位拿到外城去贩卖,这能让他过一段体面的日子。

他走了半个晚上,没有在荒芜的沙漠里碰到一只或者成群的野兽,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怎么回事。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看来是陈陈的好运要来了。

陈陈靠在洞里,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他实在是太累了。他没有做梦。

醒来的时候天是昏沉的,大风吹面而过,这不得不让陈陈用手挡着风,防止被沙迷了眼。他很虚弱,嘴皮干得发白起皱,浑身脱皮似的疼。

他又走了很久,风也越来越大,当他用尽力气翻过最后一道沙丘的时候,却没有力气再下去。陈陈滚下了沙坡,却绝望地看到,黄沙与天的交际处,混沌一片,灰色的沙在不断地向前延伸变宽,像巨大的毛毯遮住了天地。

沙尘暴。

陈陈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定要遭受这么多苦难,无论是现实还是小说。他在苦笑。看来躲得了人祸,不,是怪东西祸,却躲不了天灾。每次都叫张毅老实和尚,但他自己也想当一个和尚,不过是个野和尚,不剃度,不打坐。每天醒来去化化缘,吃吃豆腐。还可以上寺庙的塔楼敲敲钟,听听庄重沉稳的钟声。早起的时候看看鸟叫,听听花笑,又自由又自在,多好。

他已经无力去躲,艰难爬起身,打了个坐化的姿势,当风和砂砾汹涌卷席而来打在他身上的时候,陈陈却感受不到疼痛,慢慢闭上了眼。

是不是人在弥留之际都会向往自由自在的景象。

狂暴的风将他吹倒,陈陈不再有意识的时候,他的耳边传来一句疲倦又熟悉的声音:“你会明白的。”

黄起敏?这是陈陈最后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