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婚宠:早安,厉先生

作者:慕容雪儿状态: 连载日期: 6个月前

乔宁做梦都没想到父亲会给她下药,将她推给一个陌生男人。 乔宁奋力挣扎,终于逃脱,却不想又一头撞进另一个结实地怀抱。 “救我。”乔宁神志不清地哀求。 男人抱着她滚烫的身体眯了眯眼睛,眼眸深邃地问:“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吗?” 乔宁迷茫地点头。 一夜荒唐,男人一边穿衣服一边道:“我叫厉承衍,我会对你负责。” 乔宁却吓得落荒而逃,离开后跑去父亲家质问。这时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早有预谋,看着男朋友夏靖宇对她露出失望地眼神,转而牵了妹妹的手,乔宁才知道父亲的真正目的。 为了让妹妹嫁进豪门,父亲居然对她用了下作的手段。 半个月后夏靖宇和妹妹的婚礼,她被硬逼着出席。没想到再见,厉承衍居然是夏靖宇的亲舅舅。 “乔小姐,别来无恙。”厉承衍淡淡地道,眼眸里却泛出一抹锐利。 乔宁傻了眼,本以为只是一场意外的一夜情,怎么还会再见面。

《盛世婚宠:早安,厉先生》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慕容雪儿
    深夜,她跌跌撞撞地从他的家里逃了出来,那奢华的别墅对她来说就像是永不能挣开的牢笼。 “你想逃去哪里?这个世上还有哪里可以收容你。”安梓俊笑的残忍,眼眸里透着浓浓的阴霾,握住她的手腕拼命用力,周晓白惨叫一声,手腕应声而折。 “求你,放了我吧!我不行,真的不行。”周晓白哭的凄惨,一脸的泪痕却并未得到他的任何怜惜。 单薄的身体被强行拉了回去,房门重重地关上,接着是身上的衣裙...
  • 作者:慕容雪儿
    深夜,她跌跌撞撞地从他家里逃出来,那里对她来说就像是永不能挣开的牢笼。“你想逃去哪里?这世上还有哪里可以收容你。”安梓俊笑的残忍,握住她的手腕拼命用力。“求你,放了我吧!”周晓白哭的凄惨,却并未得到他的任何怜惜。单薄的身体被强行拉了回去,房门重重地关上……门外,雷声滚滚响动。门内,呻吟哭泣连绵不断。
  • 作者:慕容雪儿
    乔宁做梦都没想到父亲会给她下药,将她推给一个陌生男人。 乔宁奋力挣扎,终于逃脱,却不想又一头撞进另一个结实地怀抱。 “救我。”乔宁神志不清地哀求。 男人抱着她滚烫的身体眯了眯眼睛,眼眸深邃地问:“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吗?” 乔宁迷茫地点头。 一夜荒唐,男人一边穿衣服一边道:“我叫厉承衍,我会对你负责。” 乔宁却吓得落荒而逃,离开后跑去父亲家质问。这时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早有预谋,看着男朋友夏靖宇对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当归2017
    她叫陈晨曦,人如其名,温暖如晨曦。 造化弄人,跟许陌签下代孕协议,本以为生下宝宝后协议结束,他可以放他离开。却不料,邪性总裁化身为狼夜夜痴缠。 “许总,现在协议已经结束了,请自重!”晨曦被他压在床上,面红耳赤道。 “是么,合同末尾处第一百零一条上明明白白的写着,女方需在男方满意下才能离开,否则视为违约。” “…我怎样才能让你满意……”晨曦欲哭无泪。 “做到我满意为止……”男人邪笑着,铺天盖地的吻落
  • 作者:何尤
    一场算计,我莫名其妙在大伯床上醒过来,大票人将我捉奸在床; 深爱十年的老公将我的尊严踩在脚底,扫地出门; 心如死灰净身出户,我发誓这辈子再不入豪门。 但男人果然都是贱,该死的前夫又回过头来,死缠烂打着还要继续宠幸我… 我:你是不是要上天? 康君瑞:嗯,你就是我的天! 毒嘴总裁要收复失(湿)地……
  • 作者:陆小菀
    老公和妹妹翻云覆雨,她找一牛郎欲仙欲死,哪知此牛郎非彼牛郎,把她折腾的下不了床。 终于,她怒了,“滚!老娘不干了!” 牛郎抱着她滚到地上。 “你干嘛!” “滚,顺便——干!”
  • 作者:何尤
    十年青春喂了狗!我痛苦,我哀嚎,我自残,我……有了个小我三岁的老公!还TM是小弟弟!窦晓伟趁火打劫是真的不要脸啊!顶着一张无辜的包子脸骗了我的婚,张着一张无辜的嘴把我吃干抹净,用他无辜的一生给我重获新生的温暖!窦包子:“开心呐!”我:“叫姐姐。”窦包子:“好的,开心。”
  • 作者:涂花期
    “一百万,我买你一夜!”惨遭男友背叛的她很不甘心,于是跟陌生男人一夜疯狂,结果不小心惹到了某商界传奇人物。“该死的女人,掘地三尺我也要找到你!”某总裁恨得咬牙切齿…… 五年后,她带着一对萌宝归国,第一天上班,竟发现自己的顶头上司似曾相识。面对他的步步紧逼,她果断拒绝,“总裁,我已婚!” 本以为一切终于平静了,哪里知道自家腹黑又闷骚的儿子居然又主动找上了他……
  • 作者:落亦雪
    拐走总裁大人的女儿,她胆大包天!又拐走总裁大人的儿子,胆大包天!总裁大人邪佞一笑:“老婆,也把我拐走吧!”...
  • 作者:南风知我意。
    前世,她为父嫁给不爱的人,受尽欺凌。 今生,她发现原来都是假的,全是骗局! 那么这一世,她不再为别人,只为自己——活下去!
  • 作者:桃子满园
    我出轨了。 一觉醒来,秦智简那张俊脸放大在我眼前。 被我吵醒,他皱着好看的眉头睡惺惺地看了我一眼。 “鬼叫什么?昨晚还没爽够?” 我把头埋进被子里不吭声,隔着被子我听到他起身穿衣服的声音,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