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婚

作者:鱼乱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5

凌夏从来没有想过,她有一天会踏进一场没有感情的婚姻。 闵杰是个gay,凌夏却不是les。 两个人结婚,可是说是各取所需。 闵杰需要一个欺骗父母的借口,凌夏需要的是一段无实的婚姻。 闵杰是有爱人的,凌夏并不是很清楚那是谁,只知道是家上市公司的老总,典型的高富帅,在她和闵杰注册之前的一个月刚刚和别人举行了婚礼。 凌夏一直觉得报复那个人才是闵杰和自己结婚的目的。 可她却没有想到,一场有名无实的形婚,会在有一天,被冠上了名!

《伪婚》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鱼乱
    凌夏从来没有想过,她有一天会踏进一场没有感情的婚姻。 闵杰是个gay,凌夏却不是les。 两个人结婚,可是说是各取所需。 闵杰需要一个欺骗父母的借口,凌夏需要的是一段无实的婚姻。 闵杰是有爱人的,凌夏并不是很清楚那是谁,只知道是家上市公司的老总,典型的高富帅,在她和闵杰注册之前的一个月刚刚和别人举行了婚礼。 凌夏一直觉得报复那个人才是闵杰和自己结婚的目的。 可她却没有想到,一场有名无实的形婚,会在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魅惑天下
    二十岁的生日,她盛装出席,参加的却是心爱之人的婚礼。 他护她宠她二十年,却最终抵不过另一个男子埋在两人之间的那根刺。 越纯洁的爱,越禁不起瑕疵。 站在她身边的男子,早已不是她的青梅竹马,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笑意,冷眼看着她痛他悔。 有一种爱,叫我爱,就要强抢豪夺。 有一种情,叫我爱,舍不得你痛。
  • 作者:六六,
    多年前的一场误会,她离开,归来时已经是两个腹黑宝宝的妈咪,而他又再次闯入她的生命里。 她在医院被人欺负,他直接甩一大把钱给医院,让那些人每天都守在她的办公室门口给她道歉。她说她被人用手指指着骂了,他叫人把人家的手指掰断,治好,再掰断。 她说她带着两个孩子被人指指点点,他立即让已经下班的民政局的人回来给他们办理小红本。 她说她累了,他一把把她甩到床上去,邪笑看着她:“那我们就就寝吧,顺便帮你补补身子
  • 作者:磨剑少爷
    一代特种兵王秦少虎秘密退役,归隐都市,邂逅如花似玉的千金大小姐,两情相悦,却受情敌威胁。一怒之下,他左手江山,右手美人,大杀四方。多年以后,他叼着雪茄,问身后一群兄弟,那滔滔江湖,除哥之外,谁敢称人物?
  • 作者:南夏微凉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丈夫背叛,妹妹上位,曾为闺蜜的小姑子亲手递上离婚协议。 夏茹璟本以为人生中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 可转身,一场精心设计的豪门盛宴,她沦为商业权益的牺牲品被继母打包送入虎口,却阴差阳错的睡了他第一次—— 傅瞬尧,低调俊逸,A市权倾天下的钻石男,华盈集团的掌权者。 她说:我是有夫之妇,可以用任何的形式对你负责,唯独婚姻不可。 可他却说:夏茹璟,我唯独只缺一桩婚姻,一位夫人,而你是
  • 作者:白澜
    在历经男朋友背叛,两年看似平静的生活被名义上结婚的丈夫突然以“被逼婚,自己又不想犯重婚罪”的理由出现在她家里打破以后。 她的生活里充满了各种技能高能开挂。不露声色的装逼打脸。而她也爱上了那个冷清倨傲的男人,熟悉上他的味道,贪念上他的温存方式。 不知道的父辈纠葛,历经惊险的离婚风波以后,一场车祸,丈夫失去了记忆…… 只是,失去记忆的丈夫,恢复了他残酷冷冽的本性,她在商务车里,被压在他的身下痛苦的折磨
  • 作者:茶不思饭.
    茶茶的新文《此生与你,不过相逢》正在连载——请右上角搜索【5613】或书名【此生与你,不过相逢】 她,身在豪门,却被自己的渣男丈夫当成赌债的输给别人,为还债无奈签下卖身契约…… 他,气宇不凡,乘风而来,强迫她做自己的内人,并利用她一步步开展自己的报复…… 离开豪门,她本想心门紧闭,踏破红尘,而他以霸道之势,挤开她的心门,夜夜与她造人。 “苏槿言,你对我的服务还满意吗?” “你要是温柔点,我给你加钱
  • 作者:千书
    PS:新文已开。 http:///index.php/Cbook/Index/id/5336 《掉进你的温柔陷阱》书号【5336】 ———————————————— 她原本是去捉奸的,却在陌生男人床上上了各大新闻媒体的头条。 一夜之间,她成为A市所有女人嫉妒的对象,也成了老公眼里痛恨的出轨女人。 净身出户,转身才发现原来老公和闺密原来早已苟且在一起! 原来这一切不过是他们设计她的圈套! …… 得知
  • 作者:玖华
    她被亲生父亲拿去做交易却阴差阳错与他发生过了关系。 暧昧上瘾,他屡次索取不肯放过她。 她苦苦哀求却被他要的更深,她分辨不清,一头扎进了他的温柔陷阱。 “叶遥,你是我的,我爱你,这辈子你都别想逃。” 无奈现实却给了她一个响亮的巴掌,他的爷爷命人炸死她,她狼狈出现在他面前,他已经搂着娇妻宣布结婚的消息。 她连夜出国,多年涅槃归来,身边还有两个萌宝,她去打脸,才知那个日思夜想的男人早已经失去了记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