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心湖(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马修说话的声音并不大,是艾丽莎刚刚能听到的程度,平和的声线里仍然是他平日里的那种温文,然而话中内容却轻易地将她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艾丽莎的一双眼中盛满了来不及消化的惊诧,她轻蹙眉头看向马修,握着项坠的手也僵在空中难以落下。

在这之前,关于提尔未婚妻这个问题,她曾思考过好几次。

为什么未婚妻的人选会是“艾丽莎”,这个生前的她?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放到她死后才来宣布?而且她……因为某个预言的关系一直都不太招人喜欢。

然而此时此刻,马修却用着最肯定平和的语气告诉她,提尔的所作所为确实别有目的,并且为了她家的炼金手卷,与她的家族间有着不干不净的牵扯。

每个以炼金见长的家族中都独有一套特殊的炼成阵方案,是战争时代的产物,这些内容被隐秘地记载在族中的炼金手卷上,代代相传不断改良研究。

艾丽莎生前的家族中也有一个独有的炼成阵,然而在如今的和平年代中,实用性并不高。她不清楚炼成阵的具体作用,只知道由于家族逐渐式微,从很久以前开始,她父辈便有意无意想要攀附权贵,只是银风城中的贵族大人们对她家还看不上眼。

所以此时的艾丽莎又有了另外的疑问:如果马修所言是真,那么提尔对她家到底能有什么企图?仅仅为了一卷没有实用性的炼金手卷?

艾丽莎还是对提尔的作为感到费解,觉得不可思议也难以令她自己信服。

她将目光放回不远处提尔所在的方位,那位背上生出骨翼的闯入者在短短的时间内已经被人高马大的守卫圈禁了起来,绿皮小地精正忙碌地打扫被破坏得一地狼藉的环境。

她看向提尔,却正正好撞进了他暗色的眼睛里。提尔也正在看她。

艾丽莎惊得呼吸一窒,急忙将眼睛从他的眼瞳中转开看向别处,身体僵硬地站起行礼。

提尔慢条斯理地把玩着右手上的指环,缓缓将目光从她脸上移到马修身上,面上似笑非笑的。他平静开口道:“马修,我的朋友。既然来了,怎么不过来打个招呼?”

马修和气地笑开:“失礼了,我的大人。”他随意地行了个礼节姿势,接着便拉着艾丽莎一同走到了提尔的面前。

艾丽莎拘谨地站在马修身后几步的地方,看着提尔与马修谈笑风生。

“今天在场的其他客人都交给我处理吧。”马修这么说道,态度轻描淡写。

“嗯。”提尔也不甚在意地点头,视线扫过周围一圈同行人员,“用餐时遇到这样的事实在遗憾……”

他话音未落,艾丽莎却看到刚刚被捕的那名袭击者已经挣脱出守卫的束缚,抢了侍从的佩剑又直直朝提尔冲去。

提尔不耐烦地瞥了眼袭击者,抬起手正要动作,那名袭击者却在半途忽然转变了方向,黑雾缠绕的锐利长剑猛烈地朝艾丽莎的方向刺来!

速度太快了,艾丽莎反应不及,就看到黑色的剑尖撕裂了空气,裹着阴郁的气息朝自己心口穿刺而来。

意料中胸口被穿透的疼痛没有袭来。

一阵沉闷的风在室内划过,风的力道将她的身躯掀到了几步开外的地方。

艾丽莎站立不稳跌在了地上,额角磕到了一只又冷又硬的桌腿。直到此时她才发现自己的右臂还是被袭击者的剑刃划开了一道伤口,暗红的血水携着不易被人察觉的黑雾从伤口中汨汨流淌而出。

她又急忙抬眼去看刚刚向她袭来的袭击者,却看到不远处一道银光闪过,提尔握着从随身侍卫身上抽出的银剑,轻巧地将袭击者的头颅劈斩了下来。这么血腥的事情做下来,他却连表情都没变过一变。

失去了脑袋的那具身体立刻不受控制地垂落到地上,骨翼耷拉下来,大量黑红的血液浸了一地。

而那颗被斩落的头颅却骨碌碌地滚落到了艾丽莎的脚边,头发干枯凌乱,双眼大睁,保持着死前面目狰狞的表情。头颅脖颈上的切口平滑整齐,黑红皮肉中血管里泛着黑水。

艾丽莎看了一眼眼前的头颅便觉得胃里翻江倒海,血的腥气让她恶心的不行。她避开血迹狼狈地爬起身,然而虚软的腿脚让她的身体马上又向下落去。

这次她再没有跌在地上,因为她的腰肢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扶住了。她的呼吸又变得不顺畅起来。

那双手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是提尔的,干净优美,完全不像是才斩下一只头颅的样子。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