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男配是戏精

作者:弱梦状态: 连载日期: 6个月前

某一天,俏皮宅女洛小宁被一块破镜子给坑惨了。(嘀嘀嘀)器灵:“您要去的世界十分危险,您多保重,本灵在这里为你祷告,阿弥陀佛。”洛小宁:“混蛋,别让我出去,不然,我定找蓝翔把你这破屋子铲平!”天界第一美男颜落,腹黑偏执,高高在上的他无一人敢利用,唯独这个让他恨得牙痒痒的女人。为了能回家,洛小宁去了很多世界,完成了各种各样有趣的任务,不曾想,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替前世的姐姐找回仙魂,顺带也找回了某腹黑的神魂。

最新更新魔化的麒麟8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弱梦
    某一天,俏皮宅女洛小宁被一块破镜子给坑惨了。(嘀嘀嘀)器灵:“您要去的世界十分危险,您多保重,本灵在这里为你祷告,阿弥陀佛。”洛小宁:“混蛋,别让我出去,不然,我定找蓝翔把你这破屋子铲平!”天界第一美男颜落,腹黑偏执,高高在上的他无一人敢利用,唯独这个让他恨得牙痒痒的女人。为了能回家,洛小宁去了很多世界,完成了各种各样有趣的任务,不曾想,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替前世的姐姐找回仙魂,顺带也找回了某腹黑的
  • 作者:弱梦
    某一天,俏皮宅女洛小宁被一块破镜子给坑惨了。(嘀嘀嘀)器灵:“您要去的世界十分危险,您多保重,本灵在这里为你祷告,阿弥陀佛。”洛小宁:“混蛋,别让我出去,不然,我定找蓝翔把你这破屋子铲平!”天界第一美男颜落,腹黑偏执,高高在上的他无一人敢利用,唯独这个让他恨得牙痒痒的女人。为了能回家,洛小宁去了很多世界,完成了各种各样有趣的任务,不曾想,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替前世的姐姐找回仙魂,顺带也找回了某腹黑的
  • 作者:弱梦
    已开新(男配个个是戏精)欢迎来看看。昌盛国千百年来流传的预言:黄龙现,古墓开,寻无境,见真龙,得永生”。一场梦把她带到异世,苏子晴表示卖卖批,刚开始她以为是宅斗,总想着以前在小说中看到的虐渣渣一定很过瘾。然而(掀桌)反过来被虐是什么鬼?她还以为这样就完了,没想到(再次掀桌)命不久矣又是什么梗?直到最后,苏子晴才知道,这不仅仅是宅斗。【吐槽版】女主:我这样的出场方式真的正确吗?没毛病?男主:我不想领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牧童骑神牛
    世界变得越来越繁华,虽然看不懂,却装着开始明白,以为可以无师自通。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样的奇迹谁也说不清楚,更不会明白。虽然上一秒的痛苦还没有结束,怎奈何繁华太过于匆匆,许多人生大事来不及思考,时光便一去不复返。
  • 作者:鱼泳海
    天打雷劈,好像是惩罚坏蛋的吧?可他一直走好人路线,却还是被雷给劈了。而且,还给劈成了一根细丝儿!在一番艰难的成长后,他拜入人类宗门想走修真之路,但却屡遭危机、险死还生……脱险之后,他痛定思痛,决定闯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来!他回归自己重生的山谷,开始营造属于他自己的帝国!他努力扩张、进化、变异、修炼,在夹缝中谋生存、求崛起!从一根丝,到一尊神……这绝对不是开玩笑!一丝成神书友群:708975905欢迎
  • 作者:海天
    小时候,小姨特别疼我,总喜欢跟我做那种游戏,一开始我不懂,后来我才知道,她是教我怎么做一名真正的男人……
  • 作者:皆可斩之
    “燕龙生被你折磨得痛不欲生,渴望一死,念值+500。”“九幽圣君认为你才是真正的大魔头,念值+800。”“药王对你佩服到五体投地,念值+1000。”某天,李浩意外拥有了可以抽卡的六道系统,从此走上了扮猪吃虎的大魔王道路。群:669387759(欢迎大家来吐槽)
  • 作者:熊猫芃芃
    她以为离婚成功,收拾包袱潇洒拜拜,谁知转眼他就来敲门。 第一次,他一脸淡定:“老婆,宝宝饿了!” 第二次,他死皮赖脸:“老婆,我也饿了!” 第三次,他直接扑倒:“老婆,好冷,来动一动!” 前夫的夺情索爱,她无力反抗,步步惊情。 “我们已经离婚了!”她终于忍无可忍。 他决然的把小包子塞过来:“喏,一个不够,再添两个拖油瓶!”
  • 作者:苏闻樱
    在姐姐的婚宴上喝醉,夏冰倾不小心走错,进了慕家三少爷的房间。慕月森,一个拥有尊贵身份,气质高冷,城府颇深的财阀继承人。 火速的逃离”作案地点”,以为这场荒唐的“邂逅”会就此随风淡去,岂料一个月之后,她跟他住到了一个屋檐下。 本想跟他和平相处,井水不犯河水。 夏冰倾以为反抗到底总是有用的,可渐渐她发觉,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 这个世界永远都遵循弱肉强食的不变法则。
  • 作者:宁俗
    世界两大洲,西洲与东洲,两种文明一个世界。在在西地欲回东洲大运国,一路不顺风从西到东。
  • 作者:织锦鲤
    片段一:国破家亡,他站在城墙上,眼神炽热又执着的看着她,他问:“你有没有爱过我?”她没有回答,他仰天大笑,他用他的江山做赌注,只为换她一颗真心,没想到他还是输了!输了江山也没有得到她的真心,抬首望着远处的天际,他纵身一跃跳下了城墙。而她只是呆呆的看着他站过的地方,泪如泉涌。片段二:看守她的人越来越多,她如同没有看到般该吃的吃,该睡的睡。终于有一天被她找到了机会,她用磨尖的木棍刺进了自己的胸口,了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