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幕 故事的开始(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在漠北罕迹无人的一处,有一人拿着一件古旧奇特的直筒状物件,对眼观察着远处沙海的动静。居高临下的沙丘上铺了一层已经脏得发黑的毛皮毡毯,此时他身旁的狗正趴卧在上面,耳朵像雷达一样向四周侦探着动静。

蔽风遮阳的大岩石已经掩盖住了一人一狗的身躯。四周是起伏陡峭的荒石山,西南两侧的山坡,犹如“儿”字形状环抱在一起,呈现出喇叭状的山口,从那人所在的位置望去,犹如一张硕大的天然狩猎场。他们像老谋深算而又狡猾的猎人,静静地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那人的嘴已经干裂,脸也被毒辣的太阳灼伤成了紫红色,身着适应沙漠天气的衣服也已经脏破得没有了原来的样子,可始终不变的,是他如狼坚毅的眼神。他像雕塑一样,一动不动地等待了许多天,干粮已剩不多,腰间绑着的棕色羊皮袋也已经干瘪。

除了偶尔被风带起的沙、被太阳炙烤而起的热浪,沙海里平稳得像一片没有涟漪的湖。在很久之后,那人才放下直筒状物件,慢慢从腰间解下棕色羊皮袋,将里面所剩不多的清水盛倒在手上。他用手指沾上水,涂抹在唇间,接着将手伸到了他的狗的面前。狗是一条大黑狗,前胸处有一大片灰白毛,在灼日下闪着白金的光泽。

正准备向主人靠拢的大狗,耳朵突然倒竖,停下了当前的动作,脖间粗黑略带灰白的鬃毛炸起,向远处的沙海一处发出低声警告的嘶吼。男子将水顺在了大狗的嘴边,再轻轻拍了一下大狗的脑袋。大狗像失职守卫一样懊恼地摇晃了脑袋,随即按捺住自己,趴着一动不动了,不过它后屈的腿和全身紧绷的肌肉能证明它随时准备向前扑杀。

那人这才端起直筒状物件,向前方望去......

他看到,在漫天的黄沙中、平整的沙海下,慢慢走出了一只奇怪的大鸟。当那人用目光套住那只鸟身影的时候,竟然用力地捏紧了拳头,这个出其不意的小动作,等他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都让他吃了一惊。他沉沉地吐了一口气,这才继续看去。

鸟长得又高又大,嘴间长长的喙犹如一把锋利的长刃,圆滚滚的肚子像一位大腹便便的胖子,残缺的翅膀收缩在身躯两侧,蒲扇般的脚蹼一步一步地走在沙面上。它不时停下脚步,歪着头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动静。

大鸟出现在东南侧,可无论大鸟是走得快,还是走得慢,都拐弯抹角地朝那人所在的方向过去,像有一条无形的线始终牵着它的鼻子,直到喇叭状的谷口处,大鸟停住了。它抬头瞭望观察前方高处的动静,可除了叠乱的岩石,还有迷眼的风沙。

它想进去又犹豫不决,焦急地开始朝谷口来回踱步,并且不时地朝里面发出试探的高叫。就在这个时候,山谷里传来一声凄厉地长呖。大鸟一愣,举头回应,紧接着不顾一切地朝里面跑去。就在山谷里、纵纵沟壑的中央,被丢弃了一个残缺不全的鸟类骸骨,上面披了一层灰黄,快要腐烂的鸟皮毛。

大鸟哀伤不已,用长喙轻轻点了点大鸟的头骸,紧接着展开残翅,抬头发出一声长鸣。它正用自己独特的方式,试图唤回已经逝去,魂归蓝天的同伴灵魂。这悲恸的长鸣,在这个犹如山谷的狩猎场内,凄凄幽远。像是远方的姑娘,为了战死他乡而不能归家的丈夫,而吟唱的哀歌。

正在此时,一声大吼犹如巨雷炸响在它耳边:“三郎!上!”早已蓄势待发的大狗,一接到主人命令,立马展开身形,从沙丘上弹射出,直直地朝大鸟猛冲过去。

大鸟受惊,叼起鸟皮转身就跑,可刚展开残翅,大鸟的脑袋就像被无形的大锤猛击,重重地砸插在地,长长的喙连同鸟皮直接插进沙地里,紧接着两地的沙土开始下陷,深深地埋住了大鸟蒲扇般的脚蹼。

那人甚至看到了大鸟绝望的眼神。

就在大鸟耗尽力气,已经无力挣扎的时候。原本烈日的天,突然毫无征兆的暗了下来。似乎在等待黑暗降临的那个人,出现在了最高处,早已拿住背后的刀,用残布包裹的刀透着深沉的黑,正如他深邃神秘的瞳孔。

势力不减的大狗跃上了大鸟的背,它张口猛咬大鸟颈脖处的黑蛇,不知何时缠绕在大鸟颈脖的黑蛇,像火烧猴屁股一样,慌得绕下,钻到沙地里不见了。大狗龇牙咧嘴,一步一步警惕地朝大鸟身旁绕圈。

天色的暗度浓了三分,站在高处的男子只能勉强看清狗和鸟身子的轮廓。大鸟倒在地,胸口还有微弱的起伏。

微弱的风沙声、狗嘶哑的低吼声、大鸟虚弱而绝望的哀啼声,在这个平静而诡异的夜色里,显得格外的刺耳。突然间,大狗前掌拍出,突刺一样钻地而出的黑蛇,就直接被大狗拍倒在地。大狗回转身体,咬住黑蛇的后颈,将它扯住,像拍皮球一样,在地上来回摔打,直到黑蛇的身子完全不动,才将它甩丢在一旁。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