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素衣渡江
    萧砚泽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不得已娶了陆寄眉,新婚之夜,望着妻子,他心想:“完了,这辈子算是被套住了。” 殊不知,等陆寄眉有了身孕,摸着自己隆起的肚子,也悲观的想:“完了,有了他的孩子,这辈子算是被这个渣套牢了。”
  • 作者:素衣渡江
    为了不嫁给渣货,康若璎斗智斗勇做了许多努力。 但是面对父母之命,她似乎除了妥协没有别的选择。 就在这时,某人对她说:“哼,你不用担心,大不了我娶你。” “……”康若璎抹了下额头的冷汗:“可问题是……你也不是什么好选择啊。”
  • 作者:素衣渡江
    关于穿越之高门喜事: 士庶不婚。 寒门的女子嫁入高门,尚可忍受,但如果高门望族的女子嫁进寒门,则有违人伦。 穿越成高门嫡女的袁墨竹,正背负着这样一门千夫所指的婚事。 好在‘正义之士’纷纷出手,痛斥这桩灭绝人性的婚姻,坚决抵制高贵的士族被庶族玷污。 对此,她的未婚夫表示:“你有血统,我有兵马,你不嫁,我只好抢了!”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衣青箬
    发现自己穿进了红楼世界,柏杨的第一反应是离开京城这个是非之地。结果他来到了金陵。薛蟠这回没看上香菱,看上他了。【点蜡既然躲不过,柏杨只好另辟蹊径,打算把这个呆霸王给改造好。只要功夫深,呆霸王也有颗忠犬心!薛蟠:汪汪汪!本文将于11月8日(星期二)入v,届时更新万字大章,谢谢小天使们的支持!作者码字不易,谢绝任何形式的搬文转载和尽快撤文,谢谢。我的专栏求收藏
  • 作者:逆签
    秦水水不小心撞进了一个软绵绵香喷喷的怀抱里,她当场就晕了。醒来时发现身边坐着一个34瞬间觉得自己晕那一下值了。可是当黑夜来临,34水水觉得一切都不好玩了…§三个人的日常§安安:小水小水,我饿了,我要喝奶奶。秦水水不耐烦:没空,找你大妈咪去。安安扭了扭身体撒娇:可是大妈咪说,她晚上要喂你,白天没有精力再喂我了。秦水水面上一臊,唾道:滚!这么大个人了还喝什么奶。安安很不服气。这时宋唯走过来,轻飘飘地说
  • 作者:温清欢
    和编辑商讨,决定本文于周一,即11月14日入V!入字更哦!希望宝宝们多多支持哈!支持正版欢,开心你我他~ 路南桪第一次见顾沉光时,抱着小学数学书,乖乖叫人:“小顾叔叔好。”他颔首,修长的指接过她的书:“哪里不会?”然后就从数学书一直教啊教,教到了结婚登记手册。多年后,她窝在他怀里,抬头巧笑嫣然:“老公。”他无奈,轻敲她的脑袋:“注意胎教。” 从十岁到一百岁,热血难凉。 命运腐朽,前路温柔。一个关于
  • 作者:怕黑怕鬼怕蟑螂
    【西游逆天曲(完结) 西游之石心石缘】【破命神话(存稿求抚摸~) [三国]补天还是补锅?】【人工置顶:80%属于甜文,无原则撒糖,不喜勿入~~】【再置顶:猴哥是第一男主戏份没错,但猴哥不会爱上女主,猴哥跟女主的关系定义是友情不是爱情。女主对猴哥是英雄的崇拜和爱,不是男女之爱,她另有实我想写的,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迷妹,她喜爱孙悟空,可以为他做任何事,但这不一定就是爱情,她也会成长,也会收获属
  • 作者:洞庭赊月
    西风猎猎,雪花飘飘,天地之间一片银装素裹。 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子抬着一口楠木棺材,幽灵般徐徐行走在漫天风雪之中,任凭行人对他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他只无动于衷。 他身如玉树,俊美绝伦,曾经傲视天地的一对黑眸闪着冰雪般的寒光,仿佛他的整个人和一颗心都已冻僵。 每到夜深人静,他便要将这一口寸步不离的棺木打开,扶起棺中丽人,将一股真气注入她的体内,只为保住她的玉体不腐,保住她的绝世容颜永不凋零……
  • 作者:指尖的咏叹调
    刺客大师穿到星际时代。[划掉]其他选手负责打电竞,他负责吊打其他选手。[划掉]剑藏极昼下,他是光中莅临的君王;锋行永夜中,他是世间生死的无常。“你们知道,星际联赛的难度是这样排列的:天堂<简单<普通<困难<噩梦<地狱<【泰伦·奥丁】”注意事项:穿!苏破天际,儿坏!慢热不种田,上来就是赢赢赢!就酱。我不管,我就要时髦一把冷题材!60%打电竞比赛,30%玩网游,10%现实!【大概吧
  • 作者:槿岱
    凌挽夏重生了,只有三个愿望。一 为不重蹈覆辙,远离前夫璟王。二 为表家族忠心,抱紧皇帝大腿。三 在男神中选一个最宠自己的嫁了。某日,前夫却把皇帝干掉了,男神全变成了男神经……本文又名:《前夫淹死在醋缸里》《前妻撩汉总被我抓包》《论如何把前夫变叔父》前夫内心崩溃:我的前妻总被撩,每次还被我抓包。甜宠,1分钟被点炸的男主书于10月30日入早上十一点入V,入天使们请自行备盆接住。入末其中一天必定有加更,
  • 作者:骈四俪六
    世间好物不牢靠,彩云易散琉璃脆,爱情亦是如此,即使我很顽固的爱你。官家女子落草为寇,漕河上出现一个女杀神,她说:“我是悬崖,近之危险。”那人答:“过去你我隔着门户,如今我来陪你,你生我生,你死我渡,反正你也不曾想过爱别人。”书框架于大明一朝,但书中人物情节均属虚构,并非历史教材。书中若有错漏缺失处,均为笔者水平不足,能力不够的缘故。欢迎读者指正,谢谢。作者其他文,请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