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缠欢:总裁大人你别撩

作者:暄宜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5

养母把她当礼物,却被他将她误认为旧念,强势掠夺吃干抹净! 但是为什么莫名其妙这尊总裁大人就带着自己去领证了? “沈先生,我喜欢这道菜。”这菜的厨师第二天成了家里的厨师。 “沈先生,我喜欢这家的包。”这家的设计师以后只为她一人设计。 “沈先生,我出门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跟在我身后?”她走在街上,凝眉望着那高大的男人,以及身后数百名保镖,露出尴尬神色。 沈奕拍拍胸膛,认真回答:“保护你啊!” 可是这么大的排场,出去会吓到人的啊! 从此,她被他缠上。 婚前的她想着怎么结婚,婚后的她想着怎么离婚。 “沈先生,到底怎么样你才能放过我?” “若是按照正常恋爱顺序,你和我十六岁就应该认识,你足足迟了2年。从现在开始,你就按照一天三次还债!” ————————————————————— 关于加更 推荐票 满500加更 打赏满10000 加更 ——————————————————

《蚀骨缠欢:总裁大人你别撩》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暄宜
    养母把她当礼物,却被他将她误认为旧念,强势掠夺吃干抹净! 但是为什么莫名其妙这尊总裁大人就带着自己去领证了? “沈先生,我喜欢这道菜。”这菜的厨师第二天成了家里的厨师。 “沈先生,我喜欢这家的包。”这家的设计师以后只为她一人设计。 “沈先生,我出门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跟在我身后?”她走在街上,凝眉望着那高大的男人,以及身后数百名保镖,露出尴尬神色。 沈奕拍拍胸膛,认真回答:“保护你啊!” 可是这么大的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任恩硕
    古运河蜿蜒两千年,月余日古稀老翁、真假恋人、天真孩童相继丧生,运河鬼魅索命谣言疯传,人心惶惶,满城风雨。 实习法医秦暖第一次独立尸检,冷刀下是相依为命的爷爷,骨血至亲,职业恐惧,她将放弃逃离,还是困顿坚守? 致命邂逅冷知信,他到底要倾心守护,还是要虐心相杀……
  • 作者:昀泽野
    陆央央第一次见到顾霆深的时候, 从后排被人踹了一脚,人没有飞到前排。 手里的话筒却跟他高挺的鼻梁直接打了个正着。 第二天,各大报纸网站的法制版面,终于不再配一张某人标准的万年冷峻拒绝采访脸。 自此,这张顾霆深流着鼻血说着无可奉告的照片,成了当年网上的十大热搜图片。 ...... 陆央央第一次亲到顾霆深的时候, 从电梯下来,气势之汹汹地抓了个人的衣领就问顾霆深在哪里。 进了门一看没有其他人,胆子一肥
  • 作者:慕容歆儿、
    他恨她入骨,夜夜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薄情到,前一刻还与她翻云覆雨,后一刻又她送到另一个男人身下。 她挣扎、割舍、逃离; 却被他抓回,在她心爱的男人面前,尽情的占有她。 她誓要挖了他的心,碎了他的骨。 可是百转千回,她暖了他的心,动了他的情。 他给她世间最深的情,最痴的爱,最腻的宠,却唯独给不了她婚姻。 “我要结婚了。”他望着她,眸中是一闪而过的期盼。 “新婚快乐。”她只是扬唇浅笑,转过身,
  • 作者:竹君二妹
    结发之情抵不过一出设计,青梅竹马抵不过她赵薇婷趁虚而入,离婚,堕胎,她失去了曾以为拥有的一切,自美国归来,她星途坦荡却遭小三挑衅,歹人刁难,前夫染指。
  • 作者:棠红棣雪
    奶奶绝症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 男友和闺蜜被抓奸在床 在她人生最糟糕的时候,他翩然而至,告诉她:“他不娶你,我娶你。”。 他在她狼狈之时护她周全,却也一纸契约让她万劫不复。 沐浴经年,爱恨情仇,终究抵不过岁月流逝。 可绝望似乎从来都没有尽头,身世之谜更是将她彻底的压垮。 她不知道她是是谁,更不知道这场冗长的灾难何时才能结束。 但多年之后,她却永远记得,苏牧沉说:卿卿,我带你回家!
  • 作者:桐歌
    我的未婚夫背叛我,在买醉后我也如法炮制的与另一个英俊的男人滚在一起。 他教我怎么装扮自己,教我怎么用女人最大的武器给敌人致命的一击。 他帮我报仇,但要求用同等的报酬交换,而同等的报酬就是做他的女人。 我前期抗议,最后还是沦陷。 这年轻的二十五岁,我遇见了狗血的剧情,小三儿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奇葩婆婆对我要求甚严,而前未婚夫是个标准的妈宝男。 就连现在的丈夫,也是怀有目的的接近。 我的生活很普通,但又
  • 作者:黑颜
    一个人为了生存能做什么?别人眉林不知道,但她可以为之付出一切,包括身体和尊严。她渴望生命能像二月里的春花一样开得肆无忌惮,哪怕短暂!现实中她却活得如同淤泥里面的癞蛤蟆,缩头缩脑,丑陋而肮脏。 她只知道,有了命,才能谈其他。连命都没了,还有什么可说的?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最终她竟会栽在慕容璟和那个浑蛋的手中。 那个曾把她当成玩物去讨好另一个女人,也被她狠狠回报过的男人——那个小肚鸡肠睚眦必报的男人。
  • 作者:凉豆子
    午夜的酒店,我从身后抱紧他, “裴遇凡,娶我!”我的心狂跳。 他回过头来,目光微冷“理由?” “我配你,正好!”我极力掩饰紧张。 我自信有一天他会爱上我。 然而当情深化为利刃,当我跪下求他, 他却冷笑,“苏锦年,两周年礼物还喜欢吗?” 两年婚姻终到头,我成了全城笑话。 三年后,物是人非, 他把我抵在逼仄的试衣间里,“怎么,你男人不行?小了!” “裴总,请放手!”我低眉顺眼只为息事宁人! “不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