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情

作者:奕浅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5

举世传言,秦君爱魏夫人,深爱不已。 但只有魏夫人知道,秦君所爱在她,更在整个秦国。 秦人可恶,却也可爱。 她愿为这烈士死国之忠贞,守秦国,也守秦君。 战国乱世,烽烟并起。 唯有西秦这一方国土,是可泊港湾。 唯有秦君这一片深情,是心之归属。 赢驷,我爱你,亦如你爱秦国。 ------------------------------------------------- 魏黠:秦王总揣着那个十八连环,不知情的还以为他心智未开呢。 赢驷:寡人迟早要把魏黠那满嘴的尖牙给拔了! 赢华:他们都说高昌娶了我,就跟守活寡似的。 高昌:公主说什么都对,唯独这句,能娶公主,是高昌三生有幸。 ---------------------------------- 微博@奕浅_,欢迎交流玩耍。 站内搜索奕浅,可阅读其他作品。

最新更新第116章 送魂

《溯情》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奕浅
    举世传言,秦君爱魏夫人,深爱不已。 但只有魏夫人知道,秦君所爱在她,更在整个秦国。 秦人可恶,却也可爱。 她愿为这烈士死国之忠贞,守秦国,也守秦君。 战国乱世,烽烟并起。 唯有西秦这一方国土,是可泊港湾。 唯有秦君这一片深情,是心之归属。 赢驷,我爱你,亦如你爱秦国。 ------------------------------------------------- 魏黠:秦王总揣着那个十八连环,
  • 作者:奕浅
    如果你爱我,为什么我不能在你眼里看见我的影子? 如果这份记忆有偏差,那么你爱的那个人是否就是真正的我?
  • 作者:奕浅
    【实体书已经上市,当当有售,还请小天使们多多支持】 她一生听过的这许多承诺, 究竟哪一个能免于流离失望,一生不老? ----------- 她有一匹马,承渊告诉她,那叫清携, 他是青边水,护她一生,永不分离。 她有一架琴,渐离告诉她,那叫青携, 她名中的青,只要她相伴,天涯即归处。 她恨过,也爱过,只是在战火里都被烧成了灰。 她追过,也躲过,却被阴谋和欲望弄得遍体鳞伤。 朝来暮往,时光抹去了帝都旧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安思源
    我认真读书,拼命工作,踏实赚钱,努力生活、拾金不昧,助人为乐,尊老爱幼,可是在我爸妈和我们家那些亲戚眼中,现在的我就只是个不结婚、不生孩子、沉默寡言、性格孤僻、连个男朋友都交不到的怪物……
  • 作者:旧时猫巷
    无意间撞见惊天阴谋,她跳楼逃生,奄奄一息之际他从天而降救了她。 转天被莫名的带入了婚礼,他冰冷的说:“假扮一天新娘,抵了救命之恩,你我两清。” “好。”她爽快答应,却不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 “婚礼为何会全球直播?” “总裁想让那个女人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这场婚礼。” “我以后还怎么嫁人?” “夫人您不用再嫁了,总裁已在车里等您,现在就带您去登记。”
  • 作者:青草小鱼
    凌雪墨,来自现代的杀手,因一场意外,穿越至修仙世界,成为大晋皇朝第一世家的千金大小姐——任人宰割的废柴千金小姐!不幸的是,凌家被奸人陷害,自身难保,非但给予不了凌雪墨任何帮助,反而让她陷入更危险的境地。被亲情牵绊,凌雪墨决定留在凌家,凭一己之力,把那些欺负过他们的人,通通送往地狱。---她在离镜森林里捡到了一个昏迷不醒、长得好看的男人,这人醒来以后,就赖在她身边不走。先是以不容拒绝的口吻,提出用以
  • 作者:小黑
    一个春梦让我无故怀孕,神秘来电告诉我怀的不是人,而是僵尸!
  • 作者:白姬绾
    ☆梦华·千秋 合虚天极初见缘,玉京观星定江山。 九州万里战鼓催,风华一剑天下寒。 融雪为泪悲英雄,落花成冢葬红颜。 碧血凝作丹青史,千秋一笔书云烟。 ☆内容简介: 动荡乱世,群雄逐鹿。她是不世将才,侠骨铮铮,于烽火中拂铁衣,挥长剑,讨伐诸侯,戎马征战。侠骨柔情的女将,断情绝爱的帝王,野心勃勃的诸侯,都是九州中应劫而动的棋子。一梦醒来,不记万里山河,不记戎马当年。 “一世风华,千秋万代。”是荆棘缠绕
  • 作者:沉溺于美
    本以为换个环境就会迎来新生活,没想到第一天入住新居就放出一只狐狸精! 传说中的狐狸精不都应该是大胸脯、大屁股的妖娆美女。 可眼前这个男妖是肿么回事? 望着一步步逼近的妖怪,顾子扬彻底不淡定了。 难道他要吃了自己? 老子不发威,你当偶是Kitty猫咪! 符咒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我收!收!收!” 纳尼?为毛没用! “你......你......不要过来啊!” 妖孽狐仙攻x傲娇轮回受 PS:简介无能
  • 作者:凉了琉璃
    “某报写何小姐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二位怎么看?”何尽欢巴眨眼睛,无辜又无赖:“世上麻雀何其多,唯独我变身凤凰,很好,很强大。”秦纵遥勾唇浅笑,意味且深长:“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傍晚散步。何尽欢嘟囔:“有点无聊呢。”秦纵遥淡答:“养花弄鸟,悠然自得,不好吗?”“哪有养鸟?”侧头瞥见某人嘴角噙着一缕坏笑的样子,何尽欢脸红顿悟——为什么当初还会觉得这男人清冷寡言?明明是闷骚至极呀。——
  • 作者:苏沫朵朵
    直到后来,盛西澜才慢慢想通,他于顾安风而言,只是一夜情罢了。 殊不知顾安风从一开始就弄错了人…… 这是段阴差阳错的爱情,这是一段苦中带涩带甜的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