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总裁爹地惹不起

作者:有点甜状态: 连载日期: 3个月前

一场设计,她躺到了那个神秘尊贵男人的床上,一夜荒唐,她逃之夭夭。十月怀胎,所有人都说,小包子是个父不详的野种。“我不是野种!全球最优秀的男人是我爹地!”所有人都说,这野种疯了,痴人说梦!直到有一天,那个尊贵傲然的男人真的出现在众人面前:“欺负他们母子的,一个都跑不了!”传闻郁少谦杀伐决断,冷酷无情,可偏偏对孩子他妈,宠之如命。他生性冷漠凉薄,从不愿意相信任何人,却独独愿意将后背留给孩子他妈。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惹不起》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有点甜
    他是京城第一帝少,权势通天,英俊冷冽,却无女人敢靠近。只因他的三任未婚妻,连接神秘死亡。传闻只要嫁给他,都逃脱不了死亡的噩运!她,是京城第一丑女,阴错阳差嫁给第一帝少。谁都以为,她即将惨死,却没想到,她活得好好的。谁都以为,他会嫌弃她的丑,却没想到,一代护妻狂魔由此出世。“总裁,夫人说你要把她宠上天。”“安排飞船,我要带夫人上天。”“总裁,有人说夫人长得丑。”“我就宠着爱着,怎么着。”“总裁,夫人
  • 作者:有点甜
    一场设计,她躺到神秘尊贵男人的床上。四年后,她携小包子正式上线。所有人都说,小包子是没有爹地的可怜娃。小包子却说他一定有爹地,还是传说中身高一米九住六十六层别墅躺六十六米大床全球富豪榜排第一的超级高富帅!所有人都说,小包子在做梦!可有天,这么一个男人真的出现了。传说他杀伐决断,冷酷无情,可偏偏对她,却有一颗温柔至极的心,宠之如命。传说他生性冷漠凉薄,从不愿意相信任何人,却独独愿意将后背留给她。
  • 作者:有点甜
    一场设计,她躺到了那个神秘尊贵男人的床上,一夜荒唐,她逃之夭夭。十月怀胎,所有人都说,小包子是个父不详的野种。“我不是野种!全球最优秀的男人是我爹地!”所有人都说,这野种疯了,痴人说梦!直到有一天,那个尊贵傲然的男人真的出现在众人面前:“欺负他们母子的,一个都跑不了!”传闻郁少谦杀伐决断,冷酷无情,可偏偏对孩子他妈,宠之如命。他生性冷漠凉薄,从不愿意相信任何人,却独独愿意将后背留给孩子他妈。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蜗牛狂奔
    一代仙王牧云,重生万年之后,竟成为一个备受欺凌的废物导师? 刺头学生,给本仙王跪下! 仙子献身?对不起,你不配! 这一世,重回巅峰,从导师开始……
  • 作者:时北柒
    “离婚,我要离婚!”小女人哭唧唧地吼道。一场意外,沈念初得罪了权势滔天、凶狠残暴的龙少,被强娶回家,一言不合就宠她!混蛋!是谁说他不能人道,不喜欢女人,而且还是个gay的?都是假的!某男闻言,直接上前搂住沈念初,薄唇勾起,“离婚?可以,生个娃就离!”当沈念初将小包子双手奉上,丢下离婚协议时,龙洐澈迅速将她壁咚在墙角,不要脸地说道,“龙太太,我可没说只生一个!”
  • 作者:封侯拜饭
    青衣当惯了霸主,六界诨号恶婆娘。不料到人间寻个亲,成了那脓包公主不说,还摊上一阴险至极的未婚夫。萧绝:“小兔子莫气,气出病了可无人替。”青衣:“老鳖莫嚣张,迟早把你做成王八汤。”等等,这个人间老白脸居然是她暗恋了上万年的北阴大帝?
  • 作者:甜四娘
    “嫁给我,从此以后夫以妻纲,房子车子存折我都是你的,疼你爱你宠你不负你。”前脚被渣男绿,夏浅溪立马闪婚淮城钻石王老五,珠宝钻石豪车豪宅收到手软。都说薄夜白残酷冷血,接近他的女人都消失了。夏浅溪揉着腰表示不服,我家老公超级温柔会宠人。众人瑟瑟发抖:我们见到的怕不是同一个薄大少。嫁给宠妻狂魔薄夜白,她每天吃饭睡觉虐虐渣,日子过得简直不要太舒坦。被狼保护过的女人,永远不会爱上野狗。
  • 作者:影二叔
    只是看了两樽石像几眼,她就莫明穿越了,穿越就穿越吧。可是,谁能告诉她,抽签选夫是什么鬼?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上辈子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颜卿竟然在一万多支签中抽到那个不仅长得丑,还有暴虐性的傻子王爷。可以逃婚吗?不可以,逃婚要进猪笼。可以不嫁吗?不可以,不嫁是抗旨,要掉脑袋。好吧,嫁就嫁吧,可是洞房花烛夜,眼前这个美男是谁,这个千方百计帮她,保护她的人是谁,难道是来抢亲的-“我去,李潇然,原来你不傻。
  • 作者:花青雪
    小人嫉妒,仇人眼红?不要紧,看小丫鬟如何努力发家致富,赚赚赚,买买买,叫她们更眼红。 小日子过得和和美美,喝着奶茶吃着火锅,hold住整个国公府!
  • 作者:花浅夏
    单小舞做梦都没想到,她居然和年级倒数第一的“校霸”成了同桌!并且还要帮他赶作业、做习题、补习功课!可“校霸”换上拉丁舞服后画风就变了:大长腿、S臀、眼神还一勾一勾的……“大神,缺舞伴么?”单小舞赶紧抱住了某人的大腿。纪景辰阴阴一笑,“我不但缺舞伴,还缺个女朋友。怎样,你愿意么?买一送一哦!”
  • 作者:一泓星湖
    闪婚后,他说:“乖乖做你的霍太太。”他与她约法三章,像是极度厌恶她、恨她。殊不知,她有麻烦时,他处理;她受委屈时,他替她讨回来;她伤心难过了,他说有他在。当她将儿子带回国,他拿着亲自鉴定书猩红了眼质问她,“谁的?”她娇俏一笑,“如果我说不是霍先生你的呢?要离婚吗?”他霸道地回:“离婚?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