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缕孤魂断琉璃(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却说陆姨娘即得权处置宝瑾,便连连献策,

盈盈笑道:“娘真是心慈,知道儿媳是最软弱好性子的,却让儿媳处置。依儿媳之见,嫂子即说了,又不是什么大事端。那就赏那丫头二十板子就是,娘你看可好?”

“这……”施氏听了,眉头紧皱,欲要开口替那宝瑾求情,却见许母一副泰然安定,倒爷授意的神态,只得生生把话又押了下去。

不时,陆氏便先退下了。

许母又转头轻轻问施氏:“成仁身子可好些了。

施氏便起身回道。“回娘的话。成仁前两日倒还好些,昨夜老太爷去了。成仁知道后一夜未眠,今早又咳的厉害。儿媳来时成仁才吃了药,刚睡下了。”

“便不该告诉他。”许母叹息着,脸色也变得凝重许些:“他身子素来不好,怎么经受的起。”

原来那大少爷许成仁自幼有痨病,近两年已很少下床了,只得施氏日夜近身侍奉。

施氏闻言,便只低着头,连声回道:“是儿媳思虑不周,劳烦娘担心挂念了。”

“不怨你,我知你向来是周到的。咳,咳。”许母右手捂着嘴轻咳了两声,又安慰施氏道:

“这些年亏的你尽心待他。”

魏嬷嬷见许母又生了咳嗽,便连忙端了碗早叫下人备好的秋枣山梨羹。许母见了忙摆摆手:“最不爱吃这些,酸不酸甜不甜的,不治病,也没什么滋味。”

金氏见许母才初夏便要吹冰盘,又总轻咳。便猜测应是肝火心盛所致,自此心中便时常留意着。且是后话。

不时,

许母便让金氏和施氏亦先回去。那金氏和施氏退下后。

许母见金氏已走,若有所思一般,缓缓对魏嬷嬷道:“我见这金氏生的太过貌美了些。今日其虽不甚言语,却也是个聪慧,有心思的。我便总担心不是个好预兆。”

那魏嬷嬷伺候许母几十年,自然知晓许母的心思。便投其所好道:“依老奴看那,女人还是呆笨些好。这金氏虽识礼数。可毕竟是个下等出身,万是配不上咱们二少爷的。更何况,这刚一过门,就把家翁克死了,想来是命硬。可不能让二少爷收用她。”

许母听了,倒觉那魏嬷嬷讲的却是有理,才缓缓道:“我也有此意,你且传下去。不得让二爷那金氏处,亦不能让金氏靠近二爷。”许母拨捻着念珠,喃喃想着:“阿弥陀佛,等家珍过门便好了。只委屈了家珍,那么好的品貌,却要先作姨娘。”

那金氏方出了内室,玉鸳便紧忙迎了上来,又取了个蓝底绸料青靛木槿纹样的披风与金氏披上。

“你从哪取来的这披风,方才怎么不曾见。”那金氏一边自理着袖口,一边随口问道。

那玉鸳正系着花结,听闻金氏问她,只莞尔笑道:“我见今儿早风大,只怕冻坏了奶奶,方求夫人房里的婢子去咱们院取来的。”

“真是劳你费心了。”金氏看了看玉鸳,又垂下眸子,她素来行事周谨,又因生母早亡,二娘蛮悍,自幼生存不易,便最是懂得察言观色的。

如今她

瞧看这玉鸳,处事为人伶俐谨慎。性子也算温婉和善,若能为己所用,这深宅大院便也是有个照应。思量片刻,方抬起头,缓缓道:“咱们回去吧。”

却说金,玉二人正欲回房,方行至花园琉璃亭处。只听得有阵阵男子的嬉闹声从琉璃亭南角处传来。

那金氏本是个谨慎人,又刚刚入府,最是避事求全的。可这园子中多女眷,男子是不得擅入的。

且这声音着实来的蹊跷些,金氏倒也顾不得许多,只扯出一丝闲心,便引着玉鸳一起,只寻着那声音发源处,欲一探究竟。

那金氏和玉鸳只一前一后蹑手蹑脚缓行慢步至琉璃亭南。那亭南角处正栽了三棵一丈高的迎客松,本为夏日里娘们儿们避暑乘凉用。今时愈发的高大,倒显的僻静压抑起来。金氏便侧着身,偷躲到迎客松后,让那松树为其遮掩着,便抻着头往内里瞧看。

这只一幕,却着实吓坏了金氏。

原来金氏方抬眼,只见一群拢共六七个小厮,正围拥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姑娘。

但看那姑娘浑身赤条条的被俯身捆绑在一个红漆木长条板凳上。嘴上套着缚马的嚼头,出不得声,更呼救不得。而她的臀上,大腿,下体处却已血肉模糊,沾成一片。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