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哄

作者:竹已状态: 全本日期: 3个月前

机缘巧合之下,温以凡跟曾被她拒绝过的高中同学桑延过上了合租的生活。两人井水不犯河水,像是同住一屋檐下的两个陌生人。平静的生活中止于某个早上。前一天晚上温以凡在自己房间睡觉,第二天却在桑延的床上醒来。清楚自己有梦游的习惯,温以凡只能跟他道歉并解释。但接二连三地出现这种情况后,她跟他打着商量,提了让他睡前锁门的建议——桑延不以为意:“你会撬锁。”温以凡耐着性子说:“我哪有那本事?”“为了侵犯我,”桑延缓缓抬眼,散漫道,“你有什么做不出来的?”温以凡沉默两秒,诚恳道:“如果我真侵犯了你,你就愿意锁门了吗?”“……”她开始脱外套:“那来吧。”桑延:“?”*人骚嘴贱大少爷x其实很崩溃但也能做到比他更骚的假淡定

最新更新番外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竹已
    机缘巧合之下,温以凡跟曾被她拒绝过的高中同学桑延过上了合租的生活。两人井水不犯河水,像是同住一屋檐下的两个陌生人。平静的生活中止于某个早上。前一天晚上温以凡在自己房间睡觉,第二天却在桑延的床上醒来。清楚自己有梦游的习惯,温以凡只能跟他道歉并解释。但接二连三地出现这种情况后,她跟他打着商量,提了让他睡前锁门的建议——桑延不以为意:“你会撬锁。”温以凡耐着性子说:“我哪有那本事?”“为了侵犯我,”桑延
  • 作者:竹已
    【公告:每晚10点前更。】 前一天林兮迟和许放吵架冷战,发誓谁也不和谁说话。 第二天,林兮迟心事重重地打开家门。 一眼就注意到靠站在门旁小角落的许放。 听到动静,许放望了过来,安安静静地看着她。沉默了几秒后,他忽然生硬地冒出了句: “我失忆了。” 林兮迟咽了咽口水,点点头,小心翼翼地接了他的茬:“却还记得我是你的爸爸。” 许放:“……” *吹水佬x臭脾气 *青梅竹马/互怼/大概就是一对每天都想着怎
  • 作者:竹已
    【隔壁预收坑《奶油味暗恋》求个预收-3-】 安糯第一次见到陈白繁的时候。 他站在光亮的照明灯下,脸上戴着浅蓝色的医用口罩。 裸.露在外的眼细长微扬,璀璨又温和。 身上的白大褂随着弯腰的动作晃动了两下。 随后,他将仪器探入病人的口中,垂下头,细细地检查着。 下一秒,男人开了口。 声音有些慵懒,却带了满满的安抚意味。 “不用怕。” 安糯对这样的陈白繁一见钟情了。 但她没有想过, 平时的他,跟穿上白大褂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不止是颗菜
    夫君,雪缎都过时三个月了,你是不是不爱我了QAQ【文案暂时这样:】上元灯市遥遥一瞥,闻名汴城的定北王开始频频入梦。明家小小姐泪眼婆娑,绞着小手绢惴惴不安。她梦见定北王对她荣安侯府表出十里地的远房表小姐一见钟情,还为了远方表小姐掌她嘴啦!她梦见定北王领兵抄了她家,让她们家上下九族蹲大牢秋后处斩啦!洞房花烛夜,合卺酒尽,红烛熠熠。明家小小姐哆哆嗦嗦帮男人宽衣解带,一抬头,撞进一双似笑非笑的眼里,她后知
  • 作者:蓬莱客
    菩珠两辈子都是皇后。 只不过,这一辈子,嫁了那个谋逆篡位的皇叔。 (文名文案暂定,但大致就是这么个内容。)
  • 作者:安溪柚
    永宏厂是一家有着辉煌历史的老牌军工厂,在改革大潮中几经沉浮,逐步走向没落,艰难时刻,庄建业等人接过担子,从最基础的机型开始,一步步披荆斩棘,最终将濒临倒闭的永宏厂插上翅膀,再次腾飞。
  • 作者:八月初八
    他是“守夜人”的最强兵器!叱咤世界的杀神!三年前,一次特殊的任务,他身受重伤,并且丢失了记忆!他遭人所救,为了报恩,他娶了恩人的女儿为妻!三年来,他为自己的丈母娘和妻子做牛做马,但是在她们眼里,他依然不如一条狗!终于,他记忆觉醒,王者归来!
  • 作者:布衣宁北王
    他本布衣,年十八,而封王!他名,宁北!十年北境塞外声,待宁北荣归故里,回京这日,他要杀三人……
  • 作者:我本王少
    他,是西北战王,守护夏国山河以北,镇守大西北整整十三年。镇守期间,六国无人造次,戎马十三载,立下无数战功!今日,我帝某归来,便要仇家血债血偿!
  • 作者:北川云上锦
    从小流落在乡下的郁星荼终于进城履行婚约了。 郁家看不上她是个乡巴佬,未婚夫和妹妹绿了她。 老太太说:我们豪门世家最注重脸面和形象,在外面不许说你和微暖有关系,顾家看上的是微暖,不是你,信物给微暖。 对此,她嗤笑—— 她无数粉丝疯狂拥护的荼神,几大片区的楼栋商场,坐等收租,做个高冷的富婆不香吗? 于是,她抓了个男人—— “跟我结婚不会吃亏的,以后若离婚,补偿你一套三百平小别墅,两千万。” 婚后,她才
  • 作者:无良道长
    他本布衣,年十八,而封王!他名,宁北!十年北境塞外声,待宁北荣归故里,回京这日,他要杀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