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入府门深似海(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明洪熙三年,洛阳。

欲持藤榼沽春碧,自傍朱栏翦牡丹。

洛阳城中,绿意旖旎缭绕六月初至,牡丹花开的正盛。

迢烟弥漫,洛邑道成了沽碧肥靛的牡丹城。

却说洛阳南城角里,有一处连缀十里的大宅院。玉瓦金梁,倘然若是沾染了半个洛阳邑的富丽繁华。

时有洛阳童谣和道。

“经霜桥下冰初结,洛阳陌上行人绝.。

榆柳萧疏楼阁闲,月明直见嵩山雪。

章台几般失颜色,南城十里千斫复万刻。

上镂秦女携手仙。承君清夜之欢乐。

列置帏里明烛光,外发龙鳞之丹色。

内含麝芬摄紫烟,白璧规心学明月。

珊瑚映面作风花,茱萸锦衣玉作匣。

摘得蓬莱南岭桂,饮昧凤髓伴浅茶。

人生富贵何所望,恨不投作许郎家。”

那童谣所云,便是南城许府。洛阳邑的私窑瓷器大家。从宋末兴起至今,也有几百年的荣耀光景。

“我看那许家,再不如从前了。”

洛阳邑来往的行人,客商。无一不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原是昨日许府二少爷娶正房夫人。本还巴望着能是什么撼动洛阳邑的大光景。殊不知,却只有一顶破轿连夜将新人从后门抬进府去。

许府娶少奶奶,却不接亲,不收彩。不摆酒,不迎客,

着实煞透风景。

又过半晌,许府突然又出了大动静。十里府宅纷纷挂上了白幔。只片刻,行丧的车马,僧道拥堵了几条街道。

纸糊的白灯笼把深夜照的永如白昼。哀乐,哭声弥漫了整个洛阳邑。

许府的老太爷死了,临走时却没闭上眼睛。

许家缘是娶了个丧门星。

许府西厢房柳钗阁内。

软香箩塌上,正直直的端坐个一身猩红嫁衣的新娘子。但看那女子,**肥臀,体态丰韵。粗布嫁裙下盖着双极为精致小巧的三寸金莲。只是还未掀盖头,倒是不知究竟是何相貌。

可怜新婚当夜便克死家翁,怕是这盖头也未有人肯掀了。

“咚,咚,咚,咚。”

两个为首的端着孝衣盘的大丫鬟,引了八九个小婢女入了内室。

“二奶奶,奴婢是老夫人指派侍奉您的首领丫鬟玉鸳。”

“奴婢是老夫人指派侍奉您的大丫鬟丹引。”

那玉鸳,丹引屈身请安道。垂着眼帘,恭恭敬敬

塌上的新娘子听了,却不作声,只缓缓抬起手欲扯那盖头。可因昨日坐了整整一夜,并未敢移动片刻。只鞠的腰背酸软,四肢麻痛。那伸出的手臂,已抬到身侧却怎的也举不上去了。

那新娘子方才尴尬道

:“可否劳烦玉鸳姑娘帮我掀了这盖头,我端是白白坐了一夜,身上都酸软了,实在是没了力气。”

玉鸳听了,忙起身把盛着孝服的朱漆盘子递给丹引。又转过身行至床边。玉指微挑,轻轻拾下了盖头,只一恍惚,却着实被那喜帘下的女子惊了一番。

只听闻二少爷娶得是个乡下丫头。名唤金腰楼的。金腰楼,好端端的姑娘,却取了个牡丹花的名字。

因十多年前,却不知是什么原因,许老爷和个佃户给二少爷和那金氏定下个口头亲事。许老爷早年也曾提过一字半句的,自打五年前许老爷过世后,便再无考证。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