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你好甜:隐婚老公吻太深

作者:孤独的鹰状态: 连载日期: 6个月前

新病人竟然是自己结婚三年都没见过几次面的丈夫?苏陌无语的瞪了一眼抱着她不肯松手的某人:“宫亦臣,你干什么!”“关灯,睡觉。”白天他帮她英勇虐渣,到了晚上,她就成了他的御用抱枕,必须要搂着她才肯入眠。只是——“你干嘛?!”苏陌紧捏着他的爪子,声音有些崩溃。而男人声音却变得低沉:“……乖乖别动,不然……”

《老婆,你好甜:隐婚老公吻太深》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孤独的鹰
    她对他来说是毒,也是药,让他食髓知味、甘愿沉沦! 于是,她成了他所谓的未婚妻,只要他某方面有需求,必须随叫随到。 他是商界传奇,也是军区首长,年轻又俊美,却唯独对这个普普通通的她不依不饶。 某夜,她忍无可忍地扔了枕头—— “上官宴!你有完没完?!” 他却步步逼近,扬着俊眉邪气凌然,“你的毒,这辈子我都解不了,如何完?”
  • 作者:孤独的鹰
    新病人竟然是自己结婚三年都没见过几次面的丈夫?苏陌无语的瞪了一眼抱着她不肯松手的某人:“宫亦臣,你干什么!”“关灯,睡觉。”白天他帮她英勇虐渣,到了晚上,她就成了他的御用抱枕,必须要搂着她才肯入眠。只是——“你干嘛?!”苏陌紧捏着他的爪子,声音有些崩溃。而男人声音却变得低沉:“……乖乖别动,不然……”
  • 作者:孤独的鹰
    她对他来说是毒,也是药,让他食髓知味、甘愿沉沦!于是,她成了他所谓的未婚妻,只要他某方面有需求,必须随叫随到。 他是商界传奇,也是军区首长,年轻又俊美,却唯独对这个普普通通的她不依不饶。 某夜,她忍无可忍地扔了枕头—— “上官宴!你有完没完?!” 他却步步逼近,扬着俊眉邪气凌然,“你的毒,这辈子我都解不了,如何完?”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贝薇安
    他是S市呼风唤雨的言少,性情凉薄、神鬼不惧,却唯独将她宠上了天。她以为自己足够幸运,却在亲眼目睹他的背叛后,如坠地狱,仓皇出逃。五年后不期而遇,为了工作,她忍辱负重,为他和未婚妻设计婚房,他却步步为营,将她设计到了床上! “总裁,”她将结婚请柬拍在他面前,“下周日我婚礼,欢迎来观礼!”
  • 作者:世凉烟
    结婚两年他从不碰她,离婚后的第二个月,爵言希把司徒小小堵在车上,“司徒小小,你欠我的东西该还了?”“什么东西?我不记得我欠过你什么东西,倒是你欠了我很多。”司徒小小怒瞪着爵言希。“两年前的新婚之夜你该补给我了!”爵言希笑着对司徒小小说,“爵言希,结婚两年你不碰我,离婚后来碰我,你特么脑子有病!我可不是你认为的清纯女人,嗯,想要回你的专属权利也行,我给你打个折。”爵言希怒了,行使了他的权利,然后,走
  • 作者:不会写就乱写
    只是扶老奶奶过马而已,这都能穿越。穿越就算了,还穿越成在一个傻子身上,带着一个小包子,有一个恶毒的婆婆,邱双觉得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幸好有个系统傍身,不然邱双都不知道该怎么养活儿子。还有,她家这男人到底是什么人物啊,怎么皇上都亲自到家里来找他?
  • 作者:寻仙子
    家有娇妻,人身蛇尾。清姬总是缠着他缠着他缠着他,想要给他生蛋。他是权欲滔天的王爷,一心只想坐上龙椅;她是美艳妖娆的蛇妖,一心只想吃他的心。面对高冷禁欲的王爷,清姬妖冶一笑:本蛇活了上千年,就不信搞不定你!为了成功捕猎某帅裂苍穹的王爷,清姬化作尚书府嫡女只为求偶遇。“王爷,我们又见面了。”生蛋吗?生一送一窝的。
  • 作者:妖妃夜雪
    他是王府傻子世子,身患残疾性情阴郁,却无人得知,他便是那手握黑暗势力的王者!她是侯府废物嫡女,喜欢扮猪吃老虎,用尽计谋改朝换代!惨死重生五年前,韩瑾妤发誓:欺我者,灭之!辱我者,废之!
  • 作者:雨雾朦胧
    oh,no!猝死的人有穿越福利?可是确定这不是惩罚吗?这个破系统,简直了,吃饭要走路,上厕所要跑步,总而言之,一切以劳动换取,这么下去,她会不会死啊?懒到人神共愤的漫画家顾双穿越了,彻底变成了大钱国的小村姑!家中四面漏风,还有一堆大小包子,极品亲戚三天两头上门找茬……看她如何发家致富虐渣打脸,走上人生巅峰,迎娶古代高富帅……
  • 作者:将离
    她,本是天下第一谋臣,却惨死爱人手中。逆天重生,她成为了丞相府最受宠最骄纵最无法无天的大小姐左思思!他,是北齐国人们口中的“皇室毒瘤”,纨绔无能,残忍暴虐,视权利为粪土,视人命为草芥,嚣张任性,肆意妄为!一纸婚约,将北齐国最大的两个‘祸害’紧紧连在一起,全天下人都为知好奇,到底谁能降住谁?“左思思,我不让你哭着求我休了你,我就不叫萧世宁!”某‘毒瘤’王爷捂腰看着一屋子的果男,咬牙切齿。左思思唇角一
  • 作者:胭脂冷暖
    为了他称帝霸业,段轻尘不仅坑生父入朝为官,更是充当护卫、暖床、做任何肮脏事情的角色,§当他武功在她之上,冰冷的面具层层揭开,为了她的婢女,他竟不惜拿她去换一瓶解药!§她遍体鳞伤,心如死灰,意外得来的孩子成了她唯一的希望,§段轻尘:权野,我恨你!我诅咒你坐拥江山、痛失所爱!§十年纠缠,换来十里红妆,§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此爱翻山海,山海俱可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