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爱情无关风月

作者:绯语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5

我总是以为,只要我守住这份婚姻,不去触碰他的底线,总有一天他会回头看看站在身后的这个女人。然而,他的不在乎终究是伤透了我的心。 可当我幡然醒悟,决心离开的时候,他却将我圈在怀里,禁锢在他的世界里。 我不懂,顾正南,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顾正南说,“梁旖,你只能是我的女人。” 当他的冷漠化为柔情,我却不敢再交付真心。 “顾正南,如果你给我的,和你给别人的是一样的,那我就不要了。”

《我们的爱情无关风月》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绯语
    我总是以为,只要我守住这份婚姻,不去触碰他的底线,总有一天他会回头看看站在身后的这个女人。然而,他的不在乎终究是伤透了我的心。可当我幡然醒悟,决心离开的时候,他却将我圈在怀里,禁锢在他的世界里。我不懂,顾正南,你到底要我怎么样?顾正南说,“梁旖,你只能是我的女人。”当他的冷漠化为柔情,我却不敢再交付真心。“顾正南,如果你给我的,和你给别人的是一样的,那我就不要了。”<
  • 作者:绯语
    我总是以为,只要我守住这份婚姻,不去触碰他的底线,总有一天他会回头看看站在身后的这个女人。然而,他的不在乎终究是伤透了我的心。 可当我幡然醒悟,决心离开的时候,他却将我圈在怀里,禁锢在他的世界里。 我不懂,顾正南,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顾正南说,“梁旖,你只能是我的女人。” 当他的冷漠化为柔情,我却不敢再交付真心。 “顾正南,如果你给我的,和你给别人的是一样的,那我就不要了。”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旖旎梨花
    十年前,他家破人亡,债主上门追债,他被打得面目全非,她英勇出现。 “放开这位大哥哥!” 十年后,他留学归来,以A城第一精英的身份出现,拥有完美的脸庞,难以高攀的地位。 此时,她已有男友在侧,他则以她“姐夫”的身份出现。 …… 霍彦朗将慕安然强势推倒。 “谁是你姐夫?事情还没发展到那个地步,现在叫这个好像早了点。” “我有男朋友的!” “谁承认你有男朋友了?你们那种小孩子玩过家家似的感情,能作数吗?
  • 作者:如斯女子
    “宝贝,昨天晚上老公的表现还满意吗?”看着小娇妻红通通的小脸,白霄就忘记了什么是矜持。(原创火星小说网,QQ群640543089,正版每天签到可免费阅读本书!) “闭嘴,这么多人在你也不害臊。” 原本以为是个高冷的首长,睡了之后凉笙才知道,其实是只大尾巴狼。 “老婆,晚上咱不住校了,回家吧,我好饿!” 某首长开始撒娇,说好的冰山脸呢?说好的高冷男人呢? 本文是一个没有虐,满满宠,满满爱的文,女主为
  • 作者:无语的命运
    “我大明终其一朝315年,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铁骨铮铮,唯我大明;甲申天变,神州陆沉;大好河山,遍染腥膻;汉家儿郎,誓不为奴!永历十三年,郑成功北伐,这本是一场毫无快乐的痛——最优秀的将领阵亡了,再次北伐的本钱输光了。这一年,朱明忠意外的来到大明,成为郑成功麾下一小卒……
  • 作者:灼零
    穿越者,重生,带系统,居然还打不过本地的土著土豪?这个异界究竟是有多难?可能是史上最险恶的异界了吧?
  • 作者:螳螂
    我终于遇见了我心中的完美男神,认识的第一天,我和他就....... 与其说我们旗鼓相当,不如说我们情逢敌手。 在爱情的博弈中,我以为我可以笑到最后。 可是,他却让我输的体无完肤。 他会在每一次我动了真情的时候,给我当头一棒。 那一晚缠绵,我动着情:“你会娶我吗?” 他却清醒的要命:“不会。” 果真,他不会娶我。 我和她未婚妻斗智斗勇,最终她们取消了婚约。 我以为他可以娶我了,但换来的却是他和另一个
  • 作者:安思源
    你恨这朝堂佞臣当道,你恨这世间好人无好报,你恨这天地不公不仁 于是你提三尺长剑上斩昏君下斩小人,你满腔热血,替天行道 可你未曾察觉——当初斩龙的少年,渐渐长出了龙鳞
  • 作者:花匠先生
    怪胎杜若予有个怪能力,但凡看见尸体,那尸体就要在她眼前活过来。 为此,她长得像人,却活得像鬼。 …… “等、等等!”卫怀信悄悄擦掉后颈上的白毛汗,谨慎道,“我从小到大,都是无神论者。” 杜若予无趣地盯着他看,一眨不眨,直把他看到汗毛悚立,才嘿嘿嘿,露出个诡异阴森的笑,“人生漫长多舛,不要只看前路,不问来程啊。” “……你想说什么?” “只是想提醒你往后看,”杜若予无辜耸肩,“毕竟你后脑勺那位,一直
  • 作者:静静爱
    从今天开始,我不要再做那个丑陋寡言的灰姑娘!我要你爱我!要你恨我!就是不要你廉价的同情!等着吧!我会让我的影子刻在你心上,挫骨扬灰也无法忘却!我会用最清纯善良的笑容,做尽一切阴暗卑劣的事情!——本文已出版,实体书名为《假面潘多拉》。简介如下:南穆欺身吻上林音,“姐姐,我可以做你的第一个男人吗。”林音慌忙推开他,“我有男朋友,我不能对不起简……”不等她说完,南穆便将她推倒在床上,他的呼吸落在她发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