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起床都不记得老攻长啥样

作者:青色的鱼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文案】纪桡四岁出道,十五岁爆红,二十五岁成为了国内最年轻的影帝。什么都好,只有一个缺点——认不得人。被最亲近的人害死后,纪桡回到了十九岁,那个他火得如日中天的时期,准备重新开始。然后因为脸盲倒了大霉。莫名其妙被睡了,被缠上,被告白,那个男人还自称是他的脑残粉?……嗯,的确挺脑残的。富二代歌手痴汉忠犬攻甜白,宠宠宠,苏苏苏,爽爽爽~预计10月底开坑,么么哒!鱼骨头的专栏,收藏一下吧: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青色的鱼
    【文案】杜阮廷是个反派,还是个被男主坑死的反派。重活一世,杜阮廷决定在男主霸气侧漏之前把他干掉。然而,复仇之路似乎有点不顺——#恐女症反派伤不起##圈养在身边的萌小弟变成男主了肿么破##男主非要和我谈恋爱#祁凛:我想让你给我生好多好多孩子!杜阮廷:呵呵。本文重点:忠犬腹黑攻派重生到同人小说和“仇人”相爱相杀的故事,后期有包子情节古代架空:绝世系统五部曲:架空现代:入文将于10月1日入V,当天三更,
  • 作者:青色的鱼
    【文案】纪桡四岁出道,十五岁爆红,二十五岁成为了国内最年轻的影帝。什么都好,只有一个缺点——认不得人。被最亲近的人害死后,纪桡回到了十九岁,那个他火得如日中天的时期,准备重新开始。然后因为脸盲倒了大霉。莫名其妙被睡了,被缠上,被告白,那个男人还自称是他的脑残粉?……嗯,的确挺脑残的。富二代歌手痴汉忠犬攻甜白,宠宠宠,苏苏苏,爽爽爽~预计10月底开坑,么么哒!鱼骨头的专栏,收藏一下吧:
  • 作者:青色的鱼
    鱼骨头的专栏,收藏一下吧~【文案】 上官第五穿越了,穿成了前两天才弃坑的一本终点种马小说《仙魔劫》里男扮女装并把男主虐得死去活来的反派官梧,不仅如此,他还得到了一个非常猥琐的系统。 绝世伪娘养成系统是什么鬼啊摔! 官梧一直觉得这个角色已经是书里最大的反派了(都男扮女装欺骗男主感情了还不是终极反派?),结果没想到这本书里的主角和终极 那个曾经对他温言细语柔情似水的家伙一下子变成了占有欲爆棚的黑化痴汉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陆陆子
    今日的阴阳师也是一挑五!式神们纷纷跪求茨木爸爸让自己出个手〒▽〒天下午五点三更,码字不易,脑洞努力,谢谢支持
  • 作者:莲衫
    白宴最近很忧愁,他的新漫画男主人设一直画不出来,有一天和朋友去游泳时,偶遇了一个身材很好的男人。白宴:这身材!这脸蛋!这胸肌这腹肌这人鱼线!不就是我想要画的男主吗?!于是他鬼使神差拿出手机准备偷拍一张,没想到,响亮的“咔擦”声回荡在整个更衣室……卧槽……这是何等的卧槽!∑(;°Д°)白宴望着将他堵在墙壁前的男人,瑟瑟发抖:“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是相机先动手的……”洛禾内心:很好,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
  • 作者:錵树
    时从14章倒V,按惯例掉落3更,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生日那一天青木葵抱回了一只受伤的黑猫,心甘情愿甘之如饴的做了两个月的铲屎官之后她发现她的猫竟然开口说话了。“作为救了我的代价我可以达成你的任何愿望。”“任何愿望?真是诱人啊!就像长生不老的愿望也可以实现吗?难道你也像蓝胖子有个口袋可以拿出任意门什么的?还是说你可以帮我开个金手指让我变得强大?哦不,还是算了吧,我对现在的生活挺满意的,愿望什么的我还真
  • 作者:木笙
    司景衍站在酒店门口,摘下墨镜,看着今天蹲点自己的小狗仔,又一次抱着相机跟着别人跑了。司景衍:你确定那狗仔真的是在跟踪我?经纪人:我调查过,他确实是在跟踪你。司景衍:那你说,他这是第几次在跟踪我的中途跟别人跑了?经纪人:第五次……也可能是第六次?司景衍:……你觉得这次的原因是什么?经纪人:大概是因为……那个人跟你穿着一样的上衣,而且也戴着墨镜?司景衍:我的脸辨识度就那么低?经纪人:你别在奇怪的地方产
  • 作者:槐十九
    朋友,你听说过三十年仙考,五十年模拟吗?没听过?得,送您一本《修仙指南》,包看包会,不信拉倒。陆浮生:……
  • 作者:小嘴巴南子
    一介凡人,低贱的出身的主角,这里没有逆天的传承,没有逆天的运气,如何凭着自己那聪明才智玩转整个修仙界?到底经历了何种磨难,才最终踏上了整个世界的巅峰!
  • 作者:恒见桃花
    上辈子,赵桐是何满苦恋的男神,终生求之不得,由爱转恨,他杀她全家,她弄死了他。这辈子,高冷男神转性变成了死缠烂打的狗皮膏药。何满:老娘是继续弄死他呢还是弄死他呢?赵桐:珠珠,你先慢慢考虑着,孤先弄……死……你。
  • 作者:七子晏
    前世画卷,今生打开。 前世,她为报恩而来,他却为了江山亲手为她穿上嫁衣,将她嫁给自己的弟弟。她含着泪,带着恨,发誓要毁掉一切他珍惜的。 但却直到他为她死的那一刻,才明白,原来他最珍惜的是她。 她散尽修为苦苦哀求一次重生的机会,但是却没了前世的记忆。 误会重重她是否还会重蹈覆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