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跑儿(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可接下来出现的一幕,让陈陈的胃,开始剧烈翻腾。那怪东西,嘴里咔吧咔吧嚼着人脸蛇的头,到了一半又将碎骨头吐出,然后抓起身上的人脸蛇,一把放进嘴里。人脸蛇吱地一声,被咬掉半个脑袋,怪东西再次发出嘎巴嘎巴的嚼声,喜新厌旧似的,将它甩开,刚好甩在了陈陈身边。

陈陈一缩手,只剩下半个脑袋的人脸蛇兀自扭动,吐出长舌,竟然打算朝他靠拢。陈陈退了几步,见还在向他靠拢,立马起了个身,当场就是一脚,把它的脑袋直接踩碎,人脸蛇发出怪声,不动了。

陈陈感觉像踩到鼓起的气球上一样,让人不舒服,接着一脚把人脸蛇踹飞,骂道:“都这幅德行了,还挑软柿子捏,给你长个记性,下次不要了。”

怪东西歪着头,看着陈陈的动作,忽然觉得好玩,学起了他的样子,抖落身上的人脸蛇,一锤一脚地打爆、踩爆它们的脑袋,只是数量太少,显得意犹未尽。

它鼓起腮帮子,像个猴儿一样龇牙咧嘴,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转了一个圈又对着陈陈,它咕咕地叫,终于说出:“......跑儿。”音刚落,就准备动作。

陈陈看情况不对,慌得立马去捡火把想反击,刚摸起来,怪东西就直接跳到了他面前,一把抓起他,蹦上石阶,直接跃过了祭台的巨洞。在那么一瞬间,陈陈其实是懵的,就像坐过山车一样,下意识地想叫。可怪东西还是不知轻重,差点把陈陈抓断气,别说叫了,喘气都困难。

到了祭台的另一边,怪东西就松手了,可陈陈倒霉了,从石阶上直接滚下,火把也掉在了一边,他眼冒金星,差点撞到头。所幸的是,石阶不高,滚了几个圈就停住了。陈陈靠在了石阶边,他现在头晕眼花,打算缓一缓。迷迷糊糊睁开眼,就说了句奶奶的腿......

陈陈的面前,有一条石板墓道,直通大石门。可大路上和两边,密密麻麻摆放着一个个陶瓷瓦罐,有的已经破碎,有的还是完好、叠放在一起。能放脚的地方,只能从破碎和摆放瓦罐的缝隙,点过去。看来要过去,可能要跳一段不伦不类的舞,费些体力是肯定的,不过他没有吃饭。

可下一秒,怪东西不知道干了什么,就听到巨洞深处,传来嗡嗡的微吟声,好像敲大钟的余波,逐渐从深处传到墓室里,越来越响。直到声音消失,陈陈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紧接着,从墓室的四面八方,发出一串串窸窸窣窣的声响,陈陈感觉有无数只蜈蚣在墙头上爬动,他不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陈陈不自觉退上几步石阶,忽然看到,墓顶上的常青藤吊着的串子,开始扭动,墓道上的陶瓷瓦罐,一个个、慢慢从里面,探出一张张没有眉毛的人脸,有的长开大嘴显出惊讶,有的睁大眼睛显出慌恐,有的却露出狞笑。表情虽然不同,但是唯一相同的,是它们努着学着人的表情,但是没有人的生气。

陈陈不自觉说出我的姥姥。后面有怪东西,前边也有怪东西,还一个个长得那么难怪,他感觉自己跑都没法跑,如果实在跑不掉,就跳进那个洞,来一个痛快。说不定下面就是个寺庙,进去以后还能当个敲钟的小和尚,不知道要不要没有经验的学徒。

根本不容陈陈乱想,人脸蛇都已经爬出陶瓷罐,扭动身子,朝陈陈这边爬过来了。头顶的串子也开始下落,有的落在了陈陈旁边,忽然他头一凉,感觉有东西正好掉在他头上。登时就乱了,慌忙抓起,拼命大叫地向石阶上砸,手里的东西一直发出吱吱的怪叫,直到没有动静,陈陈才停下手。

他气喘吁吁,手里的人脸蛇已经软了,不过还是抬着脸,倒对着陈陈,露出诡异的微笑。突然!软着的人脸蛇猛地用力,从陈陈手臂绕上,勾住了他的脖子,露出微笑而毫无生气的脸,正对着他。

陈陈全身发凉,人脸蛇的脸已经白发得发烂,像在水里泡了几年的包子,毫无生气的眼睛正盯着他,长舌舔舐着他的脸,勾住脖子的身躯,也越发用力。

陈陈想挣扎,但是没了力气,眼见意识越来越模糊,地上爬行的人脸蛇越来越近,忽然的,陈陈的脖子一松,那个笑容狰狞的人脸蛇就被怪东西抓起,学着他的动作,提起它往石阶上砸。怪东西的力道何其大,随便一个动作打在陈陈身上,都像拿锤子砸他一样,如果稍微用点力,他完全就可以领便当了。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