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宠婚:老公,你的矜持呢

作者:一抹清浅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你有一个月的身孕了。” “你不要,可以留给我吗?” “我的孩子自然不能流落在外。如果你想留下他,那就和我结婚。” “为了孩子和我结婚,你会后悔的。” “不结婚,我才会后悔。”凌弈然的嘴角微微勾起。 一个黑道总裁,霸道不羁 一个豪门私生女,温柔坚忍 因一场陷害,从此两人的命运相连 霸道总裁顷尽一世柔情只为红颜,宠她,护她 “总裁,爱,也要矜持些!”

《盛世宠婚:老公,你的矜持呢》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一抹清浅
    “你有一个月的身孕了。” “你不要,可以留给我吗?” “我的孩子自然不能流落在外。如果你想留下他,那就和我结婚。” “为了孩子和我结婚,你会后悔的。” “不结婚,我才会后悔。”凌弈然的嘴角微微勾起。 一个黑道总裁,霸道不羁 一个豪门私生女,温柔坚忍 因一场陷害,从此两人的命运相连 霸道总裁顷尽一世柔情只为红颜,宠她,护她 “总裁,爱,也要矜持些!”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加州
    三年前家族破灭,夏筱筱被心上人贴心照顾。三年后得知真相,她毅然决然弃他而去,拼进一身力气为复仇,却窥探出一场阴谋! 韩辰说:“夏筱筱,如果得不到你,毁了你又怎么样?” 宫溟笑:“你还有一次机会回到我身边。” 而这一切,都在她拿到孕检的那一刻骤然崩塌! 推荐新书 你擒我怨,老公别撩我 风过八百里,你在哪里 谢谢大家喜欢
  • 作者:九尾夭夏
    为了挽救家族危机,她被父亲逼着去爬那人的床,那个双腿瘫痪,喜好男风的晏家二少! 从此,成为了他的玩物,他的工具! 明知道他非良人,却暗生情愫。 当她以为他们或许有情的时候,她被绑架,胎死腹中。 -------------------------------------------------------------- 半年后,男人压着她在床上施暴,亲手掐的她口不能言。 昏沉之际,以她的血为他续命…
  • 作者:西米V
    继父烂赌,为了五万块钱,我卖了我的第一次。 为了钱,我再一次匍匐在他的脚下,才知道他是人人敬畏的江城厉少。 *** 厉丰年掐着我的下巴,锐利的眼神像是要割开我的皮肉一样。 他说:“你以为怀了我的种,就能让我娶你了?” 就这样,怀着三个月身孕的我,代替他心里的女人,送给了他的死对头。 在不能讲爱的滚滚风尘中,我却痴心已赋,错爱经年。 ----- 关于更新:文章一天两更,每更三千,一更九点,二更十一点
  • 作者:苏叶籽
    当我遭遇前所未有的背叛,落入闺蜜和爱人设下的圈套,霍靳琛的出现,将我带出所有的阴霾。 他对我百般宠爱,让我陷入其中,我以为他是爱我的,我毫无保留的扑过去,却被他亲手推开,抱着另一个女人让我滚。 我浑身是血的躺在血泊中,孩子从我腹中抽离,我才幡然醒悟,原来我爱上的只不过是一个薄情之人。 我承受着剥皮抽筋的痛楚,从自我封闭的状态中醒来,得知的只是他结婚的消息。 我恨吗?我恨,我使出浑身解数破坏他们的关
  • 作者:砚舞天下
    天下最倒霉的事莫过于,嫁给自己最爱的人,却在领证的当天,被逼签下离婚协议书。 离婚之后,瑾色拍屁股潇洒走人,而那个人却拦住她的去路,“吃了老子还想跑?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道理!” 瑾色拿出离婚协议书丢在他面前,笑的妖娆决绝,“抱歉,咱们离婚了! 本以为终于解脱,某人却在离婚后,进她的房,爬她的床,缠她的人…… 在无数次被吃干抹净之后,瑾色终于忍无可忍:“容非衍,你这个无耻的混蛋!” 某人淡定的搂着她
  • 作者:卿尔
    异国他乡,与初恋情人一夜缠绵后,狠心被弃。 挺着孕肚找个老实人嫁了好好养闺女,却不想温文尔雅的丈夫一朝变脸,半夜带着无颜貌丑心机毒的小三,客厅缠绵。更对她羞辱至极,夺她苏家的财产,她让!害她女儿,休想! 隐忍不发,只待一击必杀。花式完虐,前夫一路走好不送! 送女儿去医院的路上惊魂一撞,那个男人如鬼魅一般缠上了她! 民政局门口。“你女儿在我手里,给你三分钟跟他离婚,跟我结婚!”厉千勋冷眸闪烁。 “苏
  • 作者:我讨厌香菜
    推荐一本朋友的书《余生再没有一个你》,很好看哦! 她性冷淡,于是闺蜜爬上老公的床,替她生孩子,反手甩下她与人欢好的照片,指骂奸夫淫妇,恬不知耻。她却脚踩白莲花,微笑应答。 江中全市哗然,远大公子居然还有这样一个不会下蛋的妻子和着急下蛋的小三。 步步为营中,顾季扶住她的腰,向全世界宣布,“我就是南琴的奸夫。” 于是江中全市更加炸锅,顾大总裁居然会喜欢一个不会下蛋,又是二婚的女人。 夜里,南琴双手护于
  • 作者:苏小调
    一场意外流产,导致不能生育。 却从老公衣服里面翻出一张小三的孕检报告。 为了维系这个家庭我一再选择忍让,婆婆骂我贱人,老公指着我的鼻子叫我滚! 直到小三挺着大肚子登门拜访,搂着我老公的手问我,“沈青柠你为他们家做牛做马这么多年,还不是这个落得下场。” 我淡漠道:“两条腿的青蛙不好找,可三条腿的男人遍地都是,你想要,拿去就是。” 心灰意冷之际,一个男人出现在我的面前,递给了我一张离婚申请书。 “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