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宠婚:景少,帅炸天

作者:凰小悦状态: 连载日期: 4个月前

“现在开始,你的位置是我的了!” 重生第二天,她带着众小弟冲进学生会,一脚将主席踹下座位。 “凭什么?” 她邪肆一笑,“凭我比你帅!” 因为他一句“只要你成为学生会主席,我就跟你牵手”的承诺,她霸占了主席的位置。 然后,学校众人开始了每天被两大男神狗粮撑死的日子…… 【女扮男装,甜爽无虐】

《独家宠婚:景少,帅炸天》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凰小悦
    “现在开始,你的位置是我的了!” 学生会主席:“凭什么?” 她邪肆一笑,“凭我比你帅!” 因为他一句“只要你成为学生会主席,我就跟你牵手”的承诺,她霸占了学生会主席的位置。 然后,学校众人开始了每天被狗粮撑死的日子…… 【女扮男装,甜爽无虐】
  • 作者:凰小悦
    “现在开始,你的位置是我的了!” 重生第二天,她带着众小弟冲进学生会,一脚将主席踹下座位。 “凭什么?” 她邪肆一笑,“凭我比你帅!” 因为他一句“只要你成为学生会主席,我就跟你牵手”的承诺,她霸占了主席的位置。 然后,学校众人开始了每天被两大男神狗粮撑死的日子…… 【女扮男装,甜爽无虐】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南风来
    【年代+军婚+空间+爽文+甜宠】她是军界顶级拆弹专家,身怀空间,医术卓绝。意外重生九零年代,她成了懦弱无能,备受欺凌的小可怜。前世,原主被父母压榨,亲姐视她为眼中钉,抢走她的未婚夫,将她卖给有暴力倾向的老鳏夫,凄惨一生,含恨而死。再睁眼,“小可怜”改写人生,斗极品,虐白莲,踩渣男,创业致富,治病救人,造福人民群众,啪啪打脸所有看不起她的人。顺便没事就撩一撩身旁这个一路走来,对她保驾护航不离不弃的兵
  • 作者:盲糖
    一朝醒来,君渐发现自己被穿书系统绑定,好吧,他接受了,但是你让我去扑倒男主……抱歉,恕小生不能接受!【拒绝,抹杀】哎呀这位大人这次我们要去哪个位面呢快点开始吧!这才第一位面,君渐不得不承认,他沦陷了……听说这个家伙是每个位面的男主,那么趁这个家伙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反攻吧!
  • 作者:歧点
    我是个没什么大权力的死神,嗯,这就很尴尬了(这句简介永远不改)立fg 人狠话不多、霸道独裁的鬼界王上龙恪 腹黑碎嘴爱得瑟、心存善良却也懂自保的钦点往生阴使江不赐 闷骚蔫坏但十分正经的高冷苦瓜脸、正牌阴掌司执令者秦客九 双马尾夸张派粉色系大胸妹往生阴使姬玲玲 聪明却又傻乎乎的白面小生渡灵使高瑞 林川、丁禾、魏儒、樱玉、凌风…… 风流痴情一朝转的忘川 背负着一生都无法卸掉的使命的江不懿 咳嗯,年度情感
  • 作者:卡莎
    向来以贪图男色而闻名的女阎王将玉帝最宠爱的儿砸给拐跑啦! 奈何天降正义!惨遭拆散后,她不得不踏上寻爱之旅! 从此,各式各样的男神一个接着一个的上! 君娴眯了眯眸子,勾唇一笑。 无论你是病娇BT,还是高冷嫡仙,就算乱世妖孽也休想逃出她的手心儿!全部通通拿下! 身后的小野花系统一脸崇拜的讨下三字心经:腰倍棒! 【阅读指南:君娴vs帝司,甜宠撩!】
  • 作者:柒惜
    “肉这么点,平时没吃饱?”第一次见面,他将她的尺寸了解了个遍。 “苏晨夏,我这辈子唯一会娶的女人!”家族为他和堂妹安排的订婚宴上,他带着她现身,当众把白莲花踢出了局。 世人皆知,苏晨夏是顾景寒宠在心尖尖上的人,只要她想要的,没有他给不了的。 因她一句想他,他隔着几千公里大半夜飞到她身边。 因她一句怀念家的味道,他命人准备好食物,立马空运送到她面前。 她说想摘星辰,他包下108层楼高的空中餐厅,让星
  • 作者:轻墨羽
    作为现代文明中所剩不多的神,拂灵一直以为,她的余生就是与天同生,天生,她生,天亡,她换个世界继续生,然而天还没亡,她先被迫换了世界…… 拂灵,一朝临世,神魂融合,成了东洲帝国人人皆知的傻子废物。 痴傻体弱,没有灵根,无法修炼,人人嫌弃? 拂灵不以为然,淡然一笑,抬手间,控光明,掌天罚,一令惊天地! 世人皆知,叶家三小姐冷血无情,说一不二,唯独对心尖宠频频破例。 凤·心尖宠·灼:“今天不想吃鱼,想吃
  • 作者:上上仙子
    “你玩射手,因为……你射的准。”男人:“……我懂。”|“亲爱的,知道引导这个词语应该怎么解释吗?含而不露,指而不明,开而不达,引而不发。”男人:“……我懂。”|“昨天手臂不小心摔坏了,这段时间只能麻烦你照顾我的一!切!了~”男人:“……我懂。”|很久很久以后,顾晚晚:“哈,亲爱的,以前我一直在演戏骗你,就是为了把你钓到手!”男人:“……不好意思,看戏的人是我。”本书又名《你以为我真的傻了吗?》《怎
  • 作者:黑岛菜
    那时她不知,此生爱上白牧寒,会让这个名字烙在她的骨血深处。花样年华的她,就是沉沦于他的婉转缱绻、情话呢喃。 于以薰永远想不到,爱他至深,他还是神秘消失了。……后来的后来,一场太过诡谲的翻车将他送到于以薰眼前,她亲自为他缝合伤口,治愈身心。 一纸约定逼她接受。某天,白牧寒意味不明的盯着她:“在我身边,还敢和别的男人眉欢眼笑?” “我只是配合你扮演登对的男才女貌。”起初端庄矜雅的于小姐,开始接受各路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