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余情,唯深不足

作者:慕夜欣桐状态: 全本日期: 6个月前

他,恨她入骨!因为她贱满全城,为了让男人上,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 “叶余情,如果你敢怀上我的种,我有一千种方法让你流产!像你这种低贱的血统不配生下我的孩子。” 她莞尔一笑:“放心吧!怀孕了我还怎么与外面的男人纠缠?这点不需要你担心!” 然而,一年后,她还是偷偷生下了他的孩子!那时,她已病骨髓,奄奄一息! “抱歉,本来不想生下你的孩子的,但没办法,谁叫我至始至终只有你一个男人?如果爱上你是罪恶,那么,我宁愿万劫不复。” 曾经的伤害能否得到平复?曾经的爱恨能否得到宽恕?当得知一切原因,范唯深只想用尽全部的爱换回她温暖一笑。

《爱有余情,唯深不足》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慕夜欣桐
    为了追随暗恋已久的校草,我拼尽全力跟他考上了同一所学院,入园第一天,认识了国中时追我已久的廖梓琪他姐廖紫灵,从此两人成为“闺蜜”。 廖紫灵不但美若天仙,而且性格豪爽得像个男生,每天都会收到堆积如山的情书,不少男生还为她大打出手,可她从来不屑一顾,反倒整天围着我转个不停,由此闹出了一些无法收拾的局面。 几经周折,我才知道,这闺蜜哪是“像个”男生,分明就是个男生,是廖梓琪为了我而与龙凤胎姐姐互换身份混
  • 作者:慕夜欣桐
    凌煜城恨蓝冰童,恨到亲手扼杀了蓝冰童腹中的胎儿,并将胎儿的五腑六腑挖出来无偿捐献,他要的是她活着比死痛苦一万倍。 可当她死了之后,他却发现,那个真正痛苦的人是自己。 蓝冰童三个字早已深入骨髓,刻入心尖!当从心脏剥离出来的时候,便会撕心理裂肺、痛彻心扉!
  • 作者:慕夜欣桐
    袁诗语对许靖杰而言:婊子一个! 许婧杰对袁诗语来说:禽兽一只! 原本看似毫无交集的两个人,却因为一个把柄被强行结合在一起。 新婚之日,捉奸在床!他撕碎她的礼服,蹂躏她的身体:这个女人,明明贱入骨髓,却要装出一副清纯的样子,真恶心! 然而这么一个下贱的女人,却不知不觉中偷走了他的心,让他爱得痛彻心扉,深入骨髓! 他说:“袁诗语,你这么喜欢卖就卖给我好了,下辈子,我还要你做我的女人!”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眼儿媚
    云蓝曾经以为,欧阳黎是她所有的幸福,当他要挖出她肚子里的小生命,用孩子的大脑去救他成为植物人的心上人时,她可笑的梦,醒了……
  • 作者:细雨微微
    所有人包括顾长谦自己,都以为他跟叶倾歌的婚姻,只是一场交易 叶倾歌却…… 她说,我爱你。他却说,这是我听过最好听的笑话。 两个势均力敌强者的冬天,像刺猬相拥取暖一般,被爱情扎的鲜血淋漓
  • 作者:呛口小辣椒0
    她二十一世纪鼎鼎有名的神盗,更是华夏神秘组织的秘密特工,在一次执行任务中,好死不死的穿越了!穿越也就算了,还偏偏落到了一个绝魅如妖的男人的榻上,吃干抹净,还要负责…… “哎哎,你手摸哪里,我告诉你哦,老娘会武术老虎都挡不住哦!” “哦,既然爱妃会武术,那花样一定会很多咯?”邪魅男人轻点绛唇,勾魂摄魄一笑。 “……” “来,自己动。”
  • 作者:解语
    她是南昭璇玑公主,以倾城之貌,惊世之才,名满天下;引来无数强国贵族公子争相追逐。 她最终嫁给了不起眼的西楚皇室庶子萧若傲,四年间,她费尽心机,助其斗太子,收朝臣,建天机卫,最终成为西楚之帝,换来的却是南昭被灭,全城被屠,利刃加身的结局。 而她,也终于知道萧若傲娶她的原因——得璇玑公主者,可得天下! 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北周王爷,一次惊鸿一瞥,换来此生一往情深,却因寡言少语,喜怒不形于色的性子,
  • 作者:灵犀
    他曾经对她说:音儿,这辈子容羽只娶一个人,那就是你,我的音儿。 可是,转眼间,他就将另外一个高贵的公主娶进门做了他的王妃; 深爱他的她,成了敌国奸细,甚至被点了天灯……
  • 作者:慕夜欣桐
    “身为我的女人,却做了我嫂子该做的事情,如今带着个拖油瓶嫁给夏家少爷还不甘寂寞,竟然新婚之日偷男人,白慕雅,你就这么饥渴难耐吗?” 秦墨枫看她的眼神,除了厌恶还是厌恶。谁能料到,曾经他把她疼入骨髓,呵护入心! 心里背负着千斤的秘密,白慕雅却始终没有把真相说出来,有些秘密既然产生了,就应该隐瞒一辈子,哪怕,眼睁睁地看着他把爱情给了别人! 直到真相终究还是揭开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他的爱从来就没有离开
  • 作者:木奈
    莫桐芷一直都知道,陵懿顷说一不二。 他说过她只是他泄愤的工具,所以当夏雪若归来便毫不犹豫的踹了她。 他说过她不配有他的孩子,于是她的孩子硬生生的没了,她也再也没有做母亲的资格。 心千疮百孔,她眼底是森然的寒意,语气凄厉:“陵懿顷,以前我爱你,心甘情愿任你糟蹋,可是以后不会了。” 她累了,不敢也不想再爱了。 她莫桐芷爱了他十年,几千个日夜和一整个青春,终究还是要放弃了。 那年的一切花好, 原不过是她
  • 作者:南歌樱
    她爱他,甘愿为他承受一切身体上的折磨。 他却恨她,逼着怀有身孕的她将眼角膜捐给他最爱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