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诡三国 > 第2165章名人高士

第2165章名人高士(1 / 2)

武关以北,蓝田左近。

绵延的大营展开,在细细的雪花之中就像是一个个的白馒头。

斐潜在中军大帐之内端坐,一旁的火盆提供了热量,使得在军帐之中,也并不会觉得太过于寒冷。

斐潜正在看着桌案上的几枚新版的骠骑钱币。

不知道为什么,当手里摆弄这些叮叮当当的钱币的时候,多少都有一些愉悦感,即便是斐潜知道这些钱币对于当下的自己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实际上的用途。

斐潜自己需要去市场上花钱购买什么东西么?

显然不必,但是当捏着这个骠骑钱币的时候,还是能让斐潜觉得自己是个有钱人。甚至还有一些改变了这个世界的真实感。

若是以后世的眼光看,这些钱币制作粗糙,字迹也有些模糊……

而且这些递送给斐潜审阅的,都是母钱,还算是比较精致了的,甚至还进行过细致的打磨,是等子钱流向市场的时候,各种因为人工和机械原因的错版和残缺品,自然也是少不了。

然而,这些钱币依旧具备跨时代的意义。

华夏的金银矿,确实是没有铜矿丰富,甚至铁矿也比较糟糕,但是在面对这样的问题的时候,华夏封建王朝的历代统治者,便是选择了将就着过。

没有金银,用铜不也可以么?

铁矿质量不怎么样,然后偶尔能打造些进贡帝王的『宝刀』,不是也可以了么?

当然这也不能全是这些封建统治者的问题,毕竟这些人受限于眼光和知识,有时候确实是能将裱糊匠做好,就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可问题在斐潜这里,不行。

作为一个穿越者,如果只是学习那些历史上的裱糊手法,将当下的问题糊弄过去就算了,只要不再自己任期之内出问题就成,那么多了这千年的知识沉淀还有什么意义?

大汉的弊病有很多,需要改进的东西也很多……

很多时候,就像是现在的天气,白雪纷飞,一切似乎都遮掩起来,万物都被统一称为了一个颜色,都很纯洁无瑕,看起来是那么赏心悦目,但是等到雪化开的时候,又会变回原本的样子,甚至会更脏!

『禀主公!』一名斥候在大帐之外禀报道,『长安郑公车驾,已离蓝田,不时将至。』

斐潜将手中的钱币放下,扬声说道:『知道了。』

得寸进尺是官员的基本修养,而这种得寸进尺,很是凶残。

见风使舵也是。

大军一到,然后蓝田的流民骚乱就像是卸了火气的贤者,一个个温顺善良得就像是美洋洋,转眼就平定了,屁大点的动静都没有,原先如同纷飞的雪花一般的紧急军报,也似乎消失在雪花之中,再也不见。

之前不是说蓝田暴乱,流民凶残,祸害四乡么?

不是饥民狂躁,哄抢市坊,地方失序么?

然后现在斐潜大军一来,便是没了?

没动静了,就能代表着什么事情都没有?

这些荒谬可笑的事情正在发生,而且就在斐潜的眼皮底下正大光明的进行着。

驻扎在蓝田之后,斐潜下令调周边的几个县令县丞来见。

然后更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有几个县令竟然挂冠而去,表示案牍劳累,自己不堪重负,所以要隐居山林,进了山中不出来了!

既然是已经挂冠而去,不恋权贵,那么自然就是得了『道』,明了『理』的高人隐士,是符合大汉原本的道德观念体系,是属于超出凡尘俗世之人,也就自然不能以凡尘俗世的要求来影响其超脱的意境。

袁绍袁本初挂冠东门,便是天下一片叫好声。

如今虽然说这几个县令不如袁本初一般的声名,但是挂冠而去,多少也是一种超然境界,怎么说也是有些名士风范了罢?

这其中就有郑玄的弟子。

嗯,郑玄的弟子也不光是跟在他身边的那几个,毕竟郑玄收过的弟子,若是挂名不挂名的都算上,至少都有千人以上,而这些人或多或少的都会以郑玄的名义来抬高自己,然后这些人在收弟子的时候也会表示自己从学于郑玄……

关中三辅之地还算是少的,而在冀州一带,据称但凡有经学之声处,便是郑学之弟子,少则数千人,多则上万。

这一方面是因为郑玄本人是集经学大成者,然后在郑玄一处,便可学习到多门的经学内容,不用像是之前一样,学《尚书》要找谁,学《易经》又要找另外一个,关键若是这些人的解释相互统一还好,若是之间解释相斥呢?

郑学就好多了,有统一的注释,使得不管是学习还是传授,都很方便。郑学也自然成为当下最大的学派。讲论经义均多数采用郑注,许多儒生、学者皆为郑学的博大宏通、无所不包所震撼,转而崇尚郑学,大批经生属意于郑注,不复更求各家。

所以在这些挂冠而去的人当中,有一些自称是郑玄子弟,也就不足为奇。

按照道理来说,郑玄完全可以不理会这些人,甚至可以表示这些人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郑玄并没有这么做,而是不辞辛苦的从长安赶到了蓝田,然后又从蓝田到了斐潜这里……

要知道郑玄已经是六七十岁的人了,按照汉代的平均寿命来说,几乎就等于是随时可能蹬腿断气了,可郑玄依旧是拖着老迈之躯来了,就是为了这些所谓的『郑学子弟』。

对于这个事情,斐潜真不知道是应该称赞,还是应该叹息。

风雪之中,郑玄到了。

斐潜让随军的华佗前去先诊治一番,确定了郑玄这老头还算是没什么大碍,也才算是放下了心来……

郑玄裹着大氅,哆哆嗦嗦的喝着姜汤,然后又烤着火盆,半天才算是有些气血模样,脸色也相对来说好看了一些。

老年人,四肢都易受寒,一遇到天气寒冷的时候,简直就是四根木头一样,转动不便还算是轻的,甚至有时候还会酸胀疼痛……

『郑公,这是何苦……』斐潜摇头叹息。

郑玄放下了姜汤的碗,然后并没有直接回答斐潜的问题,而是也跟着叹了一口气,『将军!何至于此?!』

斐潜装傻,『郑公所言何事?』

『将军欲整顿吏治,直言便可,何必用此手段?』郑公撅着胡须,呼呼乱吹。

斐潜哈哈笑了笑,然后将桌案之上的几枚母钱让人拿给郑玄看,『郑公,暂且先不论此事……且看此钱如何?可入眼否?』

『某羞于言铜臭!』郑玄扫了一眼,顿时越发的恼怒,以为斐潜这是表示用钱财收买来解决问题。

『呵呵……』斐潜示意黄旭,『可有日常所用钱币?去取些来,给郑公一并对照……』

黄旭点了点头,从自己腰包内拿出了一些,然后放在了郑玄的桌案上。

最新小说: 苏厨 团宠小萌妃:王爷相公太凶猛 爷娇弱,爱妃轻点 医侦朝野 北颂 废柴逆袭之凤啸九天 唐朝贵公子 大良医 宋北云 冠冕唐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