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精巧机关(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陈陈当然想跑,他比谁都想跑,这个诡异沉闷又疯狂的喊叫让他从头麻到脚。只不过他实在出不去,比张毅不知道重多少吨位的鬼三尾,正利用自己重量和庞大身躯的优势,挡住他重见天日的大路。他头都快顶破了,可这个鬼三尾就是纹丝不动。

声音炸响在他耳边,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这让陈陈紧绷的弦不能放松,因为这个喊叫没有回声,好像突然有人在他耳边喊了一声。而且声音奇怪,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像一个大舌头在学别人讲话,虽然口齿不是很清晰,但是急切。

他半顶着身子,喘着粗气,紧张又警惕望着黑黝黝的深处。他真怕从里面探出来一张没有生气的脸,带着诡异笑容地掐住他的喉咙。不过,他心里已经做好了打算,如果真的蹦出了一张鬼脸,他上去立马就是一脚。那一脚可能是实在没有办法了,他不能失掉勇气。

在这个生死攸关、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危急时刻,如果不把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打得落花流水,还会有王法吗?还会有法律吗?虽然并没有关联。

这只是陈陈的自我精神战胜法,能让他莫名其妙地胆子大起来,他胆子大,很多事情就很好解决了。当然,如果他有勇气的话。

又没了动静。

反反复复的惊吓反倒使陈陈镇静下来。他心里暗骂,他骂怪东西莫名其妙。他会害怕吗?一点都不怕,只是声音不符常理,让他突然之间缓不过来而已。这是他的小说世界,他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谁敢吃了熊心豹子胆动他?谁来打谁,一个打十个。

陈陈苦笑,他得找个法子安慰自己才行。颤颤巍巍吐了口气,发现自己的腿有点发软。扶着靠背的内壁,慢慢坐了下来。陈陈靠在内壁上,怔怔地看着堵住洞口的鬼三尾身子。他要困到什么时候?黄起敏什么时候来救他?马匪打完了吗?

陈陈的背并没有觉得膈应。他极快地正坐起来,像背后按了一个弹簧。他眨了眨眼,觉得很奇怪,这个内壁给他的感觉和他想象中的粗糙不一样,相反还有点平滑带有温热,像玉一样。

如果是鬼三尾刨出来的,不应该是粗糙和凹凸不平吗?现在的触感像玉又带点温热,这是墓的整体结构?陈陈心中一动,他想到自己正是呆在鬼三尾的墓中。这不是它打出来,而是原本就存在的?

这里本不该有这样的石板,可他此时此刻正坐在上面。陈陈灵光一闪,既然是墓的整体结构,那石板是不是左右都有,不止一块,像踏脚板一样,供它爬上来?陈陈撑着身子,小心翼翼地用脚往一边探了探,没有,他再用上劲儿,不一会儿就碰到一个。

还真有!他心一喜,不过他并没有着急下去,想到那个喊“快跑”的人。除了人会说话,还有什么?当然,还有鹦鹉,但是音调声音不像,一个墓里出现一只鹦鹉,莫名其妙。他摇了摇头。

那个喊“快跑”的大舌头,应该是个盗墓贼。说不定遇到了危险或者紧急情况。他能喊出“快跑”,应该是警示身边的人,他还有同伴?如果他现在下去救了他们,几个人再强强联合,出去的可能性肯定会比他单独一个人要大。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优势,但是他觉得自己看过几本盗墓的书,应该会有一点作用,最起码帮忙提工具还是可以的。如果工具齐全,还可以挖一个横井式的洞,再打个竖直向上的洞,躲开鬼三尾那好几个吨位的身躯,出去就容易了。

他差点笑出了声儿。

这个大条的乐观主义者,开始动用他聪明灵活的脑子,做好了各种打算,就差东风了。陈陈自己给自己吹了一口气,心里笑道,这就是东风了。

在困境中成长又保持希望的人,总会遇见黎明的曙光,况且陈陈还年轻。只不过他忽略了一些关键性的问题。

这个世界并不是他所在的现实社会。这个缺少阅历和经验的年轻人,把所有事情都想得理所当然了。他所遇见,奇怪的大鸟、长着人脸的鬼三尾、能不费力举起鬼三尾身躯的黄起敏、一口咬死马匪的三郎,等等具体存在的客观事实,无不都在透露,这是一个弱肉强食、残酷、野蛮,又十分现实的世界,与他之前所在的,构建和平、民主、和谐的特色社会主义社会,完全不是一个样。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