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这般深爱你

作者:银多多.状态: 全本日期: 6个月前

贝小舒做过最疯狂的事,就是嫁给牧白垣,也让她痛不欲生。 结婚三年,他要她,从来都是从后而入。 她还想着是不是金城所致金石为开,可姐姐康复,他们迫不及待逼她离婚。 最终,可笑的婚姻画上句号。 婚内,她一个劲的跟他解释,“姐姐不是我害的。”他不信。 婚外,她淡漠的说,“姐姐是我害的。”他脸色却铁青的可怕。 “闭嘴,贝小舒!” 这让她笑了。

《我曾这般深爱你》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银多多.
    贝小舒做过最疯狂的事,就是嫁给牧白垣,也让她痛不欲生。 结婚三年,他要她,从来都是从后而入。 她还想着是不是金城所致金石为开,可姐姐康复,他们迫不及待逼她离婚。 最终,可笑的婚姻画上句号。 婚内,她一个劲的跟他解释,“姐姐不是我害的。”他不信。 婚外,她淡漠的说,“姐姐是我害的。”他脸色却铁青的可怕。 “闭嘴,贝小舒!” 这让她笑了。
  • 作者:银多多.
    “我没有害她!” 她的解释从来都是可笑的,在这个男人眼中,她就是罪为祸首。 所以他用尽一切法子毁了她,撕裂她,让她一辈子都活的悲哀,沉痛,甚至毫无尊严。 可为何在看到了这样一个自己亲手毁掉的女人之后,他却失去了理智,发了疯……
  • 作者:银多多.
    我和他之间从来都有着跨不去的鸿沟。 我嫁给了他家那半死不活的叔叔冲喜,却在结婚那天和他苟且。 最终我被驱赶,活在最底层,而他尊贵如初! 我不甘,痛苦,也无济于事。 只要他愿意,想要,我从来都退无可退。 “承认吧!沫兮,你就是爱着我,无法自拔!” 是啊,爱着他,也恨着他。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熊猫奶茶
    舒米嘴角一抽。 不过是上次捉奸后去酒吧买醉,与这人当了一夜露水鸳鸯。 李罗莎却越加得意,“哟,舒米,长本事了?这么多年都没有男生对你表白,离开清晨才多久,就当人老婆了?” 明目张胆的嘲讽,舒米眼角一弯,“彼此彼此,总比你抢闺蜜的男人好些。” 李罗莎听她讽刺,脸色一变,又想动手,却被秦非淮给拦下,他虽面含笑意,眸底却凛射冷冽的光。 “这位女士,谁给你权利打我老婆?”
  • 作者:水罙
    周子衡第一次遇到陈青时,正是少年不知愁的年纪。很多年后,他再次回想起来,才发现有些东西是命中注定,谁也改不了。总之,这是一个发现爱,并且懂得爱的故事。
  • 作者:妖妖爱吃鱼
    她深夜被人差点毁了清白,没想到未出世的孩子救了她救了她一命,当得知这一切都是那个男人所为,秦舒雅的心彻底跌入谷底。 “霍祁南,我们离婚吧,放过我、” “想离婚?死了这条心吧,秦舒雅,就算是离了婚,你也休想和别的男人远走高飞!” 五年后,她在异国他乡与她相遇,种种阴谋看尽,爱情可否再次回归……
  • 作者:浮生公子
    他不爱她,却予她一生相随的承诺。 可最后,却几乎将她生生逼死。 他其实什么都不用做,只需看着她愈陷愈深,掉入他若有似无的深情。 而后,他只需一个决然的转身。 那个女人,便掉进了阿鼻地狱,永不超生。 只是,这一场关乎爱情的博弈,一个小心谨慎步步为营。一个看似以退为进实则却步步紧逼。 最后的最后, 她的深情,化成了那一床的血水,掏空了她的整个生命。 只是, 那一场猝不及防的相遇,终究没有逃过宿命。 他
  • 作者:夯夯
    楚悠是一名入殓师,专为死者提供最后的贴身服身。 她这种职业谁敢娶? 不料,娶她的却是扬城最贵气的男人。 楚悠:“周董,你怎么就看上我了呢?” 周予缜一本正经:“做那种事场地选择比较多,比如太平间和殡仪馆。” 楚悠:“……”
  • 作者:银多多.
    “我没有害她!” 她的解释从来都是可笑的,在这个男人眼中,她就是罪为祸首。 所以他用尽一切法子毁了她,撕裂她,让她一辈子都活的悲哀,沉痛,甚至毫无尊严。 可为何在看到了这样一个自己亲手毁掉的女人之后,他却失去了理智,发了疯……
  • 作者:沧澜一粟
    为了一份合同,她被亲爹出卖,送上别人的床. 在她最绝望之时, 遭遇七年前的前男友,如今的帝国总裁。 他冷傲一笑:“穆思思,七年前,你不辞而别。七年后,我要你求着回到我身边。” 以为会是一场新的噩梦,他却捧她爱她,宠她上天。 “霍少,夫人想当服装设计师。” “买下最好的服装工作室。”他从容淡定。 “霍少,夫人说胸口有些不舒服。” “让她躺着,我亲自来揉!”他邪狞一笑。 “霍少,夫人身边出现了一个追求
  • 作者:云中飞燕
    她曾爱他上瘾,如愿嫁进豪门的她却心如死灰,逃离去了美国。 “陪我一夜,我就答应离婚。”三年后再见面时,他却提出了屈辱的卖身要求,为了妈妈的手术,她忍了! 再次相见,她华丽蜕变成顶尖汽车设计师,令他震惊。踏进阮氏集团的她,却是开启复仇之路。父亲之死,一个个被人精心设计的阴谋,让他们彼此伤害,越走越远。 “女人,你竟敢怀了他的孩子,胆子可不小。”男人的面孔扭曲,手握得拳头咯咯响。 当真相渐渐露出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