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母亲走了(1/1)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从记事起,全家老小大事小情,大到家庭的建设、与外界的交往,小到一家老小的衣食住行,全都要母亲一手料理……此时望着昏睡不醒的母亲,我隐约地感受到母亲的病怕是没有医生说的那么简单吧,果然不出所料,到第二天凌晨,插在母亲鼻口中的各种管子链接的一切出现了异样,仪器上的各种指数基本都归零了。这分明意味着母亲的呼吸和心跳将要终止了,我紧张地、目不转睛地盯着仪器,双手拼命地摇着母亲的身体,大哥三步并作两步奔向医疗室喊医生。

稍许,一帮医生和护士急切地进了病房,看了一眼仪器,随即又用听诊器在母亲胸口听了一会儿,慢慢地摇了摇头,又朝我父亲递了个眼色,示意父亲出去,我猜想医生可能要对父亲说什么,于是,我就紧随其后,跟出病房,只听到医生说:“病人不行了,你们赶紧办理出院,准备后事吧。”

我听了,大脑顿时“嗡——”地一声,只觉天旋地转,仿佛天地崩塌一般。我下意识地扑向病床上的母亲,悲痛欲绝地嚎啕大哭。

大哥紧抓着医生的衣服,怒目圆瞪地吼道:“之前,你们不是说只是劳累过度吗?!不是说治疗几天就好了吗?你们到底是怎么搞的?!”大哥发疯一般地推搡着医生,父亲流着泪拉开了大哥的手。

我悲痛地意识到:母亲可能再也醒不来了,生我养我的最慈爱的母亲将永远地离我们而去。胸中阵阵地撕心裂肺地痛,无以言表。

……

办完了母亲的丧事,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心里空空的,脑袋成天价昏沉沉的,走起来,腿如灌了铅,心好像被人掏走了一半。

母亲病故后,我就和父亲同住。我晚上睡觉前无意识地看了父亲一眼,更是让人揪心地难受,原本那饱经风霜的脸又增添了许多憔悴和哀愁。

父亲是个忠厚老实的人,很勤劳,为了一大家人的生计累完了腰、熬白了头。如今母亲的病故对他来说,无疑是一次致命的打击。不吃不喝地昏睡了好几天,当时,有谁知道我是多么担心,生怕父亲经这一场也一病不起。可出乎我的意料,有一天父亲竟然站了起来,也许是他想开了想通了:走了的已经走了,还剩下一大家子老少还要生活。难道就这样倒下去吗?!这是自己的责任啊。

父亲看到我成天价没精打采,很是心疼。有一天晚上,他看我睡着了,就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强子(我上学虽然上学几年了,可父母一直喊我的乳名)啊,我知道你母亲过世,你心里不好受,一时半会很难走出这道阴影,可你不能长此这样下去啊。时间久了,对自己身体不好,要努力去克制。你母亲这事是医院的误诊,根本就没查出病因,以至于误了治疗的最佳时间。出了这样的事情,遇到谁不生气?可生气,又有啥用?!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必须振作起来,好好上学,将来出人头地,才能对得起你故去的母亲,对得起一家人。”

听了父亲这番话,我心里豁然开朗了许多。我这样成天价无所事事,光生闷气又能如何?!

有几天没看到泉子了,不知道他最近咋样,二叔有没有打他。想到这里,我还真想见见他。没想到那天晚上他来到了我家。

一见到他,我心情大好,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现在的泉子比我精神多了,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沉默甚至还说了很多安慰我的话。聊到深夜,索性不回家了。他或许看出我最近心情不好,所以专程来陪我,这一晚我们都没有合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