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破音(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萨莱曼对艾丽莎的决定没有任何异议,他很快便为她准备好了前往都城中心区的马车,随行的还有两位仆从。

元老院与议政厅大楼都在这个帝都城最中心的地方,离皇帝的宫殿也不远。

而叶利夫在被艾丽莎扇过一巴掌后,反应却有些奇怪。

他愣了一会,表情空洞地瞪着艾丽莎,过一会又奇怪地大笑起来。他声调奇异地对艾丽莎说:

“好!我们去见马修大人!我们去见他…………他也有钱……很多很多亮闪闪的金币……看在你的面上他一定会帮我的……我的好妹妹……”

几句简单的话语被他混乱地不断重复,时不时夹杂着呼吸深重的抽搐声。

他赤红着双目,眼里透着空洞与迷幻,整张脸涨红成猪肝色,凹陷进面颊的五官早已变形扭曲,好像陷入了一种更加疯狂可怜的状态里。

直到登上马车的时候,叶利夫依旧是这种怪异样子。

艾丽莎有些烦恼地看了眼同行的萨莱曼,后者无奈地摇头:

“您的兄长也许吸食了过量蛇信草花合剂,这种合剂的魔法效力对普通人来说大概难以承受……目前已经给他施过镇静术,但是没办法完全压制合剂的力量。”

艾丽莎的脸色变得复杂起来,看着叶利夫沉醉在自我的精神世界里,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受。

蛇信草花合剂,它还有个更为通俗的名字——强效魔法致幻剂。

药性猛烈致人上瘾,能麻痹普通服用者的意志,摧毁他们的头脑,需要用大量金钱维持日常用量,不少本来光鲜平和的家庭因此家破人亡。

许多年前便被律法条文列为了禁药,但仍有不少人冒着风险在背地里偷偷进行交易。

艾丽莎估计着叶利夫已经吸食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致幻剂。

她不清楚他从哪里弄来的货源,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会沾染上这种危险的物品,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叶利夫现在大概已经完全被药剂掌控了精神世界,如果脱离了对药物的依赖,她无法肯定他会做出哪些冲动危险的举动出来。

可是马车行至途中,叶利夫又好像突然变得正常了。

像是回光返照般,他端正地坐好,面色恢复了平静。他看了会窗外,语调缓和地开口:

“嘿,叶琳娜。你还记得我们还在依阿华乡下海滨的生活吗?那时候你还不出名,只是个爱唱歌的小女孩。”

“我以为我会在海边做一辈子的渔民,可没想到你在镇上结识了巡察的马修大人,他一路将你从兴登堡捧红到了银风城。我第一次见识到了金钱与权势的真正力量,那真是令人着迷……”

艾丽莎其实一点也不记得,反而有些惊讶。但她没有表示,只缓缓眨眼让叶利夫继续说下去。

“我后来常常会想念在衣阿华的日子,怀念闪金的海滩——不过这些比起金灿灿的钱币又算得了什么?我更喜欢流连在上流酒会里的生活。本来你差一点就要名利双收了!可是你为什么要半途而废?!明明你被马修玩了那么久,为他干了那么多事!”

说着说着叶利夫的情绪又陡然变得激动起来:

“从云端跌落泥地你不会难受吗?!我不能接受现在的生活,我不能接受!!不,不对!马修大人还是喜欢你的!他为你建的豪宅还空置着!郊外有他为你准备的幻境海岸!你快去跟他认错!”

“几个月前他还派人送了纾解药剂给我享用,他是真正的好人!我待会一定也要见见他……!啊!”叶利夫一声痛呼,暂时晕了过去。

越听这些疯言疯语,艾丽莎越感到有些心惊肉跳。她有点急着想找马修确认一些事情。

她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待在一旁的萨莱曼和随行侍从,见他们眼观鼻鼻观心,不安的心稍稍回落。

好在马车没过多久就到了目的地。

马车车厢外刻有咒印,经过森严的把守时发出了亮银色的夺目光辉,很快便通过了重重关卡与魔法阵的校验。

传送入政务院内部庭院,车辆在萨莱曼的指引下,又直接向马修所在的魔法署奔去。

广阔的庭院里几乎看不到人影,艾丽莎忽然感到有些紧张。

无论是高耸入天的大楼高塔,还是中心巨大的银龙塑像,亦或是寂静无语的喷泉花洒林荫大道,都莫名透着股严肃压抑的气息,像是与她整个人都格格不入。

但是她不能就此退缩了,她还有不得不去做的一些事情;尤其是在车上听到叶利夫那一番话语后,她更有必要去搞清楚一些事。

艾丽莎本想先自己独自一人找马修出来,但叶利夫偏偏在这个时候醒过来了。他身子摇摇晃晃紧随艾丽莎踏上魔法署的办公楼。

然而在即将进入魔法署大门时,他们都被一道结界卡在了门外。

守卫脸色不悦地正要来盘问,一个亲和的声音忽然出现拯救了他们:“不必了。他们是我的朋友。”

艾丽莎转头一看,果然是马修。

他穿着剪裁得体的浅色正装,金色头发在午后日照下闪闪发亮,此时正从建筑内的长廊上走来,身后跟着一大帮长袍法师和正装官员,像是刚开完会议的样子。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