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孰是孰非(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卢沟说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八年前,戚家老爷子派人杀害了嘉兴于寒涛一家,夺取了于家的‘无影飞花腿’秘笈,难道这件事二位竟然不知道?还是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再无外人知晓?”

紫衣妇人怒道:“你小子莫要血口喷人。”

卢沟仰天叹了一口气,说道:“是不是血口喷人,很快就能有答案。”

戚邵安说道:“你这话时什么意思?”

卢沟说道:“在下正好有两位师弟是嘉兴于家的表亲,已经前往飞檐堡。”

戚邵安说道:“你以为飞檐堡是什么地方?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吗?”

卢沟说道:“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进去,但在下却知道每月初十,梁记米行的伙计古阿福都会亲自将两千斤上好的大米送到飞檐堡,今天好像正好就是三月初十。所以戚九龄现在只怕已经……”

戚邵安面色剧变,说道:“已经什么?”

“么”字尚未出口,长剑已经出鞘,刺向卢沟的咽喉。

紫衣妇人将灯笼一抛,手中已多出来一把锋利的匕首,刺向卢沟的胁肋要害。

卢沟说道:“当然是已经去见阎王,嘿嘿……”

他一面说话,一面闪躲,躲得虽快,却也险些被刺伤。

戚邵安长剑唰唰连刺,眼中满是愤怒与仇恨,口中却对公孙念说道:“公孙公子切勿听信小人之言,家父练了‘无影飞花腿’腿法不假,但这秘笈来历却是光明正大,那是嘉兴于家老爷子赠与家父的。于家老爷子与家父乃是世交,他知道家父已受制于擒龙锁,又以为‘擒龙圣手’已故,并无后人,不忍心看着家父从此退隐,便将自家所练功夫传给家父。当日还是在下亲自将于家老爷子送回嘉兴,谁料想在下刚离开嘉兴,于家就……被人灭了满门。”

卢沟将手中灯笼抛却,将身一侧,左掌向外一分,往长剑剑脊上一撞,右足弹出,足尖踢向紫衣妇人的脉门,嘿嘿冷笑,说道:“好巧,好巧,既然于家一家已被人灭了满门,那么岂不是在这世上就只有令尊会那‘无影飞花腿’腿法?”

戚邵安说道:“这……倒也未必。”长剑兜一朵剑花,又刺向卢沟的咽喉。

卢沟说双掌已化为鹰爪形状,身形如飞鹰般敏捷,五指从剑锋上掠过,瞬间就侵到戚邵安脸前三寸处,另一手爪却抓破了紫衣妇人持匕首的手背皮肉。

戚邵安又接连刺出十三剑。卢沟却已攻出二十八招,口中不停,说道:“嘿嘿,你还想替你老子开脱不成?今年正月十三,淮北的清扬镖局押送一趟价值三百万两白银的镖,路过龙脊山一带,遇到一个黑衣鬼面人劫镖杀人,那黑衣鬼面人自以为已经将所有知情人全部灭口,却不料那些镖师里有一位竟然幸存了下来,并且还认出了那杀人的功夫正是‘无影腿’。”

公孙念忽然跃到卢沟身旁,托住他的肘,将他往身后一带,右手探出,往戚邵安长剑剑脊上一弹一推,那长剑便掉转方向,剑尖知道紫衣妇人身上。

公孙念说道:“且慢动手,先将话说清楚。”

他与孟云舒一直苦苦追查的那件事,也正是与黑衣鬼面人相关的事。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