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西峰旧事(1/1)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钱文殊一行人过江之后又急行了半个时辰到了怀安,钱文殊见没有追兵便带着众人入城先隐蔽起来。早年行走江湖钱文殊时结下不小少善缘,这次就住在一位老友位于怀安王府附近的一处大院中。此时,大院中只有一位老管家和一个花匠,老友早已告知管家相关事宜,不一会儿就分配好屋子,吃完饭后外门弟子就各自歇息了。

“七师兄”却还没有吃饱,因为口不能言的缘故还是让孙妙善有些放心不下,见小七没有吃饱的意思,依然头也不抬的在吃桌面上的包子便问道:“二师兄,小七这样,没什么事吧?那秘术怎么记载的?”

“少昊山人一脉早就没有传人了,这个采阴补阳术也是我偶然翻到过的,上面说只要十二个时辰内不化为厉鬼便是没事。”可看着身边狼吞虎咽的方柒,钱文殊又补了一句:“你也知道,那一脉是出了名的佶屈聱牙,又对传承一事不怎么上心,传承下来的秘典简直就是少昊山人的账本。不然这等高深法术也不会取个这等下作的名字,不过据本门记载这秘术之前确实成功过。”

孙妙善疑惑道:“是吗?”,显然还在回忆师门的记载。

“最初少昊山人研究这等秘术就是为了复活他的独子,有的人怕他成功乱了阴阳,便想方设法干扰阻碍甚至狙杀他。又有人希望他成功好独占这门秘术,就尽遣高手挟持绑架。”钱文殊最喜欢跟人念叨本门旧事,往常孙妙善不是练剑就是照顾年幼的师弟师妹,见终于有人感兴趣便打开了话匣子。

“咱们是那波啊?”孙妙善追问道。

钱文殊见孙妙善连本门的渊源也不知道先是叹息了一声又说道:“咱们只不过是占据西峰,才被人说成是西峰派。其实七、八百年前不过是祖师爷他老人家收留了一帮不愿介入江湖恩怨的散修孤客,只要求不作恶便可以入庄,给特立独行之人的当个避难所罢了。那些人里有的不希望一身所学断了传承便召徒授业,祖师爷也是听之任之,慢慢的就有了西峰派的名头。可是当年没有传授一身所学之人还是大多数,不然这么多年来传下来的绝学也不会只有当年的十之二三。咱们这样的门派哪里会主动凑那少昊山人的是非,倒是那少昊山人主动投了咱们山门。之前有名门正派拿他实验失败说事,说他以死人做实验本就不敬死者,实验失败死者成了厉鬼妖人、便要缉拿他。可是祖师爷见这死者都是家属送来为死者碰个运气的,少昊山人没偷没抢的,也就没说什么。老庄主在的时候高手如云,名门正派没讨着什么便宜就撤了。白家和灰门这样的旁门左道也来过,不过少昊山人本身也是九品高手,本来单打独斗他们也不是对手,何况是在西峰地界。倒是快活林确实让咱们难受了一下,不过也让咱们那位修剑的师叔祖一战成名啦!”

“身前三尺,天王老子!”孙妙善修剑自然是知道这位大名鼎鼎的师叔祖的,可随即又问道:”等等,少昊山人既然是修身的,怎么又会研究处这等仙家秘术?“

钱文殊借此功夫喝了口水,喘口气接着道:“本门记载少昊山人虽然不善言辞不通人情,可却是天纵奇才,不到四十岁就位列九品的风流人物!为人木讷,却有一股认真劲儿。这事平息了之后,又陆陆续续有人往山上送尸首,想复活自家亲戚朋友的。少昊山人看了看把大部分人都劝退了,就留下了一个刚死没多久的张门道士。这次依然失败了,可是那道士却没有变成厉鬼、妖人,送走道士亲属之后他对祖师爷说这秘术成了,又说想借后山深洞阴气一用。祖师爷允了,没曾想他还真把他儿子复活了。少昊山人的儿子子奇那时才五六岁,不过也能看出也是难得的奇才,可是却不像他那般木讷,据说很多本门的师叔祖们都很喜欢他,他跟随一位“李家”的道士修道法。就这么过了将近二十年,少昊山人就病重就故去了。临终前,他对祖师爷说这秘术有伤天和应当失传,可是又觉得之前研究不易便把之前自己的笔记留给了祖师爷。少昊山人病故之后,他儿子守孝期满就游历天下去了,那位“李家”羽化的时候回来过一次,然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前几年我整理书楼的时候偶然翻到他的笔记,上面说这等秘术起死回生不易,可若是重伤垂危之人还是成功率极大的,不仅如此若是阴气纯正还能锤炼体魄攀升境界呢!老七出事之后,我便让人从秀阁定了活珀和千年朱砂给老七续命。只是上面还真没说会让人有这么大饭量的,不过现在看来只要没变恶鬼就成了,不过倒是有记载最初于五六岁孩童无异的。反正书楼里的典籍都已经送到师父那边了,等会合之后咱们再仔细研究一下吧。”

“也只能这样了……”孙妙善只得无奈得点点头,她看到小七已经开始打嗝摸肚子了:“小七,你吃饱了吗?”。

“嗯。”方柒狠狠的点了两下头,又小心翼翼地看了看盘子里的烧鸡。

钱文殊也是有些倦了,他顺着方柒的目光后无奈道:“呃,拿回房吧。”三人的房间是紧挨着的,方柒房间最靠外面,当他端着烧鸡进屋之后。钱文殊“哎呀”了一声后又道:“刚才光顾着说本门旧事,之前江边的事那些外门弟子都入门没多久怕是惊魂未定,这几日我气血亏得厉害怕是力有不逮,你多留意着点。”

孙妙善见钱文殊的目光一直在打量对面小院最东边的屋子,点了点头:“嗯。”

怀安城外的最高的一处山头上,已经驻扎了不下七八十人,有一身着的青衫的中年男子在崖边迎风而立。有一女子从身后走来道:“王先生,山里没有他们的踪迹。”

中年男子扬了扬头,问道:“点水,城里有消息吗?”

“还在等消息,咱们的人应该刚接上头。”女子躬身道。

中年男子看着那一轮明月后道:“让他们休息休息吧,明日再说。”

“是。”应了一声之后,名为“点水”的女子便缓缓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