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重生之天才风水师

作者:弄笛状态: 连载日期: 5个月前

【曾经以为山水是她的归宿,后来发现,纵春风十里,不如上他】 周湄上辈子是个神棍,算透世间一切虚妄,可独独漏算了人心。 所有人都想要从她身上得到点什么,只有秦震澜不计一切的对她好,就算她最后毁了他。 这一世,周湄还是个玄学天才,冷心冷情,她决定独独就对他一个人好。 秦震澜觉得,这个第一次见面就脆生生跟他说要和他好的女人,真是太轻浮了! 可他……该死的竟然爱死她的轻浮! 周围的人都觉得秦震澜太宠这个来历不太好的女人,好到掏心掏肺,好到她要看他的真心,他都能够在自己胸膛上划个血淋淋的口子给她看,可就算如此,秦震澜还是觉得不够,他想要让她的眼里只有一个她。 在周湄眼里,秦震澜的外表像清教徒一样矜持严谨,内心却黑暗而优雅,像是中世纪的贵族。 在秦震澜眼里,周湄她很好很好很好,她眼底的独占欲让他沉醉。 而在外人眼里……谁又把这俩人形兵器放出来了?!! 本文延续上一本的风格,爽文宠文兼而有之,风水玄学题材。 推荐我的旧文《重生之名流商女》http://yynovel.motie.com/book/60091

《豪门重生之天才风水师》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弄笛
    【曾经以为山水是她的归宿,后来发现,纵春风十里,不如上他】 周湄上辈子是个神棍,算透世间一切虚妄,可独独漏算了人心。 所有人都想要从她身上得到点什么,只有秦震澜不计一切的对她好,就算她最后毁了他。 这一世,周湄还是个玄学天才,冷心冷情,她决定独独就对他一个人好。 秦震澜觉得,这个第一次见面就脆生生跟他说要和他好的女人,真是太轻浮了! 可他……该死的竟然爱死她的轻浮! 周围的人都觉得秦震澜太宠这个来
  • 作者:弄笛
    以前,唐静芸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人生大赢家!她一路从唐家的私生女奋斗成为唐家家主,不但灭了阴狠的哥哥,毁了外表白莲内心恶毒的姐姐,还把辜负母亲的生父送进了精神病院,登堂入室,执掌唐家,将唐家掀了个底朝天。这样的日子过到最后只剩寂寥,身边没有可信任的人。没曾想人生也可重来!既然重活一世,那么她决定,远离这些纷争。那些权势名利她已经看腻,那些阴谋阳谋她已经玩烂!为了避开前世纷乱,找了个男人结婚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闲鱼十千
    她意外救了一个小包子被带回家,一进门就听到小包子霸道的宣言:“这是我女朋友你未来的儿媳妇小生生。” 霸道总裁一脸严谨,“无小姐,为了防止我儿子早恋为了感谢你救了我儿子,我决定以身相许。” 小包子吃醋爆走,“顾延城,你最好离她远点,这是本宝宝的女人!” “臭小子,这是我老婆!” 【1对1男女主,萌宝神助攻祖传铲渣能手】 -----包子剧场 包子:小生生我爱你就像滔滔江水永不绝,我们私奔吧。 小生生:
  • 作者:落清浅
    一只帝王劫的下下签,让她当了替死鬼。重生之后地狱归来,谁敢挡路?处处筹谋精心布局,势要这天下再无可欺她之人!想毁我清白?我让你自取其辱!想让我当你棋子?我让你丢了富贵失了天下!还有你,滚下去给我娘陪葬吧!只不过,那个至尊皇子你想干啥?夺了江山送给我玩?昏君!谁知某皇子不要脸的凑上来,“乖,不叫昏君,叫夫君!”司城静:“夫你妹!!你咋不上天呢!”某皇子暧昧一笑,“我心不大,上你就成!”
  • 作者:猫小嫡
    他是s国横着走的大人物,有多横?举国上下都要礼让他三分。 一纸契约,她惹上了不该惹的男人。 “女人,惹了我就要乖乖为我生孩子” 男人步步紧逼,她逃,却无处可逃;躲,无处可躲。好!生完孩子她就走!可是他却再次把她绑回来,“谁说孩子只要一个的?我要一堆!”
  • 作者:慕容雪本尊
    我喜欢大女人,尤其是会来事儿的大女人。 作者微信号:sc240318280
  • 作者:握瑾怀瑜
    那年夏天,我寄宿在姐姐家……
  • 作者:望平安
    极度烧脑的作品,情节精采曲折,语言轻松幽默,乃是居家旅行,休闲娱乐必备的首选佳品! 大唐时代,李日知做为一个精通刑律的人,从小就开始破案,各种料事如神,各种被崇拜,可厉害了!
  • 作者:纸砚
    齐可可最大的梦想就是做一只米虫,每天吃吃喝喝,谁想奋斗一辈子,梦想马上就要实现的时候,一场意外,让她穿越到了一本书中。原身还是个炮灰!一个史诗级炮灰!一个含着金钥匙却活成狗的炮灰!齐可可表示,人生处处有意外,这个意外她很喜欢~默念三遍:珍爱生命,远离男主!!!诶?远离男主,男主你干嘛?救命啊!!!
  • 作者:唐加一
    风华正茂的顾锦川,有个从政的爸爸,有个经商的妈妈,有钱有颜有天有地还有未婚妻。落魄不堪的孟烟无父无母,孤寡伶仃,还以为男朋友谢天佑是个依靠,可最后——也不过是死在了他的车轮滚滚之下。当孟烟成为乔烟,她看穿一切镜花水月和蓄谋已久,上辈子受的痛,这辈子,一点一滴全部还回去!她步步为营踽踽独行,只为攀上江城第一金主。他昂首期盼望穿秋水,只为等待她的天后慢慢靠近。江城人人皆说,顾少生性薄凉,心无一物,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