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女国医:姜灼传

作者:轻拢慢捻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5

姜灼,历史上的第一位女国医。一场陷害,生父一家满门抄斩,她被养父带走。一场瘟疫,养父献身于救治之中,只留下她和幼弟。几次生死离别,让姜灼看清了生命的脆弱,她继承父志,历经磨难,几经倾轧,最终撇开男女歧视,走入皇宫,成为太医署中,第一也是唯一的太医令,被称为第一女国医

《第一女国医:姜灼传》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轻拢慢捻
    文物是一个朝代的文化缩影,是古国文明中的璀璨瑰宝,但或因岁月腐朽,或因战争波及,或因偷盗抢掠,使得它们残破不堪,不复往日光彩。 而它们需要这样一群人,帮助它们,读懂它们,替它们发声,讲述当年的秘密。 这,就是文物修复与保护工作者们,存在的意义。 对秦桑来说,陆行止的意义,大概也是她记忆中,最浓墨重彩,无法抹除的部分,每次响起,都带着刻骨铭心的痛。
  • 作者:轻拢慢捻
    姜灼,历史上的第一位女国医。一场陷害,生父一家满门抄斩,她被养父带走。一场瘟疫,养父献身于救治之中,只留下她和幼弟。几次生死离别,让姜灼看清了生命的脆弱,她继承父志,历经磨难,几经倾轧,最终撇开男女歧视,走入皇宫,成为太医署中,第一也是唯一的太医令,被称为第一女国医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拨弦的人
    坐牢两年,我从风光跌入困顿。 丈夫离婚、公司破产、父亲去世…… 一贫如洗,我受尽奚落白眼。 ***************************** 四处求谋生,辛酸讨生活。 我却邂逅了一个混蛋。 他讽刺我、挖苦我、嘲笑我,却又在我鲜血淋漓去无退路时给我温存照顾我。 ***************************** 我渐渐迷失身心,可他却在一次酒后暴露本性: ——“何槿楦!这不过是我报
  • 作者:白菅
    结婚三年才入得家门,却眼睁睁看着丈夫琵琶别抱,搂着小三在她面前亲热。 她伤心欲绝,却不甘心多年痴恋,付诸流水,究竟要她怎么做才能温暖丈夫那颗只对她冰冷的心? 她本以为等到两人之间误会解开,便能守得云开见月明,误会解开之日却遥遥无期…… 待到被伤的体无完肤,终于决定要放弃,他却向世界宣布他对她的所有权,是真心还是又一次的玩弄?
  • 作者:雪行
    曾经,她为男友顶罪,高三被劝退辍学。后来,私生子出身的男友摇身一变,成为名门富少,与富家千金订婚联姻。 在她最穷困的时候,连死了一条高贵的宠物狗,都能把她压的喘不过气来。幸好,狗的主人通情达理,与她达成了协议。他给她庇护,她还他婚姻。 她以为她遇见了人生的贵人,谁知是另一场爱情的浩劫。一切,都只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 “你说过,我们只是契约婚姻!”她在新婚夜,被丈夫压在身下,惊恐地拒绝。 “但该履
  • 作者:一抹清浅
    “你有一个月的身孕了。” “你不要,可以留给我吗?” “我的孩子自然不能流落在外。如果你想留下他,那就和我结婚。” “为了孩子和我结婚,你会后悔的。” “不结婚,我才会后悔。”凌弈然的嘴角微微勾起。 一个黑道总裁,霸道不羁 一个豪门私生女,温柔坚忍 因一场陷害,从此两人的命运相连 霸道总裁顷尽一世柔情只为红颜,宠她,护她 “总裁,爱,也要矜持些!”
  • 作者:加州
    三年前家族破灭,夏筱筱被心上人贴心照顾。三年后得知真相,她毅然决然弃他而去,拼进一身力气为复仇,却窥探出一场阴谋! 韩辰说:“夏筱筱,如果得不到你,毁了你又怎么样?” 宫溟笑:“你还有一次机会回到我身边。” 而这一切,都在她拿到孕检的那一刻骤然崩塌! 推荐新书 你擒我怨,老公别撩我 风过八百里,你在哪里 谢谢大家喜欢
  • 作者:九尾夭夏
    为了挽救家族危机,她被父亲逼着去爬那人的床,那个双腿瘫痪,喜好男风的晏家二少! 从此,成为了他的玩物,他的工具! 明知道他非良人,却暗生情愫。 当她以为他们或许有情的时候,她被绑架,胎死腹中。 -------------------------------------------------------------- 半年后,男人压着她在床上施暴,亲手掐的她口不能言。 昏沉之际,以她的血为他续命…
  • 作者:西米V
    继父烂赌,为了五万块钱,我卖了我的第一次。 为了钱,我再一次匍匐在他的脚下,才知道他是人人敬畏的江城厉少。 *** 厉丰年掐着我的下巴,锐利的眼神像是要割开我的皮肉一样。 他说:“你以为怀了我的种,就能让我娶你了?” 就这样,怀着三个月身孕的我,代替他心里的女人,送给了他的死对头。 在不能讲爱的滚滚风尘中,我却痴心已赋,错爱经年。 ----- 关于更新:文章一天两更,每更三千,一更九点,二更十一点
  • 作者:苏叶籽
    当我遭遇前所未有的背叛,落入闺蜜和爱人设下的圈套,霍靳琛的出现,将我带出所有的阴霾。 他对我百般宠爱,让我陷入其中,我以为他是爱我的,我毫无保留的扑过去,却被他亲手推开,抱着另一个女人让我滚。 我浑身是血的躺在血泊中,孩子从我腹中抽离,我才幡然醒悟,原来我爱上的只不过是一个薄情之人。 我承受着剥皮抽筋的痛楚,从自我封闭的状态中醒来,得知的只是他结婚的消息。 我恨吗?我恨,我使出浑身解数破坏他们的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