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飞檐堡遇害(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飞檐堡是依山而建的,青色的山脉,蜿蜒折行,深入后山。

戚邵安夫妇和公孙念、卢沟来到飞檐堡的时候,天刚刚亮。他们踏着铺着碎石子的路,穿过后园。

园子里并没有颜色鲜艳的花木,却有一个青翠的竹林,雾气有时候几乎要和山间的云气融在一起,竹叶上还凝着晶莹的水珠。

竹林的尽头有间古拙的小屋,看起来坚实而沉重。

戚邵安推开了门,说道:“公孙公子,请。”

门后是条幽长而黑暗的石道,寒气森森,侵人肌肤。四人走了进来,戚邵安又立刻将门仅仅关闭,四周骤然沉寂起来,连一丝声音也听不见。

卢沟冷冷说道:“这确实是藏人的好地方,当然也是个杀人的好地方。公孙公子若还是不肯解开在下的穴道,在下可是一步也不敢再往前走了。”

公孙念之所以一路上点了他上半身的穴道,只因为将他制住,戚邵安夫妇才不会继续想要杀他,他们才能如此顺利而平静地来到这里。之所以将他带到这里,只是让他来指证“黑衣鬼面人”。如今到了这里,马上就能见到戚九龄,万一戚九龄已被人刺杀身亡,戚邵安夫妇自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杀了他。

公孙念自然明白这个道理,解开了卢沟的穴道。戚邵安夫妇只瞪了卢沟一眼,四人继续往前走。

石道几经转折,才到了一个洞穴之内。石壁上嵌着铜灯,昏黄的灯光下,只见洞中有一床一桌,石桌旁坐着一个佝偻的老人,须发花白,仿佛听见有人走了进来,才缓缓地抬起头来,眼中带着些期望,说道:“是你们回来了,江老英雄的传人可请来了吗?”

公孙念瞧了一眼他的脸,瞧见他脸上布满的皱纹,就像一团揉皱了的草纸,上面写满了沧桑。公孙念只觉心中一阵酸楚。

被擒龙锁锁住两道青龙大关,闭塞手之三阳经脉一十一年,这种事情无论发生在谁的身上都不会好受的,何况还是一个昔年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戚邵安夫妇一齐施礼,说道:“给爹请安。”

戚九龄只微微点头,戚邵安说道:“爹,昨晚……您老人家睡得可好?”

戚九龄道:“这几天都一样,没有什么好不好的。”

戚邵安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卢沟所说的两位师弟就算混入了飞檐堡,也没有找到戚九龄的藏身之处。他连看都没有再看卢沟一眼,将给公孙念让到前边,才对戚九龄说道:“爹,这位就是江老英雄的亲传弟子公孙念公孙公子。孩儿不辱使命,将他请来了。”

戚九龄缓缓起身,僵硬而笨拙地拱了拱手,说道:“公孙公子,久仰,久仰。”

公孙念说道:“不敢,这十多年来,前辈受苦了。前辈请坐。”

戚九龄缓缓摆手,说道:“不敢当,老夫虽然一大把年纪了,但论起辈分来,咱们还是同辈。小兄弟若不嫌弃,可以称呼老夫一声戚老哥。”

公孙念只投以淡淡一笑,他身边的卢沟却忽然朝着戚九龄扑了过去,十指尖端不知何时多了十枚薄铜打成的指套,锋利如剑。

戚邵安大喝一声:“大胆!”剑已出鞘,剑光一闪,已如闪电般刺向卢沟。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