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常闻流言似冷刀(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i7oo.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那玉鸳和金氏听了不由一惊。

金氏初进府,哪里认得什么穆家姐姐。只想着昨日成亲,那许府老太爷便匆匆过世,虽与她无甚关系,可这克死翁爹的罪名却只得担着了。今儿又平白自尽个穆家姐姐。只怕以后她在许府的日子注定不好过罢。

便不觉惶惶起来。

那玉鸳听了,那脑中,心里却如同有千万个爆竹引炸了一般。原来那穆家姐姐是同玉鸳一同入府的大丫鬟。同做婢子时,只眠在一间下人房里,到如今也是十几年的情分。后又一同侍奉老太爷,只是前年二少爷房里的陆氏封了姨娘,老太爷才把她打发到二爷处侍奉。

玉鸳强忍着眼圈中的泪水,便急忙询问:“快说来,到底是怎么了?那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偏就自尽了。”

雪见只埋怨愤然道:“还不是那陆姨娘。都是下人出身的,她就偏要作践人。当自己是什么正经主子。”

说着又不禁一阵鼻酸,眼泪跟断线珠子似的趴趴往下掉。“昨儿后半夜二爷给老太爷守灵堂,穆家姐姐从前一直是侍奉老太爷的,昨儿也一直在灵堂看灯守蜡。那陆姨娘也不知又是吃了什么闲醋,今儿一早,便去同夫人回话说穆姐姐勾引二爷,在灵堂做了苟且的事。夫人一时被蒙蔽,便要把穆姐姐打发出去。穆姐姐受了屈辱,一头撞死在老太爷灵前了。”

金氏闻言,也不禁唏嘘。即可叹那穆家大姐孤傲令人钦佩。又忌惮那陆氏居心如此刁狠。更可怜自己身不由己,深陷囫囵。只自言自语道:“那搬弄是非的嘴皮,真真是比刀子还要厉害。”刚刚说出,才自知失言,忙又急急住了口。

这边玉鸳听了也默默掉了两行清泪,只偷偷用巾帕揩揩眼角。又忙着去哄雪见。却突然听到从外面传来一阵吵骂声。

那金氏是个多心的人,料想定又是生出了什么事儿来。亦不好多问,更怕再牵扯到自己,只向玉鸳缓缓道:“我听那外头却像是有声音。姑娘可也听到了。”

玉鸳应了声,回道:“二少奶奶莫费神,奴婢且去看看。”临出门又吩咐雪见好生侍奉金氏,便转身出去。心里却忍不住暗自嘀咕,她听着外头的声音好像就有大丫鬟宝瑾在里,这宝瑾原也是老太爷身边的。平日里素与穆家姐姐交好,那两人又都是伶俐傲气的。便是老太爷在世事,也是另眼看待。这如今穆家姐姐被陆氏挑拨,无端自尽。那宝瑾难不成又是出了事儿来,只想到这,心下便有些惴惴的。

玉鸳只是转念想着,推门出去,果不其然,一眼便到了厢房门外被一群丫鬟婆子强拦在中间的宝瑾。

究竟还是又出了事儿,原来那宝瑾却是个泼辣性子,更是个浑不怕的。只因陆姨娘平日里便尖酸刻薄,又爱搬弄个是非,最是不得人心的。今儿又挑拨害死穆家大姐,那宝瑾便索性也抹开了脸,偏要出个头,讨要个说法。

只见那宝瑾一身素白丧服,带着重孝。头上系着白棉布。左手握成拳头,右手紧紧攥了个剪刀,双眼圆怔赤红,浑身怒气冲冲。

那宝瑾挣开了全部力气,硬要冲进陆姨娘住的厢房。却着实吓坏了那帮陆氏房里的小婢子,老嬷嬷的,只都拼了命去拦她。那宝瑾一人僵持不过,便踮起脚尖,抻长了脖子,扯开了嗓门儿,冲着那厢房内厉声骂将了起来。

“好你个下作的浮浪蹄子,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法,让二爷收用了你。你是那贯会勾引爷儿们的,也当我们跟你一般。以前老太爷在时,你见到我们一口一口的姐姐叫着,硬充顺毛猫,巴盼着我们向上面给你递几句好话。如今见老太爷去了,你就坐不住了,变着法来作践我们。好了,如今穆家姐姐也去了,你下一个是不是也要冲我来。我也不干等着你算计。有种你就出来咱们当着面的较量较量。拼你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拼出个你死我活来才好……。”直唬的那些婢子老嬷嬷都皱眉苦脸来。

那玉鸳听见宝瑾如此叫骂,知她闯了大祸事儿。只因素日里姐儿们都是多年的交情,便想着定要替她开脱去。

玉鸳思虑至此,便强着迎上众人。趁着人多眼杂,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猛的一把夺过了宝瑾手中的剪子。又连忙数落几个小婢子道:“你们不知那宝瑾姑娘是素有梦魇症的,今儿定是又被什么冲到,发了病了。宝瑾姑娘平日里待你们如何?一群没良心的,怎么都不知把她扶回去,任由她在这胡说梦话。”

那几个婢子闻言都好生的委屈,又不敢辩驳。便只能纷纷欲把宝瑾扯走。宝瑾却是百般不依的,只得多番挣脱。却把一个年岁大点的老嬷嬷直推的一个娘跄,跌坐到了地上,大呼“哎呦!”

那宝瑾红着眼睛转过身对玉鸳娓声道:“我知你心肠好,生怕我也被那贱人哄去了性命。可左右我也是不怕死了,今儿若不替穆姐姐讨出个说法,就怕今儿是我死,明儿便是你死。还有那服侍二爷的文书,霓月也都活不了了。”

玉鸳只听了,心中亦触动了伤感,可也不容多想。便急急让那些小婢子把宝瑾拉走。这边刚吩咐下去,那边许夫人却派来了五六个小厮,要拿宝瑾传去问话。

“能是什么天大的事儿,怎么爷儿们都派到园子里来了,夫人最是慈悲,我这就去找夫人回话。”玉鸳只急急的喃语,那整个心却都悬到了嗓子。

众婢子,嬷嬷见了,也都敛声屏气,不知牵扯出多少担心。也有那一两个多事刻薄的老嬷嬷,见宝瑾被治下,脸上倒添了几分笑意,只待着看热闹。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