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魔神

作者:要离刺荆轲状态: 全本日期: 3个月前

作为一个平平无奇的书店老板。 灵平安此生最大的志愿,就是混吃等死,躺平等赢。 但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随随便便卖出去的书,在他的客人眼里,每一本都是记录着无比恐怖的知识与不可叵测的真理的神圣典籍! 他更想不到,自己随随便便打几把游戏,就拯救了一个又一个世界。 更猜不到,自己种的桃树,养的猫,都是神! 就连他穿过的旧衣服,丢掉的外卖盒饭,在别人眼中,都是神物! 所有人,都将他看成了不可名状的邪神头子,统御万界无上主宰。 对此灵平安表示:要相信科学,不要封建迷信!信不信我打电话举报你们宣扬封建迷信?! 书友群:1067719134,欢迎各位上帝与创世神加入一起快活

最新更新顾漫:后记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要离刺荆轲
    作为一个平平无奇的书店老板。 灵平安此生最大的志愿,就是混吃等死,躺平等赢。 但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随随便便卖出去的书,在他的客人眼里,每一本都是记录着无比恐怖的知识与不可叵测的真理的神圣典籍! 他更想不到,自己随随便便打几把游戏,就拯救了一个又一个世界。 更猜不到,自己种的桃树,养的猫,都是神! 就连他穿过的旧衣服,丢掉的外卖盒饭,在别人眼中,都是神物! 所有人,都将他看成了不可名状的邪神头子,
  • 作者:要离刺荆轲
    历史的尘埃,一点点落下,日积月累,沉积成历史的岩层,埋葬着一个个伟大不朽的时代。 时光长河,滚滚向前,带走了一位又一位,无敌的仙帝、神皇。 郭荣凝视着那历史沉积的岩层,俯瞰着时光长河,一个又一个纪元。 天地变迁,沧海桑田,无数秘密,都在他眼中。 终有一日,他挣脱了工具人的命运,来到了这繁华世界。 于是…… 圣人? 你哪家的? 哦,儒家的啊…… 你们家那个至圣先师,还欠我一屁股债呢! 仙帝? 别在我
  • 作者:要离刺荆轲
    西汉中期,民生聊困,国势日衰。 无数士大夫名士,纷纷高呼:张生不出,奈天下何!? 于是,谚曰:张与刘,共天下。 本书扣扣群:73927047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浓墨浇书
    (死神篇预告) 现世。 死神和虚的战场上。 一个叫上原奈落的少年死神满脸沮丧:“抱歉,蓝染队长,我果然还是太懦弱了…” “这不是懦弱。” 蓝染惣右介微笑着摇了摇头,拍了拍少年死神的肩膀,开口夸奖道:“这是善良,善良是一种值得夸赞的高尚品格。” —————— (骨王篇) 纳萨力克大坟墓。 安兹乌尔恭公会的人集聚在这里,他们要在游戏关服的最后时间,进行着最后一次公会活动。 飞鼠看着自己的朋友,沉声道:
  • 作者:诺小颖
    他宠她爱她呵护她,而她一看到他就想要逃跑。渣男贱女欺负她,他替她双倍欺负回去,霸气护妻欺负我的女人,找死!那你欺负我了,打算怎么死?她从他身边逃走了。五年后,小女宝抱大腿。
  • 作者:温清酒
    小团子的师父跑了,房子倒了,床也塌了,无奈之下只能下山找爸爸啦。霸总爸爸:小孩子是最讨厌的生物。巨星爸爸:你让我掉粉,我就把你当烟花炸上天。赌王爸爸:还来烦我?剁吧剁吧包了包子喂狗。医生爸爸:碰瓷?说吧,割腰子还是割肾?道士爸爸:单程鬼门关有去无回套餐了解下?校霸爸爸:我特么还是个宝宝呢!后来……六个爸爸为了争夺闺女的抚养权大打出手,场面那叫一个惨烈。“我有钱,柚宝跟了我就是世界首富。”“我有流量
  • 作者:熊孩子
    阮诗诗不过是去相个亲,对方竟是她顶头上司! “喻,喻总,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阮诗诗。”男人喊她名字,冷静克制,“既然我们认识,不如结个婚。” “……” 婚后阮诗诗发现,这男人在商场上杀伐果断,是帝国掌权者,在家里把她捧掌心宠着。
  • 作者:叶蓁
    五年前,为了救回母亲,她卖了自己,给人生孩子。生下孩子后,再也没见过。五年后,一只小包子找上门,缠着江瑟瑟,要亲亲,要抱抱,要一起睡。江瑟瑟非常乐意,有求必应。
  • 作者:水道不孤
    李思雅:野猪妖休得拱人! 野猪:呔!我们合作的关系。 丽娘:野猪妖休得拱人! 野猪:呔!我可是付了灵石。 白云婷:野猪妖休得拱人! 野猪:呔!我是白家赘婿。 巫马琴:野猪妖休得拱人! 野猪:呔!我赘婿+2。 程芊颖,张婉如,火眠宫主,凌华,曹婕,商女,苏童:野猪妖休得拱人! 野猪:呔!赘婿+1,2,3,4……7,8,9……
  • 作者:夜幕初垂
    “大叔,我刚在外面装逼说要把一整家奢侈品店买下来!”“那就买下来。”“大叔我把林家大小姐鼻子揍歪了!”“让她歪着!”“大叔我把秦家大小姐的脸刮花了!”“苏暖暖!你不惹麻烦会死吗!”“大叔!是她们先欺负我的,我不过是反击罢了!你看我脸,都被打肿了!”“秦大小姐明天会被送进精神病院!”居然连他的人都敢动!“大叔,那个明星好帅啊,好喜欢!”“苏暖暖!你想红杏出墙?”小丫头笑得一脸欢乐道:“只要大叔一直乖
  • 作者:发飙的天空
    他娶了云州城秋家最漂亮的女人,成了秋家视为窝囊废物的上门女婿,殊不知他是亿万豪门楚家遗落在外的子嗣。面对丈母娘的羞辱,叶凡不再忍辱负重,摇身一变成为楚家唯一的继承人,拥有了富可敌国的财富。拍卖会上的一掷千金,古董市场的千亿流水交易,皆出自叶凡的手笔。丈母娘指着一只价值千万的翡翠手镯期期艾艾道:“好女婿,你看……”“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