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殿下太妖孽

作者:橘子罐头状态: 连载日期: 5个月前

1撩,2吻,3扑倒!全民偶像韩青禾居然是个冰山流氓!“不想死就别说话。”“想哭就哭出来吧。”从那之后,一无所有的她开始了和妖孽殿下同居的日子。他强吻她、独占她、脾气冷还是个大醋王!这还没完,某天起床照镜子,她不可思议地发现……自己头顶居然长出了纯白的犄角,玻璃般透明的瞳孔变成了流光溢彩的红色,背后更是多了一双漂亮的翅膀!这、这什么情况?难道说,她中了什么魔咒,变成了流氓的宠物?!

《校草殿下太妖孽》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橘子罐头
    1撩,2吻,3扑倒!全民偶像韩青禾居然是个冰山流氓!“不想死就别说话。”“想哭就哭出来吧。”从那之后,一无所有的她开始了和妖孽殿下同居的日子。他强吻她、独占她、脾气冷还是个大醋王!这还没完,某天起床照镜子,她不可思议地发现……自己头顶居然长出了纯白的犄角,玻璃般透明的瞳孔变成了流光溢彩的红色,背后更是多了一双漂亮的翅膀!这、这什么情况?难道说,她中了什么魔咒,变成了流氓的宠物?!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君墨羽
    她是腹黑狡黠的高级特工,一朝身死魂穿,睁开眼的刹那竟发现自己被人扔在了乱葬岗!什么?被家族抛弃,受世人白眼,未婚夫移情别恋还毁了婚约!是可忍孰不可忍!拿我的给我吐出来,欺负过我的打死了算,定要让你们血债血偿!人家炼丹一次一枚,珍贵无比,而她炼丹一次一炉,当零嘴来吃;人家契约灵兽费力围捕,可她魅力无边,神兽、圣兽争宠式主动契约。只不过,这身后的狗皮膏药怎么就是脱不掉,“话说,兄台,这大路朝天,咱各走
  • 作者:宋可乐
    六年以前,她仓惶逃走,本以为此生与他再无纠葛。 六年以后,他却以强硬之势,再次骤临她的面前。 “安乐,你是我的,谁也夺不走!” “不,我是我自己的!”
  • 作者:半溪玦
    头回见,他剥她衣服逼她交出解药,结果她一手术刀切在他的身下……二回见,她用肚兜偷换了他的布阵图;他着人拎着这件肚兜,满城追查北笙七公主……她是二十一世纪军医之王,一朝穿越来到这勾心斗角的世界;他是世人仰望的战神,声名赫赫的大燕楚六殿下。当她终于落到他手上,他一袭银袍似雪,笑得魅惑众生:“女人,你这样一次次地与本王作对,是在玩欲擒故纵吗?”她一脸无语:“老娘要是真看上你了,就直接上了……上你府上提亲
  • 作者:明乔
    什么?这位帅哥,我是你的女朋友?夜可可发誓,她真的只是去网吧打个游戏而已!根本不认识帅哥你啊喂!不仅如此,他还霸道的夺走她的初吻!再次见面,居然还厚着脸皮说她调戏他!从此,夜可可就被叫风凌修的恶魔缠上!一言不合就强吻,一言不合就互怼!引领情侣之间互动新潮流!“风贱人我警告你!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大庭广众之下你要是再强吻我……”风贱人的唇角勾起一丝欠扁的邪笑,长臂一伸,将夜可可圈在怀中,“你是我女朋
  • 作者:梦欢
    丈夫假借帮助同事的名义堂而皇之的把情人接进了家里。 我本是名校毕业,婚后我为他放弃了事业、甘愿成为一名全职太太,却在亲眼目睹丈夫和别人车震后心被粉碎,这么多年的默默付出换来的只有一张净身出户条约。 我无措,迷茫,甚至绝望,最终还是走上了离婚反击战这条路,踹渣男,灭渣女。 陆北宸,他是江城第一钻石单身汉,身份矜贵,怎么会看上一个已婚妇女? 他一次次逼近,我一次次推开。 他说,已婚妇女是块宝,身材丰满
  • 作者:芸生.
    林暮大学没毕业就跟瞿宁朝结了婚,因为她拜访未婚夫,也拜访了未婚夫弟弟的床。 一觉醒来,男人目光幽深的盯着她,“小嫂子,你昨晚很热情。” 瞿宁朝大她十岁,成熟魅惑的大叔一个,无数女人的理想老公。 但林暮跟他有代沟! …… 期末成绩上交,林暮体育不合格。 瞿宁朝二话不说,大冬天拎着她在雪地里跑步。 美其名曰:“身体不行,怎么满足我?” “瞿宁朝我要离婚!” 学校组织春游,林暮破洞牛仔裤加露脐装。 瞿宁
  • 作者:七月未央
    美艳的小三找上门来,一句“我怀了你老公的孩子”,让她三年的婚姻沦为笑柄。 她却只是淡淡一笑,“别开玩笑了,我老公不能人道。” 转身,一纸离婚协议狠狠的甩在渣男脸上,“楚凌臣,我们离婚!” 闻言,某人暴怒,“想离婚?先怀上我的孩子再说!” 简伊人没想到,只是一夜之间,这个原本对她不屑一顾的男人突然对她展开了猛烈的追求。 他步步紧逼,她节节败退,最后忍无可忍的吼道,“楚凌臣,你到底想怎么样?” 男人浅
  • 作者:竹瑶
    她抢了姐姐的男人,害得姐姐出车祸成为了植物人。 “我怀孕了!”孟冉用一张妊娠单如愿以偿地嫁给了自己暗恋了十年之久的顾晋宇。 之于顾晋宇来说,孟冉是个不折不扣的坏女人;他恨她入骨,却又不得不娶她。 她和他的婚礼当天,姐姐出了车祸。 “孟冉,这下你满意了?”抱着鲜血淋漓的姐姐,顾晋宇对孟冉歇斯底里地怒吼。 ……………… 顾晋宇恨孟冉,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结婚五年来他绯闻不断,对她百般挑剔;唯有,夫妻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