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娇妻:凌少的心尖宠

作者:猫爷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5

推荐一本猫爷已经完结的书《浮生若梦》可以在网站搜索哦~ 惊鸿一瞥,他不惜动用所有势力,大海捞针,只为找到那个相似的她。 一场交易,两番景色,他步步为营,处处设计,不惜一切代价,只为将她禁锢在身边。 面对巨额医药费,她茫然无措,四处打工,操劳过度送医治疗,他傲立在床边,声音清冷:“要钱很简单,只要你嫁给我。” 一连七日,夜夜欢宠,刚毅的铁臂让她无处可逃,被迫承受他的所有,她以为自己很幸运被他看中,就在一片芳心沦陷时,他发泄过后,趴在她身上,嘴里念着的却是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 婚后她的生活天翻地覆,拿下奥斯卡,打败心机婊,开了挂的人生让她从此闪耀夺目。 人人都说他爱她,她却笑的心里发凉,因为她知道,自始至终。 他爱的不过是这张酷似前妻的脸,而不是她…… 但恢复记忆的那一刻,她却潸然泪下…… 【推荐票每天都有一张哈,卖萌打滚求票票~】

最新更新第346章 完结

《天价娇妻:凌少的心尖宠》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猫爷
    十里长街,纸醉金迷,自从来到这繁华璀璨的北京城,我便不再是我自己。每天穿的像个花枝招展的小妖精,笑看三千卷帘过客。回想那段日子,除了强颜欢笑,我能记得便是这些。我曾在最好的年华,遇上最错的人,一步走错,错入风尘,尝遍人情冷暖,笑看爱恨癫痴。似水年华,浮生若梦,在我想要放弃一切,彻底沉沦在欲望的都市时。有那么一个男人出现在灯火阑珊处,埋葬了我此生最真挚的情事。在凄风楚雨的年代,他捏着我的下巴,赤红着
  • 作者:猫爷
    推荐一本猫爷已经完结的书《浮生若梦》可以在网站搜索哦~ 惊鸿一瞥,他不惜动用所有势力,大海捞针,只为找到那个相似的她。 一场交易,两番景色,他步步为营,处处设计,不惜一切代价,只为将她禁锢在身边。 面对巨额医药费,她茫然无措,四处打工,操劳过度送医治疗,他傲立在床边,声音清冷:“要钱很简单,只要你嫁给我。” 一连七日,夜夜欢宠,刚毅的铁臂让她无处可逃,被迫承受他的所有,她以为自己很幸运被他看中,就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小火光
    我有一剑,诛斩鬼精!人之所魅,欲望无尽!侦探‘宁阳’,自从收到爷爷二十年前寄出的死亡包裹,便踏上一条离奇诡魅的探险之路!群号:583343866
  • 作者:水沐瑄
    “韩若一,我把你当弟弟,你特么却睡了我?” “是你叫我别糟蹋好女人了……” “敢情你就来糟蹋我?”丫丫的韩若一,你就是个纯种的王八蛋! 糟蹋无数次后…… “韩若一,你妈叫你回家结婚了!” “哦,我是不婚主义者!” 结果转眼就要跟别的女人结婚,太好了!我终于可以摆脱你了!可是,你往我肚子里塞个孩子是怎么回事? 推荐新文:一见成婚:大叔求放过 (新婚夜 冷大叔一身酒气:“冷太太,该侍寝了!” 冷太太:
  • 作者:青棘
    莫名其妙变成一只十岁小萝莉,莫名其妙又获得一个‘嘴强王者’系统。她可以在直播的时候,将脑子里面的各种不可思议的骚操作实现出来!绝地求生30杀吃鸡,LOL满血秀死faker,狼人杀秀翻全场。唱歌直播?全能天王歌喉,听过一遍就能直接唱出来,甚至唱得更好。无数星探来挖?抱歉,我可不当什么大明星,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做直播。一只逆天小萝莉的直播之旅,无意间搅动起整个世界。然而她最大的心愿,只想静静的做一只鸽王
  • 作者:悠悠一片云
    “待我重归之时,我将颠覆七域九州,主宰万千星辰!”这是一名现代少年对消逝的少女所许下的誓言......
  • 作者:荷包蛋挞
    某一天,黑暗降临,无数怪物冲出黑暗攻击人类。同样一天,城市的中心升起了一座水晶枢纽,在这里可以转职成英雄联盟中的英雄,购买符文,打造装备,兑换传说中才会出现的物品。重生十年,曾经只是一名普通射手的楚天河看着手中的传承神兵暗裔魔镰,露出了一缕冷酷的微笑。转职影流之镰,弥补曾经的遗憾,为了生死与共的兄弟,为了不离不弃的恋人,天河抛弃了曾经的懦弱与伪善,走上了一条自己的杀戮之道。“孩童已死,杀手永存。”
  • 作者:out
    五帝临三国,谁是真命主?随便写点东西,莫要认真
  • 作者:静沐暖阳
    我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却也是名不见经传的十八线明星。 我的职业很特殊——裸模。 脱下衣服,我可以是章子怡,也可以是唐嫣;穿上衣服,我什么也不是。 这个行业很难混,钱不多,水很深,人人自危。 在这冷漠的年岁里,我曾一度彷徨无助。 直到那个名叫莫天恒的男人闯入我的世界。 他说,“凌歌,你此生都将活在黑暗中。” 我注定活在黑暗当中,和他在岁月的尽头彼此蹉跎。 可莫天恒,你知道么?我此生最大的错,就是用尽
  • 作者:菲叶
    误把总裁当做贩毒分子,季晓鸥也真算得上是史上第一人了。 季晓鸥只想安分地过一生,结果,遇上了秦暮天,她的生活过得比小说还要精彩。 面对秦暮天的各种柔情加霸道攻势,季晓鸥只想逃得远远的,总裁,我们不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