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水晶小狼
    穿越后,什么样的金手指才是最无敌的? 是剧本! “哼哼,千万不要在我面前装逼,在我的剧本里,你已经是个死人了。”
  • 作者:水晶小狼
    高城之上,紫荆旗飘扬,剑影之中,倒映王的目光。 这是一位神奇少女的征途,这是一名伟大骑士王的征途,这是一场注定永恒的征途! 经历的血与泪,交织成通往顶峰的道路,直至走到最后,暮然间回首,那些曾经的记忆,注定化为生命中无法割舍的一部分。 “结束了么?” 张开双臂,旋绕在这一片让人为之窒息的星空底下,迷失于过往那份甜美羞涩的绯色年华之中。 “我又还在等待什么?” …… 绯色群:126599350。 小
  • 作者:水晶小狼
    《绯色2:冒险大师》 霸者无悔,英雄无敌! 超凡统帅战死意外附身至一名“特别”的少女身上,除了硬着头皮开始自己的新生活外,她还须解决当前一系列头疼的麻烦,以开始她成为霸者的另一半试炼。 强者的灵魂,英雄的本质,即便身化女子之身,亦不会改变! 断剑重铸之日,骑士归来之时, 诸君,来战吧! …… 小狼回来了,为大家带来了新的礼物,喜欢的同时,记得点赞哦! Q群(绯色的烙印):126599350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懒小勤
    少女啊,要独立而强大!一个少女从重男轻女家庭的阴影里走出,培养自信成长独立的故事。上一世,孙莲为父母为弟弟活,活得毫无尊严。这一世,孙莲想为自己活,活得更有价值。女主普通人重生,前世没文化,县城打工妹。缺少各种意义金手指,慢热种田,而且一点也不爽/日晚上七点左右更新。换脑新文存稿中《欢迎光临非凡咖啡屋》
  • 作者:淳于酒
    从前有个小魔君,他死了,又“活”了为了维护正义,他跟着正道人士一起去打来却发现——咦,那个要打别重逢的妹妹:哥,我看上了你师父,你帮我抢过来沉睡中醒过来的老爸:儿砸,你何时才能统治人间?曾经高冷的属下:我必血洗人间,为你报仇!小魔君:……我只想世界和平然呆萌带点小凶残喜欢听八卦凑热闹的极度颜控受 X 温柔腹黑带点小傲娇不爱管闲事的懒货美人攻非升级流,因为写不来升级流基本上就是夫夫不务正业到处打打酱
  • 作者:梦鬼游
    圣斗士再现,天马流星拳哇哈哈…我不会,比人品吗?我的人品是猥琐中的极品,你比的上吗?穿上天马圣衣,但我却不会天马流星拳,不过我会少林龙爪手!呃…不好意思说错了,应该是韦小宝龙爪手才对!身为猥琐的我,以经将猥琐神功…
  • 作者:大圆子
    五年前,乾坤秘境开启,修真界各门派皆派出门下年轻优秀子弟前往历练。五年之后秘境关闭,众人归来,曾任冰玄宗少宗主现任冰玄宗宗主幕令沉身边却多了一个冰雪可爱的女儿——亲生的。众人纷纷揣测孩子母亲究竟是哪家仙子,居然能引得幕宗主动了凡尘欲念,并且居然还舍得抛下幕宗主和孩子一走了之。幕令沉对此话题从来三缄其口。这个修真界比较太平,缺少和妖魔鬼怪苦大仇深不死不休的争斗,因而涌现出大批爱好牵姻缘和八卦的修士。
  • 作者:魅骨
    姜汀月重生后的日子变得很惬意。没事儿逗逗傻缺,打打辣鸡,写写小说,顺便撩一下妹。楼霖星遇到姜汀月后的日子变得很是战战兢兢。因为那货总爱对她上下其手然后还一脸无辜!【一个不会打架的撩妹高手不是好写手。】点击收藏我的作者专栏哦↓谢绝扒榜,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大家支持!!以下链接感兴趣可以戳入:作者微博:升级版的骨桑完结文:女神撞上女神经(娱乐圈>
  • 作者:三生思量
    名门将女沈茜茜一朝穿越,变身力大无穷小明星从此横扫娱乐圈,获奖不断,撩妹无数茜茜,你这个贱人!沈茜茜:嗯?(手中高脚杯拦腰折断。)炮灰:茜这次荣获我们的最佳女主角,想必有很多话想说吧!沈茜茜:嗯,主持人很漂亮,我以后要常来。主持人:沈茜茜:明年的影后给我留着。主持人:……网络直播弹幕:可以,这很沈茜茜。卧靠(* ̄m ̄)那辣鸡主持人哪里漂亮了!!!哇,老公好霸气,老公挺你到底!一言不合就撩妹,哼(ノ
  • 作者:番茄菜菜
    毕了业交了首付,新家里的床还没暖热,夏今就莫名其妙的挂了。一觉醒来回到八年前,身高一米六八,体重……不说也罢。理化生依旧抓瞎,重要的是还有八个月就要高考了。夏今表示不怕:重活一次,好歹也开着外挂,她的目标考上清华!唠叨几句:谅。愿。起愉快,希望。 10月31号入V,6000字更新,新,谢谢支持我的完结文接下来要开的文,女主向胖胖球魔王修炼手册魔王修炼手册魔王修炼手册魔王修炼手册
  • 作者:柚子木
    走投无路时,向暖遇到了顾墨辰。“嫁给他,救你妈一命,很划算的买卖。”他给她一张支票,她嫁给他病重的弟弟。她成了他名正言顺的弟媳,他却强势的闯进她的生活,霸道的占据了她的所有。他宠她,疼她,却在她交付出自己真心的时候,突然从背后伸出双手,毅然将她推入了深渊,从此让她万劫不复。——再次相见,她跟他已成陌路。他看向她的眼神里溢满了柔情:“暖暖,回到我的身边吧。”她却面无表情:“这位先生,我们很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