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所谓梦想(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提尔的拒绝来得明确又直接。

艾丽莎可以预料到他的拒绝,只不过内心还是有些失望。

艾丽莎对于歌唱没有特别的偏好,只是生前过着平淡无趣生活的她对舞台有些许好奇向往;但是她所附身的这具叶琳娜的身体与她不一样。

叶琳娜太过热爱歌唱。这种热爱到最后变成了一种执念,寄居在*灵魂的深处,影响着艾丽莎的一举一动;有几个瞬间,这种执念甚至强烈深沉得让艾丽莎想要哭泣。

所以得到提尔的回答,她既有些被拒绝的难堪,又感同身受地与叶琳娜一起难过着。

艾丽莎端正起身,转动昏沉的头脑,再次看向车窗外游动的暗云。

干涩的嘴唇上下摩挲,半晌,她挤出一句话:

“如果我一定要去呢?”

细细软软的声音里带着丝不和谐的沙哑,就好像本该娇滴滴鸣唱的黄金夜莺陡然发出了灰雀的斑驳嗓音。

提尔没有再正面回答。

深秋的夜黑得快,车里没有亮灯。

风从车边呼啸而过,远远传来的街市喧嚣声与车轮辚辚滚动的声响混杂在一起,将此处衬得格外静。

提尔拉回坐远的艾丽莎,将她拉到自己眼前。

冰冷修长的手滑上艾丽莎纤细的脖颈,划到她若隐若现的锁骨边,指节微蜷,挑起躺在颈窝里的一根皮质细链。

指尖在锁骨间流连的冰凉触感刺得艾丽莎神志清醒,浑身紧张得寒毛竖起;可是很奇怪的,她又贪恋着这种冰冰凉凉的感觉。

他靠得很近,艾丽莎甚至能听到两人间细微的呼吸声。

她看到提尔挑出了她一直佩戴在胸口的指环做成的那只项坠。

海蓝色的宝石散着幽光,宝石里的金线在暗夜里明明灭灭。

指环落在提尔白皙修长的指间,内里流淌的光彩既内敛又张扬,就像他本人给人的感觉一样。

提尔垂眸转动把玩着这枚指环,让指环上的体温传入自己掌心。

“你喜欢这枚戒指。”他的拇指擦过指环上的纹路,语气肯定。

艾丽莎无法反驳,她确实无比珍视喜爱着这枚戒指。

“你为什么喜欢?”提尔低缓冷淡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暗夜里,“因为它美丽夺目,因为它价值不菲,因为它在五光十色的世界里可以宣誓你的不凡。因为这是我曾经所拥有的,赋予了它另一层特殊的价值。所以你喜欢它了。”

不对。

有哪里不对。并不只是因为这些原因就喜欢它了。

“那你喜欢歌唱么?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让他人对自己的声音评头论足?你会像喜欢这枚闪亮的宝石一样喜欢在舞台上驻足的感受?你是喜欢舞台背后五彩斑斓的梦幻世界,还是单纯只是心中被怂恿的*在作祟?”

提尔从戒指上抬起眼眸,视线投向艾丽莎在月色下朦胧泛白的面庞。

如同往常一样的平静眼神,却好像要看到她心底去。

“我喜欢它,站到舞台上去也是……我的梦想。”艾丽莎说这话时顿了顿,但还是把话说完整了。

喜欢蓝色宝石的是艾丽莎,喜欢舞台的是叶琳娜,只不过,她们现在被称作巧合的命运捆绑在了一起,分不开,只能共同前行。

艾丽莎看着提尔耳边的碎发,偏头想了想,顺着心意又在心里悄悄补充了一句连她自己都没察觉的话——我更喜欢您。

提尔听不到她心中私语,只是扯起一边薄唇,清清淡淡地漾开一个笑。

他深邃俊逸的面庞变得生动起来,可艾丽莎却看出了些无奈又嘲讽的意味。

“梦想……这是个美丽的词汇。但是你要认清了,所谓梦想,不过是被美化包装后的欲念罢了。”他点了点掌中的幽蓝戒指,又轻轻戳了戳艾丽莎的肩膀。

他俯在她耳畔低语,清冷低沉的嗓音就这样缓缓灌进她的耳朵:

“人的很多欲念,都是内心通过外界的诱惑制造出来的,然后你就以为这是梦想。十五岁的你只想探寻未知的新世界;二十岁的你走入光鲜亮丽的另一端,金币宝石、荣誉声望就成了你的新梦想。闪亮的舞台给你美丽、给你名望、给你金钱,但这真的是你的梦想?你可还记得十五岁时想要探寻的新世界?你的方向被谁引导到了哪里?被马修?……还是被你自己?”

提尔的声音越来越低,可是就是充满魅惑地、又明晰地传了过来。

说到最后,艾丽莎看到他无声地轻哂了下,似乎也在为自己所说的话感到可笑。

他说得话里有话,艾丽莎听得似懂非懂,可是那些字句就像荆棘上的尖刺,清晰无比地戳到了她的心尖上。

不对。

不对。

不是这样的。

艾丽莎在心中抗拒着提尔这种歪曲的论断,但是又无法立刻想出驳斥的话语——

她总不能口不择言地说,她不是叶琳娜本人,只是因为复生的影响而对重回舞台有了渴望罢了。

因此艾丽莎只能向后仰起身体躲避他近似牢笼般的语言,一个劲地轻摇着头。

提尔垂下眼将项坠放回艾丽莎胸前,替她拨开落在额前的发丝,安抚般地说了一句话:“没有人能来打扰你前进了。”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