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简单的愿望(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咔嗒”一声,门应声而开,有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外缓步踏入。

艾丽莎终于赶在那人进门前将那叠记载着炼金阵法事迹的羊皮纸草草归回原位,然而她的脑袋却越来越昏沉。

很奇怪地,越来越昏沉,眼皮也渐渐耷拉下来,无力睁开。

手指尖的伤口还在细微地泛着刺痛,艾丽莎双手撑着桌沿,半合着的双眼模模糊糊看到人影向这边走来。

她的双手已经支撑不住身体,沉重的身躯也向一边倒下。她又要昏迷不醒了,她知道。

但是她竟然感到了一点高兴,因为晕倒了,就不用去直面私自偷翻他人物件而被撞破的尴尬,也不用马上承担提尔生气后的质问了。

所以她带着侥幸地晕了过去。

而走入室内的提尔却眉头轻蹙。他在门外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书房里不寻常的法力波动,开门后果然看到艾丽莎软软地向书桌边倒下。

他大步走进房内,轻柔地扶起已经不省人事的艾丽莎。

桌上残留着一星两点的的鲜红血滴,浮在纹理曲折的桌面上,泛着妖异的色彩。

左手边的一摞文书有被翻动过的痕迹,一叠暗黄色的破旧纸卷突兀地塞在一堆纸张间,羊皮纸面隐隐约约冒着红光。

提尔不甚在意地单手将那叠纸抽出来,随手翻动几页,又扔了回去。

果然被她翻到了这卷炼金卷宗。

寻常人当然无法打开这部炼金手卷,但只要滴上这家族人的血液,即便没有高深的魔力也能翻动它。

这卷手卷现在对他来说已经毫无用处,只是更能确信了她的身份而已。

提尔将视线转回艾丽莎娴静的脸庞,看着她眼皮受过惊吓般不安地紧闭着,他伸手拨开她的发丝摩挲了下她的脸蛋,接着将她揉到胸膛中。

他用绣着银线的洁白手巾将桌上血迹细细擦去,眼睛微微闭上,还叹息着摇了摇头,似乎有些无奈。

艾丽莎以为自己在晕倒后又将陷入沉眠,可是她还是估计错了。

没过多久她就再次睁开了眼睛。

入目是满室的黑暗,皮肤上竖起的寒毛昭示着她所待地方的阴寒。

那个似曾相识的感觉又来了。

不能动,全身上下除了眼睛哪里都不能动,像被冰封住一样,血液凝滞不能流动,呼吸停止无法交替。

眼睛在慢慢适应着幽暗的光线。

果然是这个之前在她噩梦中出现过一次的地方。雕花的水晶法力灯盏,鼻间血腥的铁锈味,空间远处幽幽悬浮着的暗绿粉尘。

整个沉闷的内室安静得听不到一点声音,艾丽莎只能从皮肤上感觉到这个是阴冷干燥,空气难以流通的密室。

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如果是梦境,那为何如此真实离奇地出现了不止一次,让她由心底感到抗拒与恐慌?

如果是现实,那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又是怎样过来的?

艾丽莎拼命睁着眼睛防止自己再度沉眠,然后努力转动眼珠去看那盏螺旋形状的水晶灯盏。

透明的灯罩上雕刻着艾丽莎无法辨认出的花卉,舒展的花瓣纤薄宽大,灯盏顶端立着一只扇着翅膀的动物,像是……龙?可是又好像不太像。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